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创星球|
城市频道|
我要报名
第九期

最靠谱的

永远是蜗牛自己

专访重庆易明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吴文一

今天中国的创业人群里,起码有一大半离上市梦想还很遥远,他们现在的状态还不是上股市,而是上菜市——

就像每一个辛勤的菜贩肉贩一样,每天早起,把自己的劳动成果摆到各种市场上交易,在竞争中养活自己,创造价值。

这样的人,才是创业者群体的绝大多数:背后没有平台,身边没有团队,唯一的资本就是自己的勇气、智慧和勤劳。

他们当然是在创业,他们当然叫创客。

吴文一,就是这样一个人。

美院毕业生的个性

约好早上9点半见面,吴文一迟到了大约半小时。

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时,睡眼惺忪,两个黑眼圈特别明显,手里还拿着一根燃了半截的烟,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好了。

“抱歉,昨晚赶个设计稿,弄完都6点过了……”

说着猛吸了一大口,烟头闪闪发亮,就跟只给了你3个多小时睡眠时间的闹钟一样,亢奋得令人崩溃。

原来如此。我对眼前这个82年出生的年轻人,有点刮目相看了。

坐下一小会儿,吴文一迷离的眼神开始渐渐聚焦,思路也清晰起来,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做平面设计的,对,就是在猪八戒上接单的那种,可以叫威客。最近注册了一个公司,叫易明堂。”很明显的四川口音。

这个生在四川内江一个普通家庭的男孩,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所以后来毫无悬念地考到了重庆,在四川美院学平面设计。

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连吴文一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为什么有这样一种个性——不愿意受约束,不愿意向人求助,凡事,都想自己作自己的主。

你要说学美术的人都是这个调性,那不对,因为在进美院之前,他就已经为自己规划了一条大致的人生道路——靠自己干出一个事业来。

所以刚毕业那会儿,他就蠢蠢欲动想要单干,但毕竟时机太不成熟,于是只好跟别人一样,先从打工开始。

2005年到2007年,他先后在几家公司干过,呆得最长的也没超过半年。虽然做的都是平面设计这种专业对口的活,但没办法啊——

他早就认定了一个道理:替人家干,公司做得再好,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

总之,不嗨森。

去一个两眼一抹黑的地方

2008年一开年,他就跟几个朋友一起跑到了拉萨,想在雪域高原合伙做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公司。

没有前期调研,没有科学计划,连本钱都没有几个,这样的创业结局可想而知。雪域雄鹰本来想飞到海拔8848,结果几个月后就果断下降,目标是海拔8.48的沿海城市——厦门。

离开拉萨那会儿,是吴文一特别迷茫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去哪里,该干什么。于是他回到重庆,靠偶尔接一点小活儿维持基本生存,完全看不到方向和希望。

这时候有朋友说,厦门那边机会比较多。其实人家很可能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但你要知道,对一个饿得不行的人来说,任何一句有关食物的暗示,都极有可能酿成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为了传说中的那个馒头,吴文一坐火车去了厦门,那个地方岂止人,他连鬼都不认识。

这是一个拍过《疯狂的赛车》的城市,现代与原生态共存共荣,的确提供着无限的想象空间。然而初来乍到的吴文一只能从最不乐意的事干起:在一个地产公司做设计。

熬啊熬,差不多一年就过去了,机会出现了——福建某广告公司要在厦门开一家分公司,负责这事的人不知通过什么关系,偏偏就找到了正在煎熬中的吴文一:

兄弟,技术入股,怎么样?

对吴文一来说,这是一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总公司负责所有运营费用,而他作为核心成员还有技术股,这不正好符合他的需求吗?

