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布折扇创始人:陈子福
        图片左侧的这位老人是陈子福,是荣昌夏布折扇的创始人,对荣昌折扇的继承、研究、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扇匠的制扇之路
        陈子福先生出生折扇世家,从小与扇结缘,十四岁拜荣昌至善名师学艺三年。国画大师刘海粟早期弟子肖拭尘,是陈老儿时的邻居,从小耳濡目染绘画艺术。在肖拭尘的熏陶与教诲下,幼年的陈老收益颇丰,为日后充实折扇艺术研究和创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九六年七月陈老应邀赴北京参加首届全国扇子艺术大展,其参展作品受到与会专家和观众的好评,部分作品为中国扇子艺术学会收藏。自此各路媒体争相报道陈子福先生的折扇技艺和传承。
        陈子福先生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独立工作,历时近一年成功研制夏布折扇。夏布和折扇均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陈老研发的夏布折扇将这两种非物质文化融合在一起,并开创了荣昌折扇的新名品,夏布折扇的问世填补了中国制造折扇历史上的一个空白。
        代表作:纪念建国五十周年大型纪念套扇
        “建国五十周年大型纪念套扇”陈老的代表作品,现被收藏在荣昌博物馆。该套扇共51把,从49公分起至99公分止,每扇增长一公分象征着共和国成长的年轮,造型设计全套扇为51个不同的造型,装饰手法采用了烙画、彩绘、阴刻、阳刻等传统技法,该套扇堪称西部第一,国内罕见。
        陈老的扇子进入很多名流家里,有的甚至进入美国卡特中心、摩尔多瓦驻华大使馆;日本都城市政府、议会;法国图卢兹市政府。他的扇子在文化商贸活动中作为礼品远走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以及港澳台地区。
        陈老说他会继续传统,不断创新,不断追求。

 

          96年,48岁的陈子福走出荣昌某基建厂的大门时,最后回望了两眼。彼时,他已经在这里做了30年的财务工作,每月领320元工资。为了给考大学的儿子凑学费,他决定下海做折扇。折扇是荣昌至宝,曾盛极一时,远销海内外。13岁小学刚毕业,陈子福就进入荣昌折扇厂做了3年学徒。可是在空调和电扇的进逼下,为人们扇风纳凉张开了几千年的折扇,步步收拢。荣昌众多厂家纷纷关门,另谋出路,陈子福也投身到基建公司,自此与折扇一别30年。
        在折扇急速衰落的时候靠折扇致富,这可能么?陈子福心里没有底,但是他别无选择。“祖祖辈辈都做折扇,除此之外,我别无所长。”
        那时困扰陈子福的,除了资金还是资金。荣昌折扇是靠“走量”赚钱的,制作一把折扇要经过8个工段、108道工序,每把折扇批发价在1元左右,利润最多有1角。
        要靠1角钱积累财富,必须采用流水化作业,批量生产。陈子福借批发扇子为名,去看了几家私人手工作坊,都是两三层楼的大厂房和几十名忙碌的工人。陈 子福一时泄了气,他清理了家当——全部存款只有1000多元,连工人的工资都支付不起,更别说租厂房了。再说了,当时整个荣昌的折扇产量已经降到100多万把这一历史最低点,却有十多家作坊激烈竞争,他起步晚、家底薄,又没销售渠道,加入这场混战,前途渺茫。
        要想生存,就不能跟强者直接交手,考虑再三,陈子福决定避开竞争对手,他瞄准了当时荣昌的作坊都不接的活儿——工艺大折扇。这种挂在墙壁上作为观赏用的装饰品,制作起来费时费神,卖价又高,整个荣昌一年只能卖出十多把。
        陈子福却固执地认为,销量不好只是因为扇子里“文化味儿”太少。在他眼里,那些工艺大折扇虽然制作手艺娴熟,但是统一印刷的扇面都粗糙不堪。
        其实,还有一个理由是,做工艺扇靠自己一人之力即可完成,每把能卖100元,一年四季有销路。
        那时,他已经穷疯了。
        独闯京城
        现实却与陈子福的预计背道而驰。折扇做出来了,做工精良,扇面上云雾缭绕,苍松峻峰。可整整半年没有卖出一把,家里愈加贫困,为了挣钱,他甚至搭着梯子爬上工地围墙写宣传广告。
        自己连一间门面都没有,也没钱做广告,怎么建销售渠道呢?陈子福想到了最简捷的方式——找一个大老板,为其做代工。这一天,无所事事的他打开电视, 新闻已经播放到了最后,只看见一个人在讲话,后面布满了扇子。他想:这个人能上电视,一定是扇子做得很好,或许他能够包销我的扇子。
        陈子福通过电视台联系到了电视中人,对方是山东某工艺品集团的董事长,寄了几张公司制作的扇子的照片给他,并附了一张去北京参加首届全国扇子艺术大展的邀请函。
        看了照片,陈子福发现对方的扇子没有自己做得好,他改变了做代工的主意,他想:他都能开公司,我肯定可以闯北京!
        1996年7月,陈子福怀揣着全部家当1000多元,背篼里背着20把折扇,踌躇满志地赶到北京历史博物馆。可是,承办单位却要求他交3000元展位费,他厚着脸皮,从上午磨到下午,终于将价格讲成600元,分到了展会二楼最角落的一个展位。这天晚上,他辗转难眠:这趟北京之行,怕是赌输了。
        第二天,当参观的人流聚集在陈子福的展位前,他才发觉,忙乱之中,居然连宣传单都忘了做。他干脆吆喝起来:“工艺精良的荣昌折扇,有300年历史,历来与苏州、杭州齐名……”这一喊,吸引了北京文化界的名流,吸引了40余家新闻媒体,陈子福的折扇全部卖出了五六百元的“天价”,创造了荣昌折扇的最高价格。

