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摄影 签约《国家地理》
        谭伟:美国国家地理的重庆崽儿
        《国家地理》不仅是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官方杂志,更是世界各地的摄影新闻记者最想去的工作地方。今年46岁的谭伟就是《国家地理》杂志的一名项目签约摄影师,他拍过阿拉斯加的冰洞,北美麦金利山,墨西哥蝴蝶,印度火葬,追逐过北极熊,也拍过印度的上层精英社会,他就是谭伟。
        在奥体路集装箱音乐俱乐部见到了谭伟,他出生于60年代末期的重庆,留着络腮胡子,蓬松头发,古铜色皮肤,戴着厚厚的眼镜,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硬汉感觉。
         谭伟从小就喜欢摄影,在四川外国语大学读英语文学时,由于学校院刊允许学生投稿摄影照片,就求父亲买了一台照相机,“理光5型,300块,用胶卷的,我至今都记得,这是我的第一台照相机”,谭伟笑称道。后来,谭伟又去北京电影学院学习静态摄影,他是班级里最小的学生,加上又不是专业科班出生,便更加刻苦学习摄影,后来又在香港亚视工作,“把理论的东西用于实践”,谭伟这样讲诉到。
        2008年,谭伟在柬埔寨拍摄的一组僧侣照片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编辑看中,得到了400美元的稿酬,这是谭伟的摄影照片第一次被《国家地理》看上,“让很多人知道了我,还知道我是一个来自亚洲的摄影师”,后来,谭伟就顺利签约《国家地理》,做起了签约摄影师了。
 

 摄影?探险?
        拍摄火葬 与死尸睡在一起
         在今年的《国家地理》的拍摄项目中,要去拍摄印度当地的习俗,这是一个令人惊奇,甚至惊讶的拍摄项目——印度传统露天火葬。开始去拍印度的露天火葬,他为也像其他摄影师一样,向火葬工作人员和死者家属说明来意,得到的却是像对待普通的观光客那样的答复:只可以站在火葬场外围的观光点看,只可以拍摄边缘性的照片。为了融入火葬工作者的生活中和减少死者家人的顾虑,谭伟他毅然选择与这些死尸睡在一起,“虽然我也怕这种与死者呆在一起的环境,但想到我可以拍到独家的照片,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谭伟指着他拍摄的印度火葬照片给记者说道。后来,谭伟就每天在这些露天火葬场周围转悠,与死者家属聊聊天,聊聊他们的亲人或朋友是如何去世之类的,直到消除家属的对于“死者为大”的顾虑之后,“后来,在他们火葬的时候,我离这个火葬场多近,怎么放置相机,怎么拍摄,他们(死者家属和火葬场工作人员)就见怪不怪了,习惯我的镜头了”,谭伟说道,“但是也不能拍摄死者的脸部,或者死者的能被他人所熟知的某个身体部位,这是对死者的尊重”。“有时候,我都能听见死尸身体被火燃烧发出的‘滋滋滋’的声音,,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挺怕的,后来就慢慢习惯了”,谭伟这样讲诉他拍摄火葬的细节,听得在场的记者浑身毛骨悚然。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谭伟苦苦守候几周的时间后,在一次火葬时刻,拍摄了一组令人“毛骨悚然”的惊艳之照。
        不惜万里 连续三年拍北极熊
        在签约《国家地理》做摄影师后,谭伟也会跟着项目组一起去拍摄不同的人文风景记录,在去极地的时候,了解到星岛野夫在拍摄北极熊时,曾经在北极圈以内生活了二十年,拍了十年的北极熊的故事后,秉着一股“别人能做到,我为什么不能做到”的不服输的劲,三次闯入北极熊活动范围内,与北极熊亲密接触28天。
