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枪匹马来相亲角为自己寻幸福的小陈。 单枪匹马来相亲角为自己寻幸福的小陈。

  58岁的张明一抬头,见到了眼前的年轻小伙,面露惊喜,又带着一点疑惑,迟疑了两三秒后,他凑上前去:“你,是为自己来相亲的呀?”得到肯定答复后,张明又往前靠近了半米,提高了声音:“你条件不错嘛,介意比自己大一岁的女娃儿不?”

  最近,洪崖洞“父母相亲角”,出现了一个新的趋势:不少“90后”只身一人来到现场,勇敢地挂上个人信息牌,参加这场特殊的“面试”,和叔叔孃孃们现场“过招”,追寻自己的幸福。

  在原本以中老年人为主角的这个“相亲角”,这群年轻人尤其引人注目。面对“未来的岳父岳母”,他们又会如何应对?

  “盯10秒以上,我就会主动搭话”

  小陈穿着一身蓝色羽绒服,虽然戴着口罩,但眼神里却透着一股精神劲儿。他胸前挂了一张打印的自我介绍:男,27岁,卫生健康委员会(事业编),独生子,渝北区人,211本科,身高173,70公斤,工作经历:……本人性格好,会煮饭,顾家庭,有责任心。寻:28岁以内,条件相当,性格好的女生。电话……

  他谈吐彬彬有礼,落落大方,很快就吸引了一群孃孃驻足,抛来各种问题。

  小陈介绍,他是市卫健委的一名文职人员,从抖音上知道了这个相亲角,“感觉是个找对象的好地方。”这是他第二次来。

  果然,“效果”不错,站上一个小时大约有15对家长上前来沟通。在他看来,这跟找工作差不多,也是一个“双选”的过程。

  小陈认为,面对家长“相亲”和直接面对女方很相似。“一般来说,‘丈母娘’是什么人,女儿也会差不多。我会观察阿姨的衣着打扮和言行举止,判断女儿的大致情况。比如,阿姨看上去气质温婉,那么女儿多半也会很有教养。”

  “阿姨你好!”面对远远观察自己的长辈,小陈也会主动打招呼。他总结了一套“经验”:如果看到对方盯着自己的“简历”看上10秒,那多半是有意向的,他就会主动跟对方打招呼,对方通常也会顺势走上前深入了解。

  他的相亲“风格”非常利落,面对女方家长,不慌不忙地抛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妹妹是哪个单位的嘛,年纪多大?……哟,在XX地方工作啊,不错不错!加个微信嘛!”

  他发现,很多女方父母是瞒着女儿来相亲角的,孩子并不知情。“这种情况不能强求。上次也接触了几位家长,感觉他们女儿条件挺好的,但加了微信后,发现女方有些排斥相亲,那就算了呗。”

  “我得抓紧时间继续去‘面试’了!”小陈挥挥手,继续面对接下来的家长们。

“父母相亲角”来了群90后。“父母相亲角”来了群90后。

  “下周六10点,我还会在这里!”

  1991年出生的舒展(化名),1米83的个子,哪怕站在角落里,也会成为“父母相亲角”的焦点。在石桥铺渝州交易城做五金建筑材料生意的舒展,可能是“相亲角”里最繁忙的人。由于他并未将个人情况写下来展示,每位父母走到他跟前,几乎都会问相同的问题。“你多大了?在哪里工作?家是哪里的?”

  舒展很健谈,老家在河北,20岁就来重庆做生意,接触到的大都是四五十岁的人,很难遇到年龄相仿的女性。

  由于身材高大,外形较好,舒展身边围了一圈女方父母。他从容作答。“我不介意对方个子不高……”“对女方经济家庭条件没有要求,我有就行了……”但面对索要微信和电话的要求,舒展却婉拒了。他不太愿意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而是一再强调:“下周六上午10点,我还会来到这里,您先回家给妹妹(女儿)说一下情况,要是她愿意的话,下周您带着她来现场来和我见面,怎么样?”

  舒展说,他更希望见到年轻女性本人,但发现和预期有一定差距。“面对面的接触更为真实,跟父母聊得再多,加再多微信,女方不乐意,也是耽误时间。”

  “这个小伙子蛮帅哦!”一位父亲不住打量着舒展,一边翻出女儿的照片,“你看,我女儿个子也很高,很漂亮,结识一下嘛。”舒展看后主动提出:“您家离这远吗,不远的话今天晚上您就可以把她带出来,大家见个面,散散步,聊一下。”

  他把对方关心的问题全部打出来

  29岁的王江做法似乎更有诚意,不仅将年龄、身高、体重、学历、职业、住房、性格等父母们最关心的问题写在了“简历”上,还将本人的生活照也附在了上面,弥补了在现场戴着口罩,家长们看不清相貌的缺憾。

  王江是西南医院的合同工,老家在四川广安,希望在重庆落户。挂在胸前的“简介”上,他还写上了自己的婚姻观:“希望遇到对的人,一起经历未来人生中遇到的苦痛,享受生活中追逐的甜美……”