珠联璧合的夏布折扇
开辟了荣昌折扇的第三春

        北京展会上的成功,更坚定了陈子福的信心,他要将纳凉用的实用折扇,做成礼品、工艺品、收藏品。但是,做扇子的材料都是常见又低廉的宣纸、丝绸,做工再精良,卖价也有限,他琢磨着,如何才能提高折扇的含金量呢?
        珠联璧合的夏布折扇
        陈子福瞄准了夏布,夏布是一种古老的纺织品,据荣昌县志记载:“陶器、夏布、生猪、折扇为荣昌四大特产驰誉中华。”然而在此之前,与折扇一样,一直没能打开市场,创造利润。
        此时,正值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荣昌一些以出口韩国、日本为主的夏布工厂接连倒闭,老板们纷纷另谋出路,大批低价的夏布积压在仓库中,给陈子福提供了质优价廉的原材料。
        夏布的难点在粘合上,陈子福在家闭门不出3个月,他借鉴我国传统书画的装裱技术,从配料、温度、粘贴等方面进行研究,终于研制出了夏布折扇。
        然而,当时闻所未闻的夏布折扇在市场上并不被接受。陈子福借鉴在北京展会上成功的经验,只要有展会、比赛,他就带着夏布折扇前去参赛。夏布折扇屡屡获奖,陈子福也在媒体上频频露面,在各种桂冠的映衬下,夏布折扇声名鹊起。
        随着夏布折扇的名气愈来愈大,陈子福的顾客群体不再仅仅单纯是爱好者,还有很多人是送礼者。礼品讲究包装,陈子福又在折扇匣上做起了文章。他采用竹筒对破制作为折扇匣,并在匣上雕刻诗文图案,不仅用来包装折扇,连包装盒都能单独作为工艺品摆放家中。
        坚守“独一无二”
        2002年初秋的一个早上,两个年轻人专程开车从重庆市区来到陈子福的工作室。他们抱出厚厚的策划方案,跟陈子福描述美好的蓝图:由他们承担所有的费用,在重庆中心地带开一家夏布折扇的专卖店,并搭建网络平台,满足海外客户的订货需求……
        事实上,自从陈子福的夏布折扇打开市场,就不断有人找上门来,提出要做他的经销商。陈子福却一直在犹豫。那时,他的家中摆放着大大小小的折扇,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所有买扇子的人,从不还价。大家不嫌麻烦亲自登门买他的折 扇,除了因为他的夏布折扇做工精细、扇面的书画别具风格,更因为扇子独此一家。在依靠流水线生产的工业时代,“独一无二”本身就是很大的价值,一旦大街小 巷随处可以买到,甚至将他的每一把折扇依葫芦画瓢批量生产,必然会降低产品在顾客心中的含金量。
        为了守住这份“独一无二”的价值,找上门来的生意人,陈子福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拨。他在自己家里建了一个工作室,取名为“松竹轩扇庄”,作为自己折扇的唯一卖场。
        随着折扇销量的增加,如何提升产量,成为摆在陈子福面前的一个难题。夏布折扇的价值在于文化含量,更在于纯手工制作的工艺。从2006年起,陈子福 开始采取收徒的办法,将制作折扇的普通程序交给徒弟打理,而扇面、扇柄等关键工序则自己事事亲为。如此一来,他做的折扇,可由每月几把,上升到每月一百多把,既保证了工艺性,又最大限度提高了产量。
        陈子福的夏布折扇出名了,市场上的仿制者也成堆出现。朋友们劝他去注册专利,却被他婉言谢绝了,他说,去打官司,浪费太多时间和精力。
        其实,陈子福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观察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刚开始市场上卖工艺折扇的不多,一把扇子的价格不过100元,他的工艺更精良,能卖到 500元。制扇老板们见有利可图,逐渐学着他做夏布折扇,均价涨到了每把600元,而作为创始人,他的扇子则能卖到每把几千元。
        陈子福意识到,水涨才能船高,如果整个荣昌折扇市场一直处在极低劣的水平,他也难以独树一帜。
        在荣昌,接近竞争对手的工厂是忌讳,陈子福却极力邀请同行去参观他的松竹轩扇庄,谈到兴起,他还现场表演制作夏布折扇,详细给他的“竞争对手”解说 夏布的剪裁和粘合。跟制扇老板们喝茶,陈子福谈论最多的是自己折扇的成本和卖价,看到老板们羡慕的目光,他便趁热打铁:你们也来跟我一起做艺术折扇。
        而他,只是在制作折扇时巧妙留下印章和签名作为辨认,但凡喜欢上夏布折扇的人,都会打听最好的扇子在哪里,出自他手的折扇,频频卖出高价。
        2008年,在荣昌人的努力下,荣昌折扇、荣昌夏布被国务院公布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而陈子福独创的夏布折扇,更是罕见的双文化遗产合璧珍品。 66岁的陈子福仍无倦意,他的乐事是琢磨怎样进一步创新折扇,他说,将来,在折扇与夏布那些古老的故事中,有一段,会与他相关。