        第一次去拍摄北极熊,因为幼熊出生没多久,不能近距离的拍摄,没有呆多久就回来了。第二次由于熊怕生,就在远处拍摄了一些熊的照片,结果还是不能令人满意。12年的夏末,第三次来到,他决定深扎在北极熊出没的腹地边缘,决定深扎在这里,还搬来了深扎于此的必需品——帐篷,实物,密封盒,衣物等。为了与熊建立良好的关系,谭伟每天都匍匐在北极熊活动的范围的边缘,用望远镜观察北极熊,“在观察这些北极熊的时候,要注意风向,不能再上风口,这样气味就会随着风飘到北极熊的鼻子里,因为北极熊的嗅觉特别的发达,只要它知道附近有人,就会马上跑掉,或者吃掉人”,谭伟这样补充道,他每天慢慢的靠近北极熊,“有时候挪动一两米,有时候,几天都前进不了一米,还是得呆在原地,主要要是看运气”谭伟讲到,就靠着这份运气和毅力,谭伟一点一点的接近北极熊,趁着有一天母熊不在,他移到小熊前面的2米左右的距离,“当时小北极熊对我也不害怕,对我看了几眼之后,又继续的玩耍,因为它们已经很熟悉我了”,谭伟解释道,“我就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器材,用标准镜头到一组令我欣喜若狂的照片”。
        独困雪山 单枪匹马击退群狼
        在2012年的6月翻越雪山寻找雪洞的途中,经过一处灌木丛的时候,谭伟遇到了狼,差点就命丧狼口了。“我爬到快到山顶的一处灌木丛的时候,看见了一只狼,离我大约就20米左右的样子,不知道盯着我多久了,我当时想这是一只与狼群走散的狼,要么不是快要断气的老狼,要么就是生病的狼,也不是很害怕”,谭伟回忆道,“我就朝着四周看,好寻找一个地方躲着,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就看到远处隐隐约约的有一群狼朝着我这里来,这群狼走到这只狼的旁边,我们就对峙了两三分钟的时间,谁也没有动,突然,这群狼就像约好了似的,就全部向我扑来,我当时心里就想,我再也就不到我女儿了,再也见不到我家人了,完全里死神就一步之遥了,但是我还是拿起裤袋里的辣椒水朝着它们撒去,直到用完辣椒水”,幸运的是狼闻到辣椒水就跑了,“那辣椒水很刺鼻,我闻了就不停地打喷嚏,要是这群狼不怕辣椒水,我当时肯定会被它们咬死,然后把我吃了”,说到这里,谭伟仍然心有余悸,不时的摸摸心口,对着记者讲诉到。
        拍摄上层精英 亦摄亦演
        为了拍摄班加罗尔的上层经济精英阶级,谭伟可是做足了一次演员。“其实,印度比我们想象中的贫富差距要大得多,阶级悬殊也很大”,谭伟这样说道,由于当时入住的的是一个普通的小旅馆,就带了助手黄宪明去拍摄精英们,“他们要么不是拒绝我,要么就是对我的拍摄敷衍”,知道后来当地的一个朋友告诉谭伟拍摄秘诀——“要想拍摄上层精英,就要先做一个上层精英,首先要融入他们的生活之中去”。于是,谭伟就选择入住了当地一家五星级的总统套房,一天的月租2400美元,还雇了当地两个助手,租了一辆奔驰,俨然一个十足拉风的当地名流。“最开始在这里的前三天,算是白呆了”,谭伟这样告诉记者,直到第四天的时候,谭伟隐约注意到有人在打听自己,其中还有为他要拍摄的对象,“我也不理会他们,就还是自己吃自个儿的,直到后来的三四天时间里,打听我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就亮出我的身份,并说明来意——要拍摄其中的几位名流”,没有出乎谭伟的意料,精英们愉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冰塔谭伟介绍给当地的其他的精英名流们,谭伟这样总结到这次的班加罗尔的精英拍摄感悟:“要想做一个优秀的摄影者,就必须当好一个演员”。
        正因为,谭伟坚持“照片反应文学,文学反映生活”的猎奇态度,对拍摄北极熊,单枪匹马击退群狼,与死尸睡在一起拍火葬,斑上流精英拍精英等,都是一种猎奇,一种旅行的探险。

谭伟的摄影观
拍照的秘密:照片是有感情的

        谭伟与美国国家地理是以项目制签约的,并按项目从国家地理拿取报酬。项目通常对编辑负责,编辑会根据主题挑选摄影师,并为他们列出拍摄清单,给出一个大致的拍照时长。
