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这种人,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死了算了!”说完这句,23岁的小涛蜷缩成一团,蹲在角落哭泣。沮丧、怠惰、厌世、气馁……各种负面情绪,此刻仿佛幻化成黑雾般的实体,将他团团包裹。

  近日,重庆市合川区公安局涞滩派出所救回一名意图轻生的年轻男子。这个因沉迷网络主播导致负债累累,准备了结此生的年轻人,最终在民警“吼”声中,终于挺直了腰杆,放弃轻生念头。

  大雨!警情!有人要轻生!

  7月1日下午1时许,大雨突降。

  半小时后,合川区公安局涞滩派出所接到报警,报警人称自己的朋友小涛,从合川乘坐出租车到达涞滩古镇,情绪极不稳定,有跳河的倾向。“赶快找人!”接警后,派出所民警快速反应,副所长卢叶舟经验丰富,现在第一要务是及时阻止对方轻生,同步寻找位置。卢叶舟立即联系报警人取得小涛电话。

  “哪个?”听到话筒里传来对方懒洋洋的声音,卢叶舟心里顿时轻松不少。不过,该怎样先行阻止对方轻生?卢叶舟心头瞬间有了主意。“你好,刚刚一个出租车司机报案,说你有个包包落在车里,你在哪,我给你送过去。”略施小计,卢叶舟很快得到了小涛所在位置。

  “出发!”这边还未挂断电话,卢叶舟已经带领辅警彭周、鲍新彬冲出派出所前往小涛的位置。

  他的故事更像青春中的“事故”

  不到4分钟,卢叶舟就找到了小涛——微胖、蓬头、满脸油光,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此刻脸上却有着和年龄不符的颓废。

  “你的包包在派出所里,跟我们回去拿哈!”卢叶舟打眼一看就明白,眼前这个小伙看似平静,内心里不知藏着多少负面情绪,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开的,不掐断那个念头,总会在某个因素下爆发。卢叶舟“故技重施”,把小涛带回派出所。

  半小时后,派出所中,经过民警反复询问和耐心开导,始终对人爱答不理的小涛总算愿意说说自己的情况——今年23岁,四川省岳池县人,初中毕业出来打工,之前在重庆主城饭店当服务生。和不少年轻人一样,每个月赚三五千块,却想过年薪三五十万的生活,后来又迷上了网络主播,出手阔绰,动不动就拿几千块打赏给美女主播。这样的过法,自然是入不敷出,四处借钱。身边人借遍了,又嫌找人借钱太掉面子,干脆辞去了服务生工作,开始在网上贷款平台搞钱,两次申请网贷14余万。2021年3月,小涛又向省外某农村合作信用社申请小微贷款5万元。

  一来一回,这就欠了近20万元的债。这之后,他就住在了合川区一朋友家里,期间在网上充值游戏,打赏主播,出手依旧阔绰,几个月后贷款就所剩无几。而与此相对应的,是一个又一个的催款电话。小涛觉得,靠自己是没有办法偿还贷款的,钱花完了,顿时觉得生活没有希望,便产生跳河的念头,觉得一死了之,人死债清。

  “我会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这样的一个故事,或者应该叫青春中的“事故”。所以,当他将自己的情况说清楚后,便蹲在角落,全身蜷缩起来。很快,抽泣声传来,一发不可收拾。

  “男子汉大丈夫,腰杆要挺直,不去沉迷,过去的就让他过去,更不能畏惧,挺得住才是好汉!”见他这副样子,在场者有人惋惜,有人感慨,但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所长裴中华吼出这样一句,虽然也担心对方情绪崩溃,但他很清楚,柔声细语的劝说对这个年轻人起不到任何作用。

  “你说父母瞧不起你,以前同事也瞧不起你,那为什么不能拿出魄力来,让他们瞧得起,让他们觉得自己看错了你!”原本痛苦流涕的小涛瞬间没了动静,抬起头愣愣地看着面前的民警,好半天,这才擦去了满脸的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眼神明显不一样了。裴中华心下了然,小涛已经没了轻生的念头。随后,裴中华和卢叶舟拉开阵势,先是对他的情况进行剖析,一一指明错误,紧接着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亲情,友情,全方面进行交流引导,最后,还不忘给小涛指明今后的努力方向,让他定下人生目标。

  两个小时过后,小涛在其家人的陪伴下走出派出所。临走前,他回头冲着裴中华和卢叶舟一摆手,中气十足地喊出一句:“谢谢两位警察大哥,我会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到时候我回来看你们!”

  上游新闻记者 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