        炎炎夏日,手摇一把笔墨山水的折扇,感受着竹林间阵阵凉风,是不是比“宅”在家里吹空调,更能消除身心的疲惫与暑热。折扇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的物件,它不仅只是纳凉工具,更是中国人表达文化情感的风雅载体。苏、杭折扇闻名天下,代表着中国折扇制作的最高工艺,而我市的国家级“非遗”保护项目荣昌折扇,也曾与苏杭齐名,号称“天下一绝”。
        1842年,荣昌折扇业就成立了“颖风公所”荣昌折扇的历史可上溯到宋代,至明朝永乐年间已形成一定的规模。
        清顺治十二年,朝廷命四川布政司造进贡扇,如龙凤舟船扇、七夕银河会扇等形制,查蜀地产扇,首推荣昌,别无二地,这说明当时的荣昌折扇已成朝廷贡品。
        在清光绪十年所修的《荣昌县志》中记载:“闻折扇始于永乐中,因朝鲜进贡折扇,上喜其舒展之便,命工如式为之,邑中职此业者不下千家万户。每年春旬各郡县客商云集于斯,贩往他处发卖。”
        有意思的是,1979年在荣昌县城出土过一块“颖风公所”碑,根据文字考证,早在1842年,荣昌折扇业就成立了“颖风公所”,标志着荣昌折扇的生产由家庭副业转向专业生产。
        那时,荣昌折扇正逐步进入鼎盛时期。县城中专业扇铺有200多家,生产半成品的摊子老板百余户,专业生产人员2000多人,年产各种折扇400万把,远销云、贵、陕等地。
        即使在民国时期,荣昌县内的折扇经营商号也有60余户,且工艺有所提高,绸面串子、水磨夹子、雕嵌、漆面、泥金、金粉写画等品种十分流行,并且已远销到东亚及欧洲。
        市非遗保护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进入上世纪80年代以后,电扇、空调走进了千家万户,折扇的清热消暑功能被取代,生产企业也几乎倒闭。当时,能够按传统工艺流程制作荣昌折扇的也只有三四人,且年事已高,手艺濒临灭绝。
        145个工序 以工艺制作精良取胜
        其实,与苏州绢绸扇、杭州书画扇相比,荣昌折扇是以工艺制作精良取胜,繁琐的制扇工艺流程分为青山、同骨、棕风、削批子、捆扎等16个工段,总计145个操作工序。可上世纪90年代,如此辛苦才能打制的1把折扇,批发价在1元左右,利润最多仅有0.1元。
        他利用自己多年练就的书画功底,将一把把普通的荣昌折扇变为具有文化含量的书画扇;同时,他与当地的老艺人一 起,经过反复是实践,恢复了濒临失传的全棕折扇工艺。这种以棕竹为扇骨,黑绸为扇面的折扇,因其材质稀少,工艺精湛而成为荣昌折扇中的精品。特别是经过金粉描绘的山水或书法全棕黑绸成扇,更是身价倍增,一把30公分的全棕绸面书画扇,售价都在2000元以上。
        恢复了全棕折扇的传统工艺,研制出夏布折扇的创新成果,陈子福又在扇骨的装饰与扇匣的包装上大做文章。传统扇骨装饰的彩绘、阴刻、阳刻、镂雕、镶嵌都为他所用,经过反复试验而成型的烤花工艺,在重庆地区普通的竹质扇骨上呈现出湘妃竹般的肌理效果,使之雅趣倍增。传统的成扇包装大多以纸、锦、木盒为主,陈子福却另辟蹊径,用巴渝地区最常见的楠竹为原料,取其自然造型,将竹节一分为二,再加工扣合为匣,并利用彩绘、雕刻等工艺,将书法、绘画展现其上,既美观实 用,又强化了包装的地方特色,还具有独特的艺术功能—小的,可以平铺做臂搁(也称手枕、腕枕,毛笔书写时用以搁置腕臂的工具———记者注),大的展开,陈设于挂扇的两办,或为对联,或为配饰,十分雅致。
        2002年,陈子福创作的竹匣夏布折扇获首届中国旅游纪念品设计大赛银奖。2005年他被评为重庆市(省级)工艺美术大师,不但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奖,从2008年和2010年带的两个徒弟也成绩不俗,“这是我最宽心的事情,荣昌折扇后继有人了。”

