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綦江区文化工作者也在积极行动,用各自所擅长的艺术形式,宣传疫情防控知识,引导社会正确认识新冠肺炎,激励广大干部群众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共克时疾!

  书法作品

  《苏增光词》

  作者:王乾立

  《抗击肺炎》

  作者:欧跃

  《万众一心 共克时艰》

  作者:岳万樑

  《情系武汉诗三首》

  作者:岳万樑

  硬笔诗

  作者:刘俊谷

  《钟南山赞》

  作者:刘俊谷

  文学作品

  《守住重庆的南大门》

  作者:刘泽安

  二零二零的春节,注定春天迟迟没有来到。

  从春节前放假的那一天开始,我知道今年的春节一定不寻常。从元月中旬一直关注着湖北的那个病,那时连这个病的名称都还没有搞清楚,但在节前开的那个紧急会,特别是武汉封城的消息敲定前,心里有一丝隐隐的不安。莫非要把这样一个大城市钉在那儿?没有想到的是,心中的那份不安居然成了事实。这不是说我的预料准不准的事?而是从来没有过的事,至少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没听说过。当年的非典历历在目,那样的场面都没有吓住我,做好自己的事,做好单位上的事。想不到的是今年完全不一样,武汉封城的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前几天还没有戴口罩的我,从这一天开始戴口罩。

  我自己清楚地记得,元月二十二日单位有事,公交车上戴口罩的人不是很多,我也没有戴口罩,认为那个病离我们还远远的,没什么可怕的。公交车上,也没有多少人谈论那个话题,只不过说话的人不多,大家脸上没有笑脸,哪想到后来几天的脸会那么凝重?

  春节放假了,该值班的值班,该返乡的返乡,这是长年养成的习惯。这种习惯沿习了几千年,没有谁想过,什么样的事情能够改变这种习惯?

  刚放假一天,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所有人员取消休假,等待上面的通知,凡是与从武汉回渝人员有接触的,一律在家自动隔离,其余人员在家待命,宣传片上说不串门不聚会不传谣,都是对抗疫的贡献。

  

  不出门不串门,我完全以为就是今年春节的过节模式。宅在家里也没有错,那也是阻击疫情的需要。

  就这样在家里呆了几天,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没有上级的安排,干好单位的事,那也算是抗疫的贡献。

  元月的最后一天,也是阻击疫情蔓延最关键的时候。各地都采取了不同的措施,对出入口进行严格管控,派出各种力量进行排查。

  这一天,挂钩镇的领导打电话来,问单位能不能抽出力量支持一下他们,联合其他单位的人一起值守位于该镇的高速公路篆塘服务区。高速公路篆塘服务区位于重庆市綦江区的篆塘镇境内,是贵州省进入重庆的第一个高速公路服务区,所有高速公路上从贵州省来重庆的车辆都必须从这儿过,是重庆的南大门,地理位置在这个时候也十分重要。守住重庆的南大门,是重庆交给綦江的任务,容不得半点闪失,既是政治任务,也是阻击疫情的重要任务,既是重庆人民交给的重担,也是綦江人民的嘱托。

  疫情就是命令,阻击就是责任。

  挂钩镇与部门本身就心连心,没有什么犹豫的,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只是跟他们说清楚情况,单位人手太少,两个外地回来的自动隔离十四天,不能去服务区值班,剩下的三个人轮班倒,一天两个人去。

  我与单位的两个同志商量如何去服务区?我们三个人都没有接触过从湖北过来的人,去服务区值班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谁都没有一声怨言,但又必须要告诉家里人。家里人不担心是假的,毕竟前几天一直都宅在家里,防护措施级别不高,真正要出门,还得要理络理络防护要领。

  

  二月一日要出征去篆塘服务区,这让我有些忐忑不安。忐忑不安不是害怕,而是一种说不清的心情。要到阻击疫情的第一线去,心里有期盼,宅在家里这么多天,还没有实质性的去一线工作过;心里又有一丝不安,宅在家里安全,真正出去与那么多流动的人接触,安全不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还有那出去工作,做不好又怎么办?自己呆在家里的时间过长,早上是睡到自然醒,还不知能不能起得来?早上六点钟要准时起来,才有时间准时赶到篆塘服务区跟夜班的人交接班,不能延误了别人的班。晚上值班的人是从凌晨十二点到早上八点,那是最寒冷的时候,不能按时接班,那是对别人的不尊重。

  早上六点钟就要起床,已经不是正常的钟点。只有把闹钟设置二遍,保证不误时。人有任务时,我相信自己起得了床。

  果然,六点钟闹钟才响一遍,我翻身起来,准备好口罩和热水杯,穿厚一些的衣服,出门往聚集地点走去。天还有一些的黑暗,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公路上几乎没有车辆,那些以前亮晃晃的路灯似乎也没有了光亮,只闪着稀疏的光。给我的感觉是,不是我们在睡懒觉,而是我们的小城根本没有醒来,睡得鼾乎乎的,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那股热闹劲,沉闷而又没有生气。是啊,这样子的特殊时期,我们的小城睡着了。

  打开手机,发现女儿在十二点过给我发了一条微信,叫我在出发时去药店买霍香正气液和双连黄口服药,这是网上传的可以抑制冠状病毒。女儿是担心我,可她没有想过,这么早的时间,哪有药店开门?我担心的是女儿这么迟还没有睡觉,生活习惯真不好。

