“我们与美的距离”有多远?艺术与商业如何在追求美的道路上同行共远?

  当今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正在催生橄榄型社会,普罗大众的价值观、审美观日趋多元。然而,社会能提供的文化产品和服务,无法承载如此旺盛的审美需求。无论是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还是文化产业的从业者,都在苦苦思索大时代下的创新之道。

  作为国内摄影行业的领头羊,同远集团于2019年搭建艺术与商业进行跨领域对话的思想平台,并在同年成功举办以“看见美好”为主题的公益论坛。在论坛现场,文创大佬、哲学大咖、教育专家们纷纷从自己专业领域出发,进行了火花四溅的思维碰撞,沉淀下来众多的议题亮点,至今令人回味无穷。

  2020年7月27日,承载着社会和业界殷殷期待的第二届“看见美好”公益主题论坛在渝开幕,再度引起了广泛关注。本届论坛不仅在主旨上承接“看见美好”的精神内核,同时在深度和高度上更进一步。与会嘉宾不仅有上一届备受瞩目的哲学大咖,还有在教育界、艺术界、商界深孚众望的意见领袖。大家在“美与德”这个年度主题下畅所欲言,现场妙语连珠,“金句”不断。尽管三个小时的论坛时间数度延长,仍让嘉宾们意犹未尽,纷纷期待来年的再聚。

  记者现将嘉宾们精彩观点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影像定格人性之美

  徐忠,同远摄影集团创始人

  我是一个商人,也是一名艺术工作者。我和我们的团队,都愿意以“看见美好”的发心,去发现每一个家庭闪光的美。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发现了更多人性的美好。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所有同远的摄影师都在记录那些战斗在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他们中间有很多闪光的故事。也正因如此,我们发现“看见美好”这个公益活动,还可以延展到除了外在形式之外的美,也就是人性的美。一个在道德层面崇高的人,会有一种发自内在,由内而外的美。

  我想分享一下同远的价值观——“赞美生命”。

  我们首先要认识美,在认识美的过程中间,才能懂得欣赏美。同时,我们还要有一种对美的敬畏,才能够进入到对美的一种赞美和歌颂。同远摄影对每一个家庭和孩子,都会用一种赞美生命之心,提供最真诚的服务。

  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论坛,把我们和嘉宾们的观点传播出去,,让一些美好的公益活动,能够影响到更多的人,更多的家庭。

  从象牙塔到普罗大众

  黄作林,重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

  时光荏苒,不经意间我已经从事了30年的美术教育,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受,那就是曾经我们“谈美色变”,如今却渴望“看见美好”,这是一种巨大的时代进步。

  曾经,美是“资产阶级”的特权,不属于劳动人民。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资产阶级的“小姐”流的汗是香汗,而劳动人民流的汗是臭汗,也就是彻底把美和我们的德育划出了界限。所以谈美这个东西,对我们高校来说,对从事美术教育角度,更有责任去引领、倡导、实践。我们论坛的主题叫“看见美好”,为什么要看见美好?因为我们看见美好,心中就会充满曙光。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人的着装只有单调的“黑加蓝”,美国《时代》杂志曾经用《蚂蚁之国》的封面文章来形容那时的中国式审美。但实际上,我们的祖先在两三千年前,就创造了“礼、乐、射、御、书、数”这么美的六艺。可惜的是,现在社会的审美又开始显得矫枉过正,从改革开放初期的那种单调,走向了一种基于功利的极端。很多家长让孩子学习传统文化的美,什么古筝、书法、国画,其实是一种攀比,他们忘了六艺里,其实“礼”是排在第一位的。只有懂了“礼”,我们才有欣赏美的基础。

  所以美的艺术要从象牙塔走向普罗大众,真正核心的问题,是要以德育为基础,让人从小就培养真与善与美的思辨习惯。

  东西方哲学语境下的“善德之美”

  梁中和,四川大学哲学系教授,四川省哲学学会秘书长

  善德之美是一个哲学命题。柏拉图说,美是一架阶梯,它的第一个台阶是“形象之美”,是个体外现的美,例如一个美少年,他/她美在白皙的皮肤,美在匀称的身体比例;第二个台阶是“操行之美”,如果一个美少年张口就是粗鄙之辞,那恐怕我们对他/她的好印象立刻打上折扣,或者这个少年表现得谦逊有礼,那我们得好印象就会进一步加深。这就是我们对美的评价从外部表征上升到了内在操行。

  相信咱们同远在做公益摄影时也有这样的体会,当你在人的身上发现了超越了表象、色彩、几何构图的美,也就是发现了人本身的美。这样的美更多是通过语言、行为外化出来的人性。

  东西方哲学其实在美学层面是相通的。儒家讲“四端”,就是通过四种善良的德行,展现人性的美好。比如在摄影时,面对镜头的小朋友脸红的一瞬间,我们觉得好可爱,因为这个小朋友有了羞耻心,有了道德心,有了做这个事情不好的观念,我们把那个瞬间拍下来,就是拍下来的礼之端,就是羞耻之心。

  礼之端就是慈让之心,不光是外在学习一套礼仪,是自然而然的谦让,一种相互的关爱,亲密之情,有这种东西以后,我们发现这个瞬间,从影像传达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实也就是在传递这个慈让之心,也是在传递礼之端。