  王江说,平时医院的工作比较忙,接触到的女性大部分都是已婚人士,知道有这样的一个相亲角时便找来了。他说,在这里面对面接触的都是女方父母,然后通过他们再加女儿的微信聊天。他明显感觉到,女方通常很难接受父母的这种“逼婚”方式,更愿意自己结识男性,“会遇到父母热情,女儿却不太愿意搭理的尴尬。”

  王江说,既然自己有时间,来现场更直接,更有诚意。

  不少父母鼓励儿女主动来“相亲”

  张旭,1993年出生,在重庆机场做安检工作。他是看到抖音后,觉得“挺有意思”才来的。“以前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就约上单身的朋友来看一看,凑凑热闹。”但他否认来“体验”的说法,“我并不是单纯来玩,是真心想找对象。”

  在一群孃孃的“围攻”下,面对各种问题,张旭有些不太自在,“就来这一次,以后不会来了。”他说,这样面对父母“相亲”的方式和想象中有点不太一样,并不适合自己。

  前来为儿子物色对象的宋女士说,现在单身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已成为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自己也是迫不得已才来帮孩子找女朋友,“年轻人自己出来找,当然是最好的!”但儿子平时工作忙,周末难得休息一下,不过更关键的是,“他自己也不太好意思来这种地方(相亲角),我就先帮他来参考一下。”

  渝北区退休干部任明聪也是来帮女儿相亲的,每周都过来,已持续了大半年,他坦言效果并不是太好。“谈恋爱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情,但儿女们往往不太放在心上,父母们无奈之下只能’代劳’。”任明聪认为,相亲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虽然年轻人都愿意自己在社交时自然地结识另一半,而不是这样刻意的方式,但这样的传统形式也有存在的道理,“希望越来越多年轻人主动前来相亲,代替‘父母相亲角’!”

  观点

  这一届年轻人为何走向相亲?

  年轻人一边对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嗤之以鼻,排斥传统的相亲模式,然后转头就在支付宝基金评论区发“征婚广告”,在相亲app上充会员。在普遍印象中,现代的年轻人普遍追求个性追求自由,为什么最终还是向相亲妥协?

  偶然的恋爱事件发生显得困难

  随着个体化社会的到来,人们与原有的社会整合机制之间的脱嵌,个体与建立在阶层、种族、家庭、邻里、职业甚至民族国家基础上的社会认同和自我认同脱嵌。

  而伴随高速经济发展,求学、求职导致的迁徙变得频繁,高度流动性让建立和维系亲密关系变得困难。

  “相亲”这一古老婚配社交仪式得以回归,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个体化时代的生存境遇使得偶然的恋爱事件发生变得困难。

  社会压力压缩年轻人沉思爱情的时间

  当代年轻人面临情境:房价高企、适婚年龄、经济压力,社会结构性压力加大,使得他们越发希望从二人世界获得更多安慰和支持。

  997、007的工作方式和压力压缩了年轻人相处的空间和时间,影视和游戏又占据人一部分时间,他(她)很难再有时间去结交现实中的异性。与传统社会的精英相比,后工业时代的青年用于沉思爱情的时间,其实大为减少。

  年轻人婚恋观的改变与进化

  过去家长权威、媒妁牵线、熟人关系等一系列社会装置替代当事人对个人“终身大事”谋划与操办,但是相亲的对象往往局限于熟人关系圈。

  移动互联网时代,网络相亲给予了年轻人在免除面对面沟通的尴尬的情境下,扩展社交圈子、寻觅良人的机会和舞台。

  现代的年轻人普遍追求个性、追求自由,开始主动选择各方面条件匹配的相亲对象。比如参加“985相亲局”的人,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认为“智性恋”比“钱”更重要。

  相亲是否意味着“自由恋爱”的失败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主动参加相亲,是否就意味着自由恋爱的失败?

  其实未必。在传统社会,婚姻是维护父权制价值体系的制度安排。生儿育女,尤其是繁衍男性后嗣成为两性缔结婚姻的最主要目的。因此,婚姻和浪漫情感无关,择偶基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而现代婚姻的核心是“婚姻自主权”。市场经济、教育平等、人口流动等为青年婚恋观的转变提供了更大的空间:青年人在婚姻中的独立意识和自主意识更强,婚姻被视为个人之事;青年人更注重自我感受及自主选择,更追求自我满足和自我实现。

  “相亲”是一种高效率的社交方式,可以有效地迅速掌握对方的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社会资本及外貌资本的有关信息。

  正因为现代的年轻人普遍追求个性、追求自由、追求高效,不愿意将就,因此主动选择各方面条件匹配的相亲对象,从而将择偶的主动权以及标准放置到自己手中。

  有学者认为,“相亲”是一种自我确证的过程。一旦踏入“相亲”的场域,个人对自我的评价就会受到一个客体的检验,相貌、学历、个人社会经济地位等自我价值在婚姻市场中受到了最直接的检验。

  据中国青年报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纪文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