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年轻人应该有些尚武精神,外强体质,内健精神,这也是中医和武术结合的魅力所在”

  ——张友明

  孩提时代,他因为一次偶然机会走上习武之路;

  成年之后,他从一名普通武术爱好者成为致力中医文化与中华武术融合的践行者;

  如今年近六旬,他成为一名布道者,致力于峨眉武医中华文化向年轻一代普及和传承。

  本期《重庆奇人》将要讲述的这位传奇故事的主人公,三十多年的习武行医之路,一直为峨眉武医文化的发扬光大和传承发展,奔跑着、呐喊着、实践着。

  今天,让我们走进中华峨眉武医的世界,与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中央老干局健康管理中心首席健康顾问、国家武术散打一级裁判、重庆市针灸学会专家张友明一起,去感受峨眉武医文化的独特魅力。

  与中华武术的不解之缘

  张友明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说起与武术结缘,完全来自于一次机缘巧合。

  小时候读书时,在学校旁边有一所武校,张友明时不时都会跑到武校去看学员练武,那时就是看个新鲜,看个热闹。

  有次在武馆看练武的时候,张友明遇到了一个目光炯炯有神的中年男子,这就是张友明以后的师父吴玉华。吴玉华看张友明个头小,但精神气很足,就问他愿不愿意来武校练武?

  那时正好碰到学生们都调皮,在学校经常打架。张友明个子小,经常被欺负,他心想如果学几招功夫就不会吃亏了,于是就答应下来。

  没想到这之后,学校再也没有能欺负张友明的人了,有时候好几个大个子都拿张友明没办法。

  “再也不怕别人欺负了!”这是儿时的张友明对踏上习武之路的最直观感受,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意识到了学习中华传统文化的真正魅力和独特之处。

  两桶药酒让自己走上行医之路

  跟从师父吴玉华习武之后,张友明很快成长起来,成为一名优秀弟子。

  习武之人平时训练都是实战对打,年轻人出手都不容易把握尺度,经常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碰到外伤比较严重的时候,师父就搬出两大桶神秘的药酒,一桶内服,一桶外用,再施以峨眉搬打功,本来要一两个月才痊愈的外伤,居然一周之后就恢复了,第一次见识到峨眉武医的神奇之处,这让张友明非常惊奇,加之他本是中医世家,随即向师父学习峨嵋武医,很快掌握了基本技能,随同师父行医。

  邻居们见到之后,觉得这个年轻人很厉害,还能治各种毛病,不少人跌打扭伤或者伤风感冒,都找上门来请张友明看看。

  张友明按照师父传授的推拿手法,还辅以药酒调理,迅速就治愈了患者。时间一长张友明就远近闻名,大家都知道附近有个看病很灵的年轻人。

  这也成为张友明日后走上行医之路的最早开端。

  峨眉武医背后的合璧之路

  少林、武当、峨嵋三大武术门派名扬天下。武林界号称“三国老人”(国医、国术、国文)的赵子虬先生,抗战时期曾在重庆中央国术馆任要职。此时,全国武术名家大都在陪都山城,为御敌寇纷纷献出独门绝技和药方供前方将士杀敌所用,负责总编撰的即是能文能武通医道的赵子虬先生。

  建国后,赵子虬先生门下弟子三千,为他定居的重庆原江北县赢得全国武术之乡的殊荣。赵老武医绝技传给吴玉华,至张友明,峨嵋武医有传人。

  武医合璧是中华武术之特色,少林、武当各门派皆有武医传承,唯独峨眉武医在二十世纪80年代以现代方式注册了武医合璧品牌,并成为当时内陆重庆对外文化交流的一张金字招牌。

  张友明的师父吴玉华在上世纪90年代创办了重庆武医合璧创伤研究院,全力推广“武医合璧”传统医术,张友明后来成为这项重庆市传统医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者。

  武医合璧传统医术以中医理论和传统武术为根基,在武医同源、武医同理的基础上,二者互相渗透、互相融合,形成了独特的治疗理论和技术体系。

  “武医合璧”的核心功法:峨眉搬打功是在中国传统中医理论指导下,针对在武术、运动过程中造成的各类病症,采用点、按、拿、捏等手法的一种独特技术功法。该功法共有34式,涵盖人体从头到脚的47个主要穴位。

