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一位母亲,与互联网上一张照片“相遇”,一腔孤勇,跨越1600多公里,从苏州来到重庆,寻找失散多年的女儿的痕迹。最终在重庆高新警方的大力帮助下,复得爱女。

  7月21日上午,重庆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为母女俩举行了认亲仪式。当母亲看到女儿从门外走进来,她嚎啕大哭:“我的崽额头有个‘旋’,我的崽头上有个伤疤,这就是我的崽!”母女紧紧拥抱,令人不禁泪目。

  两年寄养,妈妈回来时被告知女儿已走丢

  1993年李月荷(化名)独自一人带着女儿王倩(化名)在湖北老家务农,迫于生活的无奈,她不得不将年仅2岁的女儿送到早已分居的丈夫家中照料。丈夫住在重庆合川,李月荷本想在外地打两年工,多赚些钱了再来接女儿,但没想到的是,此次离开,迎接母女两人的,是将近30年的离别。

  “最开始说是娃儿婆婆在带,我打工攒了两年钱,想回去接小孩,可那个时候,他(王倩生父)见瞒不住了跟我讲,小孩丢了,我问怎么丢的,他说两年前在菜市走丢了,当时没敢和你讲。”孩子丢了,李月荷和丈夫也曾多次寻找,但在那个时候,事情发生已经太久,寻找孩子的手段也有限,终是没有找到。而几年后,孩子生父也离家,并与亲人断了联系。

  此后李月荷独自寻找女儿,她加遍了自己能找到的所有寻亲群,辗转于各大寻亲平台,四处发布寻亲帖子。“怎么找嘛,光是嘴上说,我们又提供不出来照片,一样东西都提供不出来,所以也没找到。”眉头紧皱,李月荷回到了当初的焦虑与急切。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3年冬天,王倩生父所在村子一位与王倩生父同名的村民讲出,一年多前有人打电话到自己家中寻找父母。李月荷得知后,情绪激动,表示不管是不是女儿,自己都要去找一遍。事情已过去一年多了,虽然李月荷和王倩生父的亲人曾努力寻找,最终还是断了线索。

  但李月荷从未放弃关注网上的寻亲信息,几年来,李月荷一边打工存钱,一边关注孩子的消息。2014年,在一个寻亲贴上,李月荷看到了一个女孩的照片,据李月荷回忆,王倩额头有胎记,头皮上有小时候跌下床所受的伤,并且李月荷觉得,这个女孩和自己年轻时十分相似。

  李月荷内心认定,这就是自己的孩子!于是李月荷四处寻找这张照片主人的线索,后来,在志愿者的建议下,她在寻亲网上进行注册登记,等待平台方调查回应,并联系王倩生父在重庆的亲人,向当地警方求助。

  领到亲子关系证明,母女俩喜极而泣

  今年5月19日,李月荷来到重庆,向警方求助寻女。

  重庆警方接到李月荷的求助后,立即展开了调查,了解到孩子与父母分开的地点、时间、孩子的大概年龄,并根据李月荷描述的特征以及提供的女孩照片,进行了一系列比对筛查并联系上了二人,但是民警并不确定两人就是母女,所以没有告知双方对方的任何信息,只是根据双方各自描述的体貌特征、年龄、失散地点等信息进行数据研判。令人惊喜的是,信息居然完全对得上,胎记、疤痕等都一点不差。

  近30年的寻找,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如果她们两人最终通过DNA鉴定,确为母女,那么就可以安排两人见面相认。

  今年6月,高新区公安分局接到市公安局查办任务,为两人采血进行亲子鉴定,完成确认最后一步。为了尽快完成鉴定,也为了不耽误二人各自的正常生活,高新警方决定分别去到二人住处,上门采血,立即送检。

  通过对王倩和李月荷的DNA进行技术鉴定对比,最终确认,王倩即是李月荷29年前失散的女儿。

  “我的女儿啊……”认亲仪式上,母女俩都泣不成声。当年失散时不满3岁的女儿,如今已为人母,近30年的思念与心酸顷刻爆发,让人动容。在场的民警也非常感慨。

  等待母女俩情绪稍稍平复后,民警为她们宣读了DNA鉴定意见告知书,并颁发了亲子关系证明,两人再次喜极而泣。

  至此,几十年漫长的找寻告一段落。李月荷说,在王倩身上缺失了近30年的母爱,自己会在以后尽量弥补。

  上游新闻记者 宋剑 摄影 钱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