  在哲学上,我们把这四端叫做“道德直觉”,它可以和摄影联系起来,用技术手段发掘人性道德的美好。这种图像已经是在传递道德直觉发生的瞬间,而这种瞬间是有感染力的。

  从表面看,摄影行业是商业和艺术之间的结合,但是它其实是有非常深厚的教育功能,特别是审美教育和道德教育的功能值得深挖。以同远公益摄影为例,我们看到医生去援助疫区,会反思自己的生活,自己对社会的责任,这是一种对于成人的道德教育。

  温暖的共鸣之美

  肖宁,全国青少年语言艺术专业指导委员会副会长

  什么样的语言是美的?它和光影之美又能产生怎样的共鸣?我觉得最核心的一个词是“温暖”。有句话叫“如沐春风”,意思是与品德高尚的人在一起,对方温暖的语言如同晨间的朝阳,微醺的春风,让人觉得美好。

  我是做语言教育的,从语言学来讲,我们分成有声语、无声语、形体语,它们都能向外界传达很多信息。而语言本身就是很美的,一句温暖的话不仅能修复一段受伤的感情,甚至还有可能平息一场战争。

  所以,我想提出一句口号,用美好的声音去温暖世界,让语言使我们的眼界放大,让语言使我们的世界变小。

  见证商业三个层次之美

  周云成,商界传媒集团CEO

  商业美学有很多种定义标准,比如上世纪90年代末的手机以小为美,现在的反而大为美;原来的显示器以大为美,现在已经集成到小天才电话手表上去了。所以,商业的美,其标准是随着时代和市场需求在不断变化的。

  具体到商业美学,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感性之美,很好理解,就是可以被知道、看到、摸到的美。企业提供的产品也好,服务也好,一定是能够让消费者能够感知到的。如果不能感知,所有的美好设计都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且从商业的角度,也需要这样一个艺术的过程与手段。

  第二个层次是商业的“理性之美”。很多的企业会忽略掉内部的一些管理制度、企业文化。如果一个企业主引导业务员无所不用其极地欺诈客户,那么在于客户成交的时候,员工就已经被教坏了,将来他会用同样手段对待老板。所以我们的企业一定要有良善、美好的制度建设。另外,有了好的制度设计,还需要好的执行。如果没有言行一致的执行,不能让老板的个人意志凌驾制度之上。那样的执行文化,是不美,甚至是丑陋的。

  第三个层次是道德之美。企业对待内部和对待客户时体现出来的道德自律,是企业最高层次的美。当我们的商业环境普遍成熟,行业竞争是良性的互动,而非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当我们不再追求单纯的高毛利模式,而是试图于员工和客户建立一种一生一世伙伴关系,那个时候,我觉得商业美学才能真正落地。

  同远公益践行之美

  叶茂,同远摄影集团品牌总监

  去年同远集团做的公益活动种,一个比较有亮点的是“我是小小创意家”环保作品征集活动。这个活动大概持续了半年,我们将整个成果拿到20周年庆典上做了环保公益作品展。

  在同远集团的亲子节上,我们还推动了“春蕾计划”,在活动现场进行义卖,所得的相关款项,我们都捐给了儿童少年基金会。

  在年初遭遇疫情的时候,同远是整个行业里面响应最快的,我们迅速做出了行业第一本倡议书和承诺书,同时,在疫情期间,我们组织了大批的专业人士,包括摄影师化妆师等等,每天开直播,上一些免费公益课,例如在家里用手机拍小孩做的一些手工的东西,跟孩子怎么样亲子互动等等。这个公益活动我们到现在还在坚持做。

  另外就是看见美好“以爱之名”携手顾客向武汉捐赠公益善款行动,当时也是跟顾客一起捐给红十字会。线上复工以后,给顾客专门提供了免费的公益设计服务机就是“别出门、我帮您”为4845位顾客免费设计的他喜欢的公益海报,他可以把自己跟孩子的亲子照片放在自己的手机里面,都是我们免费给他做的。

  另外我们还跟顾客和顾客家长们一起做“为武汉加油”公益视频,我们觉得这是弘扬正能量的事情。接下来,我们还开启了“植得爱、百万森林、陪你长大”这个主题,万人线上亲子公益植树节。

  我们还有一个重点活动,是“最暖全家福,致敬白衣天使”。我们免费为援鄂医护人员拍摄全家福,到现在已经拍了800多位了,在特殊时刻,全家福对于他们的家庭来说,是特别值得纪念的。

  在接下来,同远打算做的几个重点项目,包括最美全家福致敬白衣天使,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枝花;第四届把爱带回家春节公益活动;第四届植得爱公益植树节活动,以及第八届亲子节。

  在嘉宾们做完各自的主题分享后,梁中和教授又客串圆桌论坛主持人,带领各位嘉宾就演讲中意犹未尽的话题展开了进一步的讨论。随后,同远摄影集团董事长和嘉宾们一起,共同参与了“728主题公益活动”的战略启动仪式。

  至此,第二届同远摄影集团“看见美好”公益主题论坛完美闭幕。

来源:同远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