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谋求生计,为实现致富梦想,中国农村有大量年轻人远离了家乡,成为了在城市里奋力打拼的异乡人。留在家里的,只有老人和孩子。久而久之,留守儿童的教育问题、心理情感问题、安全卫生问题,都日渐表现明显。

  2010年3月,重庆市教委在石柱县冷水小学、丰都县北京青年希望小学开展“农村留守儿童教育实验项目”,探索出了农村留守儿童的“4+1”教育培养模式,即从思想品德教育、人格品质教育、心理情感教育、行为养成教育及营养与健康等维度,深入关爱农村留守青少年,让他们能够健康成长。

  同年秋季学期起,重庆市教育发展基金会联合顶新国际集团在全市范围内逐步进行推广。 十年来,“4+1”项目先后在重庆32个区县的67所学校全面展开,总共投入超4800余万元,帮扶逾20万余名学生……

  十年足迹,踏遍山城

  石柱县冷水小学、秀山县凉桥小学、荣昌区大建中心小学、城口县修齐第二中心小学、巫山县乌龙学校、江津区贾嗣小学、合川区育才中学、忠县望水小学、开州区正坝初中、长寿区龙河初中、武隆区浩口小学……十年来,“4+1”项目在重庆各区县的农村中小学“遍地开花”,算一算,第一批项目学校的孩子都进入大学,甚至开始初涉社会了。

  “4+1”项目严格按照企业考核标准在学校推进,具体内容相当丰富,包含阅读、征文、演讲、艺术提升、实践活动、亲情交流、集体生日、个人卫生、礼仪教育、营养补助、安全教育等学校德育工作的方方面面。

  项目学校在执行过程中,需要适应非常细致的考核,将每一项都落到实处,这对老师提出了极大的挑战,极高的要求。“最开始,很多学校的老师都不太习惯,甚至会有很多抱怨,他们需要在完成本职教学工作的同时,还要推进各项KPI考核,繁杂的工作多少会占用大量的工作时间,不熟悉项目流程的老师最初都会被弄得焦头烂额。”顶新公益基金会重庆项目负责人陆恩尧介绍,老师们的这种状态一般会持续半个学期,之后他们就会明显看到学生的成长和德育工作开展的显著成效。

  十年来,重庆市教育发展基金会携手顶新公益基金会,在重庆的边远区县不断推进项目进展,他们每个月都要去一次项目学校,对学校在“4+1”项目上的开展和实施进行验收和督导,并在全市项目学校中进行分享。

  当然,做得不够好的学校,也会受到严厉的“批评”。这种不留情面的时刻让南川马嘴实验学校德育处主任罗静有所“领教”,她说:“如果考核指标不达标,督导老师会直接说出来,这种时候就必须要改正,毕竟不太光荣。”

  “曾经,我们五年时间将一辆车开报废了;曾经,我们在项目督导的路途上出过车祸;曾经,我们在大山里迷路了,导航没信号,拿着纸质地图算比例……”

  十年时间里,负责“4+1”项目的这群公益人,他们翻过大山,遇过泥石流,感受过高寒地区完全睡不着的漫漫长夜……风里雨里,寒冬里,酷暑里,他们从未停止脚步,带着这份执着,只为把这个公益项目做踏实,让山里的孩子真正受益。

  十年坚持,改变看得见

  江津区贾嗣小学是一所典型的农村完小,学校在校学生最多的时候有1200多人。今年是“4+1”项目在这个学校开展的第五年,学校的发展,教师的提升,学生的成长,这一切“显眼的改变”都让大家看在眼里。

  “4+1”项目实施之初,为了改善学校的校园卫生情况,达到项目考核标准,学校校长易治林提出“每月减少一个垃圾桶的计划”。计划实施后,学校领导和老师,率先在校园里捡垃圾,劝说学生将垃圾扔在规定的地方,学校零食铺只卖文具用品,不售卖零食……日复一日,不到一个学期,学校已然见不到垃圾桶,学生们见到地上的纸屑也会自觉捡起来。

  此外,文明就餐也是贾嗣小学的德育工作亮点之一。“最开始,小孩子们只要一到吃饭时间就开始奔跑,或者是在排队过程中敲碗筷,再或者就是边走路边吃饭,还会有很多的剩菜剩饭……这些都是不好的行为习惯,我们要想办法纠正。”易治林校长表示,为了让学生们文明就餐,老师们想了不少“招数”。

  分班分时段吃饭可以解决乱跑的问题;打饭不允许带勺子就不能敲出声音;学生自己打饭,吃多少盛多少就会尽量减少浪费……易治林校长介绍,在光盘行动中,他们前期甚至在每个班级都放有一个称,学生们吃不完的食物以班级为单位进行称重,超过一定的重量会影响班级分数。久而久之,在各种规定的约束下,大家慢慢就养成了文明就餐的好习惯。

  南川马嘴实验学校引入“4+1”项目才两个多月,短暂的60多天里,大家看到了孩子们无比巨大的变化。基金会针对每个项目学校都会发放洗漱用品和床上用品,家庭情况特殊的孩子,还能享受一定的贫困生补助,这些“实惠”都让家长看在了眼里。

  除了物品捐赠外,令家长们惊喜的是,孩子们每天都会自觉将床上的被子折成“豆腐块”,他们的牙刷都准确地朝着一个方向,水盆都放在了统一的地方,整个寝室不管何时进去都干净整洁,“就跟部队当兵的那样,做得极致。”

  十年星火,搭建幸福之桥

  翻看若干“4+1”项目志愿者的手记,他们在文字里记录了自己投入到项目中最真实的感受,他们表达得最多便是“这个项目帮留守儿童填满了很多情感和生活的空缺,搭建了一座归属于孩子们的幸福桥梁。”

  小然,一个令老师头痛的男孩,父母外出打工,跟随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每天上课都迟到的行为让老师无计可施。每次教导,都会让孩子有更强的反叛心理,第二天他迟到的时间会更长。

  随后,在“4+1”项目家访中,这名老师跟着志愿者一起进行了家访。“每天孩子走路上学都要两个小时,遇到天气不好可能要花更多的时间。早上起来,懂事的小然还要为年迈的爷爷煮上早饭。”这一次家访,老师动容了,她知道孩子为什么每天都迟到,为什么鞋子看上去脏兮兮的;这一年的生日,老师请回了小然在外打工的母亲;这一年的春天,小然摘下了路边的山茶花送给了老师……

  这样的故事,在“4+1”项目的年度总结中,不胜枚举。其中大多都是充满爱,充满人情味的教育小故事。“4+1”项目最大的特点就是,它并没有对项目学校实施具体的项目做法,比如项目中要求学校环境干净整洁,到底如何才能做到干净整洁?这就需要学校教育者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多方面积极策划不同的做法,以结果为导向完成项目考核。

  “在做的过程中,老师和学生都有收获。我们的老师工作主动性更强,学生则变得更加自律,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重庆市教育发展基金会“4+1”项目负责人表示,这个项目更多的是为学校链接资源,师生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充分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参与到教育的实践中。

  十年来,“4+1”项目影响了一代人。看着很多孩子从少年逐步长大成人,步入社会,身上带着强大的正能量和善意,并传递给其他人,这样的“星星之火”,是可以燎原的。十年积聚,撬动了“向上而生”的力量,这种力量也能让更多的人关注教育公益慈善事业,关注困境儿童的生存、健康、教育及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