        “从最干净的地方到最肮脏的地方,往来的路上我非常痛苦。”这是谭伟对印度项目的描述。
        印度项目是他最近在执行项目,项目中的一部分是拍摄印度的精英阶层,摄影团队一行几人来到印度,本以为受访对象会对他们非常礼貌非常友好,就没有做什么功课,直接采访。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前几天的工作并不顺利,根本无法真实地拍到想要的照片。后来谭伟将这一烦恼讲给当地的一个朋友,朋友给他支了一招,就是搬到对面那座超豪华的酒店,住一晚吃三餐。在向国家地理提出申请并得倒同意后,第二天他们就搬到了对面。住过去以后,他才明白朋友的用意。富丽堂皇的装饰,超高的消费,都是平常负担不起的,在精英阶层,你需要让他们认为你和他们是一样的人,才有和他们平等相处的机会。谭伟花了三天的时间让他的采访对象主动找到他,并积极的配合他的拍摄。另一次是去一个露天火葬地,拍摄一组关于生命主题的照片。但当地人刚开始时不允许这个外来人随便对尸体进行拍摄,为了让他们明白拍摄的用意,也为了以同理心来理解这场生命告别的仪式,谭伟决定留下来,和待稍的尸体整整呆了3天,才找到更好地角度和更好地视觉来表达他们的感情。当被问到与尸体在一起会不会有恶臭时,谭伟说:“首先因为尸体已经被药水浸泡过,会有一种药香味,另外,你会用感情去看待这个事情,所以不会觉得臭的。”
        摄影的意志:有人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日本著名野外摄影家星野道夫是谭伟的偶像,他说不止是他的技术,最佩服的是他意志。星野道夫曾旅居阿拉斯加二十年,长期只身于酷寒的极北大地。同样曾在阿拉斯加的拍摄的谭伟说:“每当我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想有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一定会比别人多呆一天。”凭借这股劲,谭伟可以只身一人到北极,跟拍北极熊28天,在零下40°的极寒中等待极光,可以翻过一座座冰山寻找冰洞,在冰洞里前行4800多米。在极寒的天气里逻楼皮肤最多不能超过5分钟,否则就会被冻伤。“光线来了顾不了那么多……”谭伟为了拍摄经常连续10多分钟不戴手套而浑然不知。面部曾因严重冻伤而紧急治疗了一个月才勉强修复。
        传播重庆文化:《重庆人家》刻不容缓
        由于忙于拍摄,谭伟每年只能回重庆一两次看来看父母,但是说起老住处,谭伟非常得意,他说有一次回国,给老巷子里的每个人都拍了张照。当被问及是否是要记录重庆的变化时,谭伟说恰恰相反,他并不希望照片来反映变化,而是希望通过摄影保持原貌。近期,谭伟将为国家社科院一起做一个《重庆人家》的项目,将由国家社科院初步筛选,谭伟与专家一起挑选最后入选的家庭。

        胶片机是谭伟拍摄时的主力装备,但也会准备一台数码机。
        胶片机:一台哈苏CW503带40mm、80mm、180mm三个定焦镜头。
        数码机:两台佳能1DX加一个24mm-70mm/2.8、一个70mm-200mm/2.8等。
         助手眼中的和蔼工作狂
         32岁的黄宪明是谭伟众多助手之一。他跟着谭伟去过印度,柬埔寨,北极等,“他是一个令我尊敬的,和蔼的工作狂”,黄宪明说道,“有次从早上8点多吃过早餐后,就一直出去拍摄,直到晚上的十一二点才回来,中间没有吃过任何东西,连水都没有喝过一口,是个工作狂”。平时也会指导拍摄,“象构图,取景,光线等,他都会教我”,黄宪明笑着讲到……[详细]
         妹妹眼中的摄影发烧者
        谭谨妹妹,则是更多的担心在外漂泊的哥哥的人生安全。在妹妹的记忆里,谭伟一直都是一个发烧摄影者,从小都喜欢摆弄相机,也曾经遭受父母反对,但坚持对摄影的爱好,有次给家人照相的时候,捕捉到家人温馨的瞬间细节的照片,父母看见了十分喜欢,也就没反对此,妹妹还表示,特别喜欢谭伟的照片背后的故事,喜欢听他回来讲诉拍摄的细节,“就像一部探险剧一样”,谭谨这样讲到…… [详细]