  时任重庆市外办主任魏世锋证实,在改革开放之初,吴玉华老师曾率队访问日本、朝鲜,亦在武医合璧医院多次为外国友人诊疗,为世界了解中国做出过特殊贡献。

  让中华武医进校园发扬光大

  2006年,张友明恢复了师父吴玉华12年前创办的重庆武医合璧创伤研究院,希望传承和保护武医传统医术,弘扬和推广中华传统健康文化。

  随着国家对中医传统文化的重视,张友明意识到传承发展中华武医的一个重要机会来了,那就是“中医进校园”,向年轻一代普及和介绍中华传统医术,让中华文化真正发扬光大。

  在张友明看来,“武医合璧”如今已经成为传统医药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自己作为峨眉武医的传人,有责任去继承、保护、发扬、创新中华传统文化。

  这对于张友明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也是自己在三十多年行医习武经历后又一个努力的方向。

  在九龙坡区,作为武医传承人的张友明,与相关部门一起研究怎么让“武医进校园”。在实践中,他发现不能简单地向同学们灌输理论,而是要学以致用。

  张友明把峨眉武医文化与学生素质教育结合起来,带同学们走出去,到户外去认识中医药素材,让同学们亲自去野外摘采和认识草药。

  用张友明的话来说:“每周认识三种,一年就能认识100多种中草药,这是在坐在教室里绝对收获不到的巨大文化财富。”

  为孩子们独创强身健体操

  武医传统文化进校园的另一个成果则是为同学们开发了一套适合他们的强身健体操。

  张友明了解到,现在的学生学业繁重,很多同学都有颈椎或者腰椎酸痛的小毛病。他就专门按照峨眉搬打功的特点,专为学生们开发了一套强身健体操。

  这套强身健体操结合学生全身的穴位和脉络,既能治愈颈椎腰椎酸痛的小毛病,又能让学生在练操中增强体质,了解人体穴位脉络等传统中医知识,可谓一举两得。

  张友明一直坚持这样的观点:“现在中国的年轻人还是应该有一些尚武精神,外在增强体质,内在强健精神,对工作对学习都有好处,这也是峨眉武医的魅力所在。”

  编后语

  中华武术界有句谚语:“拳起于易,理成于医”。我国古代医武不分,有所谓“医武一家”之说,许多国医名师都是文武兼备。

  古籍曾记载:“黄帝求问广成子养生之道,而后此地衍生崆峒古太极。”由此可见中华传统武术与医术的融合自古已存在。

  重庆,临江倚山,因其特殊的地域区位,在中华武术史上有着重要的位置。

  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自古以来,历朝历代求避祸之奇人豪杰多逃于此,隐姓埋名以自保。古巴蜀好似太上老君八卦炉,炼就了立足山林地势,又融众家之长的峨嵋武术。赵子虬先生曾言:少林先发制人,武当后发制人,峨嵋后发而先制人。

  抗战,又让不愿做亡国奴的天下武术名家聚于重庆,为救国存亡而弃保守门户之见,献绝技药方于国家。恰好冥冥之中由“三国老人”赵子虬编撰,历史让峨眉武术、武医又完成了一次大融合大集结。赵子虬先生亲笔撰写的《峨嵋武医备忘录》传给最杰出弟子吴玉华,传至张友明。

  吴玉华,出自重庆合川陈家沟武术世家,家传绝技拐子刀是山林近战绝技。他自幼习武,年青时拜于赵子虬门下,深得器重亦被授予峨嵋武医真传。

  张友明,7代中医之后,9岁习医,14岁时师父找徒弟被收为吴玉华弟子,遂得峨嵋武医真传。以几十年苦练在武术上得到国家承认,在武医上也被认定为省级非遗传人。

  峨眉武医即是在这种历史交融中百炼成金,成为民间大众健康的护法。

  如今,传统文化复兴已经上升到民族文化自信的高度。谈到张友明对于未来之路的看法,他信心满满地说了三个字: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