生活翻开了新的一页,也露出了残酷的本来面目。总公司虽然承担保底费用,但没有任何资源扶持和业务帮助,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去挣。

才半年多,4个人的厦门分公司就跑了两个,剩下吴文一和另一个难兄难弟,独力面对所有的难题:广告需要广告主啊,你设计做得再惊世骇俗,没有客户买单,还是然并卵。

信心是怎么来的

吴文一不想跑,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跑的后果,就是一切又回到原点,继续煎熬。

幸好吴文一坚持了下来,没多久,厦门分公司就接到了史上第一个大单,价值60万。小心翼翼完成这个单子后,他们当年就一举扭亏为盈,开始扩建团队了。

盈利是次要的,主要看气质,或者说——自信。

广告设计这一行,品牌效应也是随着每一个大单的顺利完成而逐渐累积的。不久,吴文一的团队就接到了一个更大的单子——为心相印集团设计外包装。

这个广告主不用多介绍了,大多数中国人吃饭和上厕所都要跟它发生联系。同时去竞标的除了吴文一,还有上海和台湾的两家广告公司,要知道这两个对手都是4A啊,而吴文一和小伙伴们,只是一个小公司。

这个心相印情况有点特殊——抽纸也好卷筒纸也好,销量几乎完全依赖外包装的设计;丢在超市的货架上,你要让消费者一眼就能认出来,还要觉得你逼格高、有亲和力,真的不容易。

所以他们不认什么关系、资历,就看消费者认不认。三家公司比稿,设计稿全部拿到各大超市门店让消费者投票,最后选哪家,完全由投票结果确定。

最后,吴文一的小公司赢了。

这是吴文一生命中第一个重大转折。如果说之前60万的那个大单让他找到了自信,那么这次的成功,则让他开始思考自己的价值了:

没有大平台可以依靠,没有客户资源,没有名气,就是在这种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有了这弥足珍贵的成功;

所以,从小就坚信的那一点没有错,我就是可以靠自己干成一桩事业。

有的人,做到了企业的高管,天天都在谈着几亿几十亿的生意,于是就会觉得自己很牛逼,但如果把他们从那个大平台上剥离出来,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普通人,那结果会一样吗?

吴文一就是这么想的:只有退潮的时候,才能看出来谁在裸泳。

在猪八戒网开始二次创业

2012年,吴文一所在的厦门分公司年营收达到了80万,他个人差不多能拿到20万左右,已经非常不错了。

然而这时候,父亲突发脑溢血,过世了。

他是独子。把母亲接到厦门问题很大,能否习惯另说,关键是在厦门岛内如果想买一套房子,哪怕是普通的高层,也得200万上下,以他的收入,很难;

母亲不能来,就只有他回去了。放弃自己一手开创的大好局面,这很让人伤感,但伤感过后,信心还是在的。

吴文一从厦门飞到了成都。创业的机会不是想有就有,他又被迫去了一家地产公司,因为有了厦门的镀金资历,月薪1万,还不错。

但两个多月里,他就分到了一个活儿,闲得蛋疼。这哪里是在上班,分明是在养老啊。

他不想浪费时间,于是决定回到重庆,到这个自己相对更熟悉的城市去寻找机会。他瞄准了一个很好的平台——猪八戒。之前就观察了很久,这上面大有可为。

在北部新区创业园租了一间小屋,吴文一开始了第二次创业。这里离猪八戒网很近,最重要的是,这里跟他一样就靠一个脑袋一双手打拼的人太多了,大家可以相互交流。

在猪八戒上接到的第一个单子,价值50块钱,是给人家做工牌和名片。吴文一见过几十万的单子,但一点也没有觉得50块的单子有什么不同,照样精心思考,精心设计,按时交稿。

对创业的人来说,最忌讳的就是挑三拣四,这是致命的:心态浮躁,必定一事无成。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吴文一觉得自己能成事的关键,就是心态好。

只要心态成熟了,你就勤奋了,不需要什么人督促。别人一天工作8小时,吴文一要在猪八戒网上干12个小时,不停地搜索、接单、比稿,一天最多能接多少单连自己都忘了,可能有几十个吧?

他早已把自己磨练成了一个快枪手——别人用三四天才能拿出的稿子,他用30分钟就可以。

卖的不是设计,而是逻辑

那剩下的时间干什么?

