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从珠峰传来!5月23日,尼泊尔时间8时50分左右,52岁的重庆女性陈旻跟随中国凯途高山珠峰登山队,和其他6名中国队员、1名国际队员以及夏尔巴向导团队,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8848.86米,这也是攀登珠峰的新高度!此前重庆地区登上珠峰的人数不超过5人,只有一名女性,全国超过50岁的女性更是屈指可数。

  长达近50天的“圆梦”之旅

  此次攀登共花费了近50天时间,陈旻也为此准备了两年多。4月15日,陈旻从重庆出发飞往加德满都,和队友们经历了一周徒步EBC走进珠峰大本营,一个多月的循环拉练,一周多的等待,艰苦的冲顶,终于实现登顶梦想。

  由于目前队员们正在下撤阶段,还无法联系到陈旻。

  这次登顶珠峰,对于陈旻来说,除了圆梦,还有两个特殊的意义。2020年12月8日,中国与尼泊尔政府共同宣布珠穆朗玛峰最新高程为8848.86米。对珠穆朗玛峰高程的测量是人类认识地球、了解自然的过程,从8848.13米到8844.43米,再到8848.86米,攀登这样一个“新高度”,对全世界的登山者来说,都意义重大。

  另外一个意义是,这次是因疫情而关闭的珠峰首次开放。来自全世界三四百名登山者都来了,他们都已多等待了整整一年。

  历经波折的登珠峰之行

  这次攀登珠峰可谓历经波折。攀登珠峰共有南、北两条传统登山线路,南坡位于尼泊尔境内,北坡位于中国西藏境内。由于尼泊尔疫情持续恶化,国家体育总局5月14日发布通知,决定停止2021年春季珠峰北坡登山活动,21名中国队员抱憾无缘登顶。

  在陈旻所在的南坡一测,情况也一度不妙。由于尼泊尔疫情加重,5月上旬,外媒报道大本营有多名登山者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由于登山队疫情防控措施严格,所幸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据了解,今年获得珠峰尼泊尔一侧登山许可证的人数达到历史最高:408人。其中,中国登山者有约32名,美国登山者人数最多,约有90名,印度登山者人数位居其二约有67名。

  凯途登山队介绍,5月7日开始,适合冲顶的“窗口期”初步显露,修路队于当天登顶珠峰,开启通往世界之巅之路。一些已经完成适应性拉练的商业登山队紧跟其后,开启冲顶。5月11—12日陆续约有120—150人前后登顶珠峰,这也为山上人群分散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更多的队伍在保持耐心,根据各队计划选择在下一个窗口进行冲顶。

  “但这个过程真的相当考验人,当已为一个目标努力了数年或数月,越是在最后一刻越容易因外界声音而沮丧或放弃。”陈旻所在的凯途登山队表示,在当时各种压力之下,队伍已在珠峰地区进行了一个多月的适应拉练,不断提高队员们的技能和经验,同时也在修炼耐心和沉着应付困难的能力,时刻为最终的冲刺做准备。

  “只要有耐心,等待最佳时机,一切都会在合适的时间发生!”

  因天气被推迟的冲顶

  根据计划,队伍于5月16日从大本营出发,当天抵达C2营地,根据当时实时天气预测定的计划登顶日是5月20日。然而,天气窗口处于时刻变化状态,这个时间计划处于波动之中。领队宋玉江和医生尼玛全天候关注天气报告,在大本营观察山顶风速情况,及时向山上队伍告知天气变化。

  考虑到C3、C4营地风速较大,5月18日,登山队在C2营地按原计划停留一天后,决定将队伍位置继续保持在C2,并将冲顶日推到5月23日。

  5月19日,身处南坡大本营的领队通过手机软件和对讲机帮助在C2的队员连线国内的亲人,为他们打气和鼓励。

  经过观察连续几天的天气报道,均显示23日一天风速都在每小时30公里以下。在二号营地等待了三天后,队伍于5月21日继续攀登至C3,花费了五六个小时。

  5月22日6点,队伍从C3出发,通过洛子壁岩石路段,中午进入空气稀薄,海拔约8000米的C4营地。

  当晚,一名队员因身体原因决定不继续攀登,陈旻等8人出发冲顶,经5小时到达8500米左右的“阳台”,稍作休息换氧气后继续攀登,再经历了2、3小时到达8800米左右的南峰顶。此时,一名队员在这附近决定下撤至C4,其他队员继续攀升。

  2小时左右之后,第一波队员于尼泊尔时间早上约8点50通过“希拉里台阶”登顶8848.86米的珠穆朗玛峰顶峰!接着其他队员陆续抵达,当天约有173人以上登顶珠峰。

  此后,队伍返回南峰顶换氧气后经过“阳台”安全返回C4。今(24)日,他们将从C4出发经洛子壁返回C2,25日返回珠峰南坡大本营。

  正在大本营等待队员们凯旋的领队宋玉江说,23日早上国内时间6点开始,他协助队员连线国内牵挂着队员的家人全程“云陪伴”。听到登顶那一刻,所有祝福、激动、叮嘱、祈祷平安的话语都凝结成了一句:“等你们回家……”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纪文伶 凯途高山2021珠峰登山队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