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籍著名作家、重庆作协副主席、中学语文课文《散步》作者莫怀戚因喉癌晚期,于7月27日下午15点45分在家中去世,享年63岁。目前,重庆作协及重庆师范大学正在着手筹备莫怀戚追悼会,不久将对外正式发布讣告。

著名作家莫怀戚因病去世

莫怀戚,1951年出生,男,汉族,重庆人。当代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作协副主席。

作品曾收录中学语文课本

其作《散步》被选入苏教版初二语文第二十二课,也被选入了2013年人教版初一语文第一课。

莫怀戚追悼会昨日举行

他们只为来看莫怀戚老师最后一眼———这个被喻为最经典、最纯粹的重庆崽儿。

  莫怀戚主要成就
  1994年获全国庄重文文学奖。
  重庆首届红岩文学奖莫怀戚的《和平年代》获中篇小说奖。
  第三届红岩文学奖 ,莫怀戚的《孪生中提琴》获得短篇小说奖。
  小说《诗礼人家》曾获“四川文学”奖。
  小说《六弦的大圣堂》荣获人民文学出版社优秀图书奖。
  《散步》被选入苏教版初二语文第二十二课,也被选入了2013年人教版初一语文第一课。

重庆作家莫怀戚去世 查出喉癌晚期已有半年

  重庆籍著名作家、重庆作协副主席作者莫怀戚因喉癌晚期,于昨天下午3点45分在家中去世,享年63岁。目前,重庆作协及重庆师范大学正在着手筹备莫怀戚追悼会。
  据了解,莫怀戚查出喉癌晚期已有半年,昨日下午在家中去世。
  莫怀戚追悼会的具体时间目前则未确定。追悼会由重庆作协和重庆师范大学筹办,具体时间稍后会通过讣告对外公开。
  莫怀戚,1951年出生,男,汉族,重庆人。笔名周平安、章大明。当代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作协副主席。1966年初中毕业,到四川内江插队。1982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
  他于1980年开始文学创作,小说《诗礼人家》曾获“四川文学”奖。著有《莫怀戚中短篇小说选》。其作品《散步》被选入苏教版初二语文第二十二课,也被选入了2013年人教版初一语文第一课。莫怀戚生前为重庆师范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新闻系副主任、教授。

重庆失去了一个文学殿堂级人物

  说起自己对莫怀戚的评价,黄济人说:“他是重庆非常优秀的作家——作品很真实,我们看到了他自己真实、真诚生活的影子。”黄济人表示,同时莫怀戚还很有才华,“这主要体现在他的思想积累方面。他是一个非常有个性,非常有思想结果的作家。”黄济人说,莫怀戚的有些文章有思辨能力、哲学味道。“这和那些人云亦云、说相同话的作家显得格外的不一样。”
  “他的作品、为人处世都符合作家的个性原则。”黄济人还认为莫怀戚是一个很优秀的教师,在重庆市作协,很多会员都是他的学生,通过他的讲学得到了很多重要的东西。“他把自己作家和教师的职业结合在一起,教育了很多后起之秀。”他感慨:“他的去世毫无疑问是我们重庆文学界的重大损失。他虽然走了,他的作品仍进入了重庆文学的殿堂,将永存于世。” 黄济人(重庆市作协名誉主席)
  他是当下重庆文坛个人认为最好的小说家,也是我交往过的重庆文坛真性情的一位大哥。他的生活方式独立、犀利而不尖刻,反而很宽厚。他不参与文坛的宗派,却像一棵独立的大树,培养了不少年轻的文学爱好者。他是重庆文坛传说级的人物,他的江湖已经结束,文坛上不再有他的传说了! 李元胜(重庆市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
  悲痛到接受记者采访时都两度泣不成声,这是莫怀戚的生前好友、《红岩》文学杂志主编刘阳,昨晚获悉他去世消息后的状态。
  刘阳最后一次和莫怀戚发生交集是上月底。在重庆晨报和《红岩》文学杂志联合主办的第三届《红岩》文学奖的颁奖礼上,莫怀戚的《孪生中提琴》获得最佳短篇小说。莫怀戚因病未能亲临现场领奖。
  “他的长篇小说是我们重庆拿得出手的作品。他深爱这片土地,每篇作品都有重庆基因,所以才有包括棒棒在内的这么多重庆人喜欢他的东西。”刘阳说,莫怀戚对生活的理解、观察都来自他自己对生活的热爱,“从不装腔作势,并且和大家心意相通。” 刘阳(《红岩》文学杂志主编)

微博网友悼念莫老:莫老师 天堂的路慢慢走

  Eva-aaa:我去年见莫老师的时候,他还很精神,还很热心的跟我说我文章的问题。今天看到这个新闻很震惊,也很突然。莫老师,天堂的路慢慢走。
  刺瞎你的狗眼:老朋友,认识你是我荣幸,下辈子我们再去喝啤酒剥花生!
  幸福就是和猫咪一起晒太阳:据我姐姐说他是很好的一位老师!而作为一名作家来说,绝对也是重庆的损失!
  坏坏JuanaY同学:散步是我读过语文课文中印象极其深刻的一篇文章,情感的浓郁,责任与使命,直到现在每次选择走大小路都会想起。
  小小杨229:我还记得那个满头卷毛,带着CD机,骑自行车来上课的怪老头;我还记得那个善良耿直,自嘲打扮像水管工,却从不让学生挂科的好老师;我还记得那个喜欢交友,时常在后门约吃饭,和我们畅饮江津老白干的好朋友。 您的教诲铭记于心,师生友谊永远不忘。莫怀戚老师一路走好。。。
  草小根儿:刚看到,作家、中学课文《散步》作者莫怀戚于7月27日15点45分病逝。莫怀戚生前谈及写作时曾表示:“我视写作为生活的一部分;写作必得使其愉快,否则不写。胸无大志,重视世俗生活中的乐趣,所以虽有心走红,却无心较劲,尽力而为后听其自然。”
  Brood17:清晨在报上看见莫怀戚去世的消息,脑海里现出他那篇《散步》。一家人在阳光下向着油菜花、桑树和鱼塘走去。路坎坷处,他背起母亲,妻子背起儿子,俩人稳稳地走,走得很仔细,好像俩人背上的加起来,就是整个世界。这文章曾让我对“温暖”怀着永久憧憬。我想,他或许又去散步了,只是这回,稍稍远了些。
  吃错药的重庆哥哥:新千年前后,报社从南坪转到江北电测村,距莫怀戚家住的鹞子丘很近,那时他几乎每天都要来报社“报到”,一来蹭酒喝,二来他有几位得意门生在报社工作。莫兄来了,先打个招呼,找瓶啤酒漱漱口,然后就用他那架老自行车的后座,驮了我手下一位嘻嘻哈哈的女记者,满街乱窜找烧烤摊小酒馆吃夜宵去了。
  不二张冉冉:莫老师给《重师青年》写过卷首,也接受过杂志社的采访,每次出刊,我都会送一本给莫老,他必定会认真看完后给意见,去找找旧杂志的文章吧,希望杂志社可以以自己的方式代表重师的青年人,缅怀老师!

莫怀戚追悼会举行 亲友学生纷纷追忆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