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期

李元胜

李元胜

重庆第一才子创文化会客厅

  何为才子,不仅才华得出众,还必须兼富风流与才情。要问重庆才子,不得不提到曾获得过鲁迅文学奖和人民文学奖的重庆作家——李元胜。初见李元胜,一副青年诗人的模样,蓝白调的格子衬衣依稀可以唤回一些学生时代的记忆。与他交谈也是十分惬意,背后的荣誉不屑于挂在嘴边:“我不过是个’普通二货’。”

本期浪先生
16岁参加高考 首诗《校园草》登重庆日报

李元胜出生于书香门第,良好的家庭氛围养成了他自幼喜爱读书的性格。他十六岁便参加高考并获得了全校第一的成绩,在当时家乡的小镇上,可谓轰动一时。

李元胜进入大学后才遇到他真正的文学启蒙者——里尔克,里尔克亲近、温柔的笔触使他仿佛进入了一片全新的领域。他开始有意识地模仿里尔克,渐渐学起写诗来。他的第一首诗歌《校园草》被发表在了重庆日报,并赚取了人生中的第一笔稿费——八块钱。

由于学的并不是文科专业,他只能每天挤出几个小时,加班加点安排自己的阅读和写作,渐渐地不断有作品涌现在各大诗刊杂志上。[更多]

热爱文学 从重棉一厂走进报社副刊部

       毕业后的他分配到了重庆第一棉纺织厂,在那里做了一年半的技术员。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依旧保持着每天阅读的习惯,不时也会向杂志社投稿。198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元胜看到《重庆日报》在公开招聘,出于对文学的热爱,他参加了招聘,最终过五关斩六将进了报社的副刊编辑部。

创业故事

“骄傲写作谦卑做人” 凭《无限事》获鲁迅文学奖

2002年,李元胜凭借诗集《景象》获得了人民文学奖,趁热打铁,他随即又参评鲁迅文学奖,最终却以一票之差遗憾落选。时隔十年后,他又以《无限事》参评,最终夺得桂冠。“其实我早已经过了急于用荣誉证明自己的年纪,对于《无限事》我本也是无意参加,不抱希望。因为每年都有上百部优秀作品参评,我那时并没有百里挑一的信心。但多亏我的编辑陈晓阳女士,前后帮我联系出书,坚持让我参评,才有了这个奖。”说起这段往事来,李元胜依旧满怀感激。
        但他却评价自己是重庆文坛的边缘人,独立于各个圈子和团体之外,他还给自己定下了“三不原则”:不参加重要的会、不见重要的人、不做重要的事。
       现在的他更加注重文学的创作过程,他认为写作的价值在于体会人生,借助语言的特性,表达常人表达不出的东西;写作的原则在于“善”,不仅与人为善,还要用善意的眼光去看待世间。他说他是一个世俗、低调的人,但在写作的时候却要自己像个“帝王”一样,睥睨一切,所谓:骄傲写作,谦卑做人。
       他对子女的教育亦是如此,儿子李若行受到他的影响选择了戏剧专业,就读于云南艺术学院。他家喻户晓的诗作《我想和你虚度时光》就是在陪儿子去昆明报考时,在云南艺术学院的校园里散步时作成。[更多]

1997年时李元胜因为工作压力剧增患上了心肌炎,时任央视制片人的刘春,建议他买个相机,走一走锻炼下。他听从了这位朋友的建议,开始时常约上三五好友带着设备出去采风。

       由于深受里尔克的影响,他善于以细微之物入眼,来观察大自然中的万物。一次机缘巧合下,他拍到了一张高清的食蚜蝇照片,这张难得一见的照片使他在朋友圈子的论坛上一炮而红。李元胜将这些来之不易的昆虫摄影作品放到刚刚兴起的互联网上,结交了很多热爱摄影、热爱昆虫学的朋友,也为之后《昆虫之美》、《中国昆虫生态大图鉴》等著作提供了技术支持。 [更多]

为拍昆虫 挑战尖峰岭原始森林“不祥之物”

       “我对自然抱有一种类似宗教一样的情感,喜欢对其进行不断的探索。”一次李元胜去到了海南的尖峰岭,他决定去的是其中某一植物园,但是民宿的老板却劝阻道,数年前这里有过外地人在里面自杀,之后当地人一直传言这森林里有“不祥之物”,不久前也曾有摄影爱好者前去探索,但回来后就生了一场大病。李元胜却并不以为然,他心怀向往便无所畏惧,为了拍到更好的照片义无反顾的踏进了这片森林。走进尖峰岭,里面古木参天,盘根错节的藤蔓互相缠绕,构成了一道道天然的屏障,人走在其中,不过小小一粒。这一景象着实把他震撼,他在里面寻觅了近五个小时,直到星云密布才如愿以偿的拍到满意的照片返程,把民宿老板吓得不轻,连连称他“胆大”。[更多]

与他微博互动

2012年,李元胜以私人名义和他所在的重报图书公司入股了少数花园。他自己评价说,“少数花园的运营一直以来都是勉强在维持,我们是想把这里做成一个读书俱乐部、文化会客厅。”现在,@李元胜 邀请网友将他的诗歌《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来进行重新填词,转发微博即有机会获赠他的同名诗集。

策划:陈冉冉

策划:李玉楠

摄影:秦伟杰

文字:王艾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