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这场重逢,本来不在陈利(化名)的意料之中,一次偶然的抽血,让他了解到了自己的身世之谜。陈利从小生活在河南南阳市,对自己的身世从来没有怀疑,而远在千里之外的重庆,钟先生夫妻33年来始终没有放弃过寻找亲生儿子。只有那一张张泛黄的报纸碎片,才能说得清当年发生的事。

  保姆到家三天拐走孩子

  时间回到1988年的1月13日,家住重庆市渝中区五一路的钟先生和冉女士正在为找保姆的事情犯愁。儿子钟志逸只有三个月大,平时家里人都要上班,所以急需找个保姆来照料婴儿。

  当天上午,小志逸的外婆来到和平路保姆市场,遇到一个手持家乡证明信寻找雇主的中年农妇。因求人心切,两人达成协议后,外婆便将这位名叫“陈素贞”的保姆带回了家中。保姆刚来家中就主动提出可以让孩子和她睡,但母亲提出孩子半夜需要喂奶于是拒绝了保姆的要求。

  1月15日早上8点,小志逸的父亲在外出差,外婆上班,母亲也步行前往单位报到。

  “单位就在解放碑,距离五一路也就10分钟的路程。”冉女士回忆说,上午8点50分左右她返回家中,发现家里已经没人了。楼下一位大爷说,他看到保姆带着孩子出去玩了。母亲感觉不对,于是四处寻找,从此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还有那位到家只有三天的保姆。

  一家人来到派出所报案,钟先生夫妻还四处张贴寻人启事,但由于当时刑侦技术并不发达,在茫茫人海中寻人,谈何容易。

  “我们去过四川、陕西,还有更远的地方找儿子,但后来都是失望而归。”冉女士说,自从小志逸被拐走后,孩子的外公便一病不起,外婆更是自责,直到去世时都念叨着外孙的事。钟先生夫妻从未放弃,多年来一直在寻找,一代又一代的民警也没有放弃,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小志逸。万般无奈的他们俩,还找到《重庆日报》记者求助。报社很快刊登了报道(下图)。2009年,他们还接受了DNA采集。

  偶然机会得知了身世之谜

  而在河南省南阳市,陈利从小生活在当地乡下。父亲去世后,他跟着母亲来到郑州,才知道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他是家里的“小儿子”。多年前,陈利离开河南来到威海孙家疃街道一家工厂打工。

  今年公安部组织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团圆行动”,威海警方下沉到社区、工场,动员外来威海务工人员积极参与免费DNA采集工作,陈利就是其中的一员。

  今年4月中旬,全国打拐库DNA比对结果通报,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采集的钟某夫妇与山东省威海市公安局采集的陈利亲缘关系成立。经过双方检验复核,5月8日,DNA鉴定书确认了彼此的亲缘关系,最终确定陈利就是当年丢失的儿童钟志逸。

  当天,钟先生夫妻接到了威海警方的电话,通知他们前往认亲。夫妻两人在激动之余,也联系上了当年报道此事的重庆日报记者任美荣,向帮助过他们寻亲的媒体表示感谢。

  为了这个拥抱等了33年

  今(12)日9点过,在威海市公安局的会议室里,当钟志逸走进会议室的一瞬间,冉女士就扑了上去……

  “儿子,我们找了你好久啊!”

  “妈……”

  由于太过激动,冉女士一下子坐到了地上。为了这个拥抱,钟先生夫妻已经等待了33年。如果不是那次采集DNA的偶然机会,钟志逸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今天一家人的重逢,这场命运中的再会。钟先生和冉女士非常希望儿子能回重庆和他们一起生活,钟志逸也表示会回来。

  警方呼吁,“团圆行动”需要社会各界的参与、支持,请市民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疑似拐卖儿童犯罪案件线索,也请失踪被拐儿童的父母和疑似被拐人员主动到附近的公安机关寻求帮助,接受DNA信息采集以及相关信息补充完善等工作。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谭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