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渝怀线上方几百米高的山体被脚手架包围,施工人员悬挂在峭壁上作业的视频火爆网络,网友将其称为悬崖上的“超级工程”,上游新闻也以《武隆乌江边上要建悬崖酒店?这个悬崖上的“超级工程”惊呆网友!》为题做了相关揭秘,原来,这一工程是为了通过给危岩体增设防护设施,确保汛期铁路运输安全。

  如今,这个“超级工程”进展如何?5月13日,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从成都局集团公司涪陵工务段了解到,目前防护工程已经完工了,正在撤场,脚手架将于今年6月全部拆除。

  岩体加固工程已完成 正拆除脚手架

  这项“超级工程”位于在白沙沱至白马区间白马1号隧道进口处,该隧道进口与小角邦沟大桥相连,桥长142.16米。隧道所处山体垂直高度约380米,轨面距山顶高约330米,隧道仰坡自下而上呈折线型,坡度45-80°,上陡下缓,上部高140米,近直立,人员无法攀爬。

  吊臂挥舞、机声轰鸣……13日早上8点30分,项目工地上已是一片繁忙。当前,岩体加固工程已完成,几名工人师傅正攀着山崖拆除脚手架。此前,为了处理山体潜在的23.5万方危石隐患,工人在悬崖上搭建近130米高的脚手架,施工难度大、技术水平要求高,如今向下拆除脚手架也并非易事。

  脚下,是300多米深的悬崖,耳畔,是呼啸的狂风,崖底,是奔腾的乌江水。尤其是三区危岩体下方仅有一层工字钢悬挑平台,“我们每天要悬空工作五六小时,悬挑平台下方就是100多米的悬崖,心理压力非常大。”现场负责人林宗宽说。

  整治预防危岩体 “超级工程”开建

  如今,脚手架的拆除过半,从远处看,一张钢筋混凝土“白网”似从天降,牢牢吸附在巨大山体上。毗邻“超级工程”,不远处体积较小的一处山体上也正在加紧施工。

  去年底,新建渝怀铁路二线正式开通运营。相关山体的搜查工作随之推进,经过排查,发现一处山体有潜在隐患。今年,渝怀二线将首次度汛,隐患虽未完全显露,但受到雨水冲刷易危及列车行车安全。所以,在渝怀二线上方,新开建了这个“超级工程”,对危岩体进行整治和预防。

  渝怀铁路属于典型的山区铁路,汛期,雨水让地质状况不稳定,山上的落石,是渝怀线的心腹之患。根据2021年汛期气候预测,重庆西南部、东南部汛期降雨较常年偏多1至2成,预计有6至8次区域性暴雨天气过程。为应对汛期,涪陵工务段一直在监测山体形变,并及时使用各种加固、支护手段,保持山体的稳定性。

  小工程的施工方式借鉴了大工程独创性的预加固方式、危岩体的钢丝绳捆绑技术、凸岩段工字钢平台加长支撑搭设脚手架等技术手段,技术问题不再成为难点,困难的是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确保安全如期完工。

  “这两个工程的主要作用都是对陡壁危岩体进行加固,保证山体不会有松动掉落,确保正下方渝怀铁路和渝怀二线的运营安全。”涪陵桥路车间书记寇曙光说。为防止山体滑坡和山石滚落,筑就汛期“安全屏障”,目前,涪陵工务段管内共有48个地灾整治工程正在加大马力作业,需在6月底完工,确保汛期列车运行安全万无一失。

  坚守700天 “踩着危险”在大山上工作

  1994年的何佩东是涪陵工务段桥路车间的一名职工,2年前,他就来到工地,负责关键施工工序和质量把控,比如检查工程是否按计划施工、工人是否按标准作业、施工质量是否符合设计要求等。

  “我们最怕下雨。”何佩东说,因为是高空作业,下雨就怕脚下打滑,是不允许施工的。

  刚到项目上时,何佩东最大的感受是被“困”在群山中。

  “最初这里什么都没有,交通不便,环境艰苦,工人来一批‘跑’一批。上山的路很窄,最陡的坡接近90度。”何佩东说,“总怕摔倒从山上滚下去,现在已经不怕了,背点儿东西上山也比较轻松了。

  何佩东在这这里坚守了700多天,“踩着危险”在大山上工作,对他来说已是常态。

  “每次工作结束,看到列车安全通过,我觉得自己的工作充满了意义。”看着山底一趟趟列车安全通过,回望悬崖上的“超级工程”,何佩东不禁感叹道。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黎静 通讯员 徐青青 王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