再花几个30分钟,多拿几个设计出来,供客户挑选。

这就是吴文一的商业逻辑:既然客户本来就要拿你的稿子跟别人比,那为什么不能多拿几个去比呢?别人才交一个,我交好几个,如果每个都比别人好那么一点点,那中标的概率不就更大了吗?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他的中标概率,一开始就比很多“老猪”要高了。

效益来自效率,效率来自勤奋。吴文一之前在成都上过一堂营销课,对他影响极大:做事业一定要有金字塔思维,从一个顶点出发,把你每天要做的事一层一层细化下去,直到不能细化为止。

这需要他付出超过别人的勤奋和心血。

在猪八戒开始创业的第一个月,他收入了1万元。这1万跟成都时期的1万,完全不一样,因为这让他坚定了依托猪八戒平台、当一个纯粹创客、威客的决心。

光靠勤奋还不够,吴文一很快就总结出了另一个商业逻辑:

客户看起来是在买你的设计稿,其实是在买一个逻辑。什么逻辑呢?很简单——我拿去到底好不好用。

一句话,对客户来说,传播永远比视觉更重要。你把设计做得再漂亮、逼格再高、专业人士再怎么爱不释手,客户拿去不能实现有效传播,那就是垃圾。

吴文一有一个线上的分包团队,他在网上接到的活儿自己干不过来、就得分包出去。这个分包团队里,杭州的人实力很强,但掉单率却高达70%以上,而开封的人拿出的东西经常不够专业,掉单率却只有15%

背后的秘密就是:开封的小盆友知道自己实力有限,所以把服务做到了极致,客户的所有修改要求一律加班加点满足,哪怕改几十次;而杭州大虾就总认为客户很傻叉,改个几次就不耐烦了……

这就是吴文一用亲身体验得到的商业逻辑:客户导向。

你卖的东西永远不是设计本身,而是无限接近客户的真实需求。

创业的真谛

猪八戒的威客生涯,已经持续了两年多,吴文一从一开始的单打独斗,发展到了有二三十人的线上分包团队,以及5个人的线下公司,专门对接线下的单子。

线上的分包好说,不产生额外成本,那为什么要组建公司呢?原因也很简单啊:同样设计一个logo,光在线上接单的话,顶多卖3000;而如果是线下找到的客户,那就有可能卖到3万。

这又是一个商业逻辑:依靠线上的量做实基础业务,再依靠线下的地面营销,提升单品含金量。

说到底,吴文一的事业虽然跟互联网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怎么看都跟很多互联网创业项目不一样:没有让人眼花缭乱的概念,没有新奇的模式,没有融资,甚至都没有融资的必要……

说到底,就是一个设计人,借助互联网叫卖自己的脑花,如此而已。

但是,在这次“创星人”系列报道的12个故事里,我们仍然愿意花最多的篇幅来讲吴文一,理由就一个:

对绝大多数年轻的创业者来说,你们需要的不是赤手空拳半年一年就搏上市,不是用最快速度完成暴富梦想;

你们需要的,是吴文一,是把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发挥到极致,是把自己的梦想,分解到极致,是一步一步往前挪动,是一点一点掌握自己的命运。

世上的蜗牛,永远比鹰多得多,蜗牛有蜗牛的活法,照样能实现梦想。

2015年,吴文一的小团队实现了20多万的营收,虽然个人收入还赶不上当初在厦门,但他觉得自己已打开了创业的大门,所以他把母亲接到了重庆,在北部新区这块创业热土上站稳了脚跟。

2016年,他准备把更多的精力放到网上接单、谈判上来,不再亲力亲为做设计;这样一来,他估算营收规模增长10倍,问题不大。

那将是一个年营收超过200万的公司,而团队规模其实并不需要多大扩张;那意味着34岁的吴文一,终于要赚到人生中的第一个100万。

这是属于蜗牛的精彩,也是我们心目中创业的真谛。

  

  

  

  

创客吴文一的图集

听听大家聊创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