 陈子福的徒弟付爱东
    让荣昌折扇走的更远
    一栋4层居民楼里,20多名折扇工人忙着削竹胚、捆扎、打磨……在经过100多道工序后,一把做工精美的工艺折扇就诞生了。这是荣昌金扇子工艺品厂的现场,目前,这样的小微型折扇厂在荣昌县城有13家。2011年,荣昌县仅卖折扇就收入1000多万元。而在20年前,与苏杭折扇齐名的荣昌折扇,曾一度萎靡不振。
  如今,荣昌折扇逐渐“复兴”的背后,对这门传统手工艺品的未来发展又传达出怎样的信号?记者赴荣昌,探寻荣昌折扇的求变之路。
  早上9时许,36岁的付爱东撑着雨伞来到荣昌县城五福街,准备开始一天的生意,他是荣昌万扇堂工艺扇庄的老板。
  “荣昌折扇是与苏杭折扇齐名的中国三大名扇之一。”付爱东曾查阅文献资料考证,荣昌折扇源于宋朝,明朝永乐年间形成了一定规模,大兴于清朝光绪年间,那时,荣昌县城中的扇铺有200多家,生产半成品的摊子达100余户,专业从业人员2000多人,年产各种折扇400万把,远销云、贵、陕等地,成为荣昌颇负盛名的特产之一。
  “荣昌折扇最大的特点就是全手工制作,实用性强,但品种有些单一。”付爱东直言,荣昌折扇能够作为中国名扇流传几百年,广受大众喜爱,主要源于折扇过去是人们纳凉的生活必用品。不过,与苏杭折扇相比,文化价值仍有很大差距。
作为一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让荣昌折扇走得更远?
  “市场不需要纳凉折扇,而是需要有文化内涵的工艺品折扇,荣昌折扇必须朝中高端方向发展,在传统技艺上创新才有出路。”陈子福说,荣昌折扇需要注入更多的文化内涵来提升品位,通过改变原材料、改进生产工艺等方式来提升价值。
  一直以来,陈子福都在为给荣昌折扇增添更多历史文化元素而努力,但有关荣昌折扇的历史文献并不多。就在记者前往荣昌采访的前一天,付爱东和几名折扇界前辈受荣昌县文广新局领导邀请,聚在一起讨论荣昌折扇的未来发展方向,并决定就荣昌折扇的发展历史著书。
  “目前还在搜集相关资料,书中对荣昌折扇未来发展的主题关键词,肯定少不了‘创新’。”付爱东说,他将负责荣昌折扇未来发展内容的撰写。
  “荣昌折扇久负盛名,但随着经济社会的转型,差点成为历史的记忆。”荣昌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廖正礼说,政府今后肯定会加大对荣昌折扇的扶持力度,不定期组织折扇厂家参加各类工艺品展销会。
  “接下来可能还要引进企业,将荣昌折扇做大做强。”廖正礼告诉记者,荣昌县目前有各类小微型折扇厂13家,年销售收入达1000多万元,折扇产量正在恢复性增长。

  • 封面
  • 认识扇匠
  • 讲讲造扇路
  • 夏布折扇
  • 创新之处
  • 折扇继承
  • 扇匠影像
pr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