        【重庆晚报】美国国家地理摄影师 有个重庆崽儿
        他大学的专业是英国语言文学,却成为摄影师。
        从阿拉斯加的冰洞到北美麦金利山,从印度班加罗尔上层群像到墨西哥蝴蝶群,他用镜头带给读者亲临现场的感觉。
        他偏爱胶片拍摄,因为胶片机拍出的照片更有张力。对作品的要求,他只有两个字:“最好。”他说作品要对自己的名字负责。
        他不建议学摄影的孩子参加什么摄影班,“只要你能看懂相机说明书就行了。”他相信,摄影重在热爱与观察,拍你真正想拍的东西,用心去观察是最重要的。
        他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签约摄影师,重庆崽儿谭伟。
        [更多]
        【重庆商报】零下40℃跟踪北极熊 重庆摄影师用生命作“秀”
        2012年6月,谭伟独自一人去到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山寻找拍摄素材,为了等待壮观的云海,谭伟在此等待多天,中途遇到危险,险些丧命。
        麦金利山是野生动物的保护区,除了奇险的风景,还有灰熊和麋、狼等动物。谭伟说,拍摄途中,他在山脚就遭遇了狼群。遇到狼群那天,他背着背包、手提摄影支架正赶着去另一座山,走到山脚一个路口处,前方突然冒出来一只狼。“我隔它只有20米远,一旦撒腿逃跑,它就会扑过来。”见到有狼,谭伟赶紧扔掉支架和背包,他站立着不动,试图通过眼神喝退凶猛的狼。对峙了两分钟,狼非但不为所动,还向谭伟靠近。紧接着,前方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竟然出现了一群狼的身影。
        “如果是一只狼,我还有活下去的可能,但面对群狼,我感觉自己必死无疑了,再也见不到女儿和妻子。”谭伟说,当时自己离死神只有一步之遥。逃跑不成,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谭伟只有选择反抗。于是,他拿出揣在包里但从未用过的辣椒水。“就在狼离我只差两米的时候,我打开辣椒水瓶盖,猛地一喷,水喷出10米远。”谭伟说,扑过来的狼群全都被辣椒水呛得不知死活,很快退散,虽然自己也被呛得不行,但总算捡回一条命。
        “虽然在外拍摄会遇到各种危险,但我不会放弃摄影,因为我是用一张张照片去记录生活。”谭伟说。
        [更多]

        谭伟这次回到重庆与大家分享摄影故事,是受他的发小相邀,作客第八场玄光观片会。玄光观片会是由新浪重庆和星海摄影俱乐部联合举办的免费观片会,主办者根据主题定期邀请圈内好友分享他们的摄影技巧及图片背后的故事。玄光观片会为摄影师和喜欢影像文化的朋友搭建了一个桥梁。玄光观片会策划者之一,是原重庆时报新闻摄影室主编晋毅,也是谭伟的发小。晋毅说起玄光观片会成立的目的时讲到:“观片会不止是谈摄影,而是以摄影为平台谈文化。”
        观片会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推出一期。玄光观片会除了会邀请摄影师之外,还会邀请众多其它文化圈层的嘉宾参与,通过影像来聊影像之外的故事。同时配合影像,融入不同音乐形式的现场表演。
        下一期,也是玄光观片会的第九场的分享主题为《私家相册》之时代篇。在分享会上三位本地优秀的摄影师加将拿出自己的作品和故事与大家分享。三位老师分别为【已超过80年历史的留真照相馆前任总经理简国柱】、【曾拍摄了很多老三峡老重庆照片的彭世良】、【拍摄知青文化的张晓文】三位老师。具体的时间地点请关注并私信@新浪重庆城市频道。
  • 封面
  • 认识谭伟
  • 摄影故事
  • 他的摄影观
  • 多面谭伟
  • 玄光摄影
  • 大师作品
p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