  同车的人都戴上口罩,几乎没有说几句话,直往高速公路篆塘服务区去,那里就是我们的战场,是重庆阻击疫情的主战场之一。

  

  从小城去篆塘服务区路途不远,可不能走高速公路,途经的几个出口都封了,只有走原来的210国道,路程远一些不说,道路的状况跟高速公路不可比。我们走了一段老国道,还要走一截窄窄的乡村公路。路边的风景与原来没什么差别,但行人的稀少让乡村更是显得凋零残败之象,那孤零零的一幢幢房屋与村庄有些不协调。

  终于到了高速公路篆塘服务区的后门,从后门走进服务区。初见服务区,对外服务的餐厅已经停止营业,服务区的车辆跟平时比少多了,管理人员比平常多了许多。有穿着特殊制服的高速公路执法人员和警察,有穿着白大挂的医护人员穿梭在车辆之间测体温,还有就是在各条通道口负责登记车辆人员信息的工作人员,一个通道口一般最少两个人,我们的主要工作地点就是通道口,与昨天夜晚值班的人员进行交接。

  由于我们是初上岗,很多注意事项都不清楚。问他们:昨天晚上的车多不多?我们要注意些什么?

  工作难度不大,是简单的重复劳动,十分枯燥。八个小时,做同一件事,你们可以想一想烦不烦人?

  那也没办法,总得有人做。

  大家要注意首先保护好自己,才能把工作做下去。主要是登记过往车辆的车牌号,驾乘人员的手机号码、身份证信息,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目的地?有没有接触过从疫情严重地区的人员,然后看他们的体温有没有异常?正常的话就可以放行。如果有体温异常或者是从疫情严重地区来的话,就通知高速公路执法人员、执勤警察一起来处理。我们要做的就是态度和睦,认真负责登记好各条信息。交班的时候汇总过往车辆和人数的总和,分出重庆以外的车辆数就行了。

  他们交班时说了这么多,我们基本上记清了,就开始上岗了。

  这是发生疫情以后,我第一次上一线,心里有一份不安。但是没有退路,戴好口罩上吧,事情不复杂,有责任心就行。

  我和另一个同志开始负责守一个通道口。他负责埋头登记问话,我负责招呼车辆,报告车牌号。

  请同志们准备好身份证,车往前靠近登记台。我像一个交通警察,在服务区指挥着过往的车辆,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同样的话,好在驾乘人员都比较配合理解我们的工作。

  埋头登记的同志,一遍一遍地问:请问你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从哪儿来的?到什么地方去?体温正常不?问完了,打手势放行,顺便捎上一句:请慢走,一路平安。

  大多数接受登记的人都理解我们的工作,离开时也捎上一句:你们辛苦了,也是为我们好,为大家好。有了这一句话,我们的心里也有一丝暖意。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一会儿相互交换各自的工作,但各自的责任心没有变,兢兢业业地干好各自的事。

  从早上八点钟到下午四点,除了中午交替吃午饭耽误十来分钟以外,我们就干这一件事,重重复复就一件事,你说枯燥不枯燥?

  八个小时的工作,负责登记的车辆有几百台,涉及的人员信息有几千条。我们对登记的信息高度负责,也是对阻击疫情的高度负责,也许这些信息大部分都会被淹没,但谁也不敢说,这些信息中的某些信息有可能在排查新冠病毒传染中发挥出重要作用。

  

  这是疫情期间的第一次上岗值班。枯燥的事情,我没有一点懈怠,尽为地做好所有过往车辆的各项信息登记,争取准确不漏项,宽和地对待每一台过往车辆的驾乘人员,尽力地解决他们的困难。

  有一台车上坐着父子俩,由于长期居住在农村,出门时根本买不了口罩。在登记完他们的信息后,儿子怯生生地问我一句:能匀我一个口罩吗?现在又买不到。我老汉年龄大了,怕他的抵抗力不行?

  我实在不好说什么?我们用的口罩也不宽裕,来来往往的车又多,都伸手要的话又怎么办?但看见他父亲的那种眼神,那是一种期待,一份盼望。我也不忍心拒绝他,悄悄地从工具箱里拿出一个口罩,一句话也没说递给他,让他赶快离开。

  车子从我身边离去,却留下了一句谢谢你的话。我赶紧像没事一样,埋头登记下一辆车的信息,生怕别人再盯着我们工具箱里面的口罩。

  后来又遇见一辆回湖北十堰的车,劝说他们先在服务区等待,不要忙着赶路。等高速公路执法人员和执勤警察请示后再说,他们有一丝不悦,嘟嘟囔囔地告诉我:我们从贵州来,那里不准下道,如果你们又让我们返回去的话,不是又要返回来吗?我们要回家,总不可能让我们就在这段高速公路上跑来跑去。

  后来经过协调,为了帮助他们回到家乡十堰,由区政府安排一辆警车和一辆高速公路执法车把他们安全送回到了十堰,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体现了重庆人民、綦江人民的人文关怀和对湖北人民的兄弟之情。他们发自内心的感谢,让我们与湖北同在,我们与武汉同在没有成为一句空话。

  后来一天又一天的值班,我们没有一句怨言。尽管一天下来腰酸背痛、枯燥无味,因为我们知道,这是每一个中国公民该干的事,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与那些战斗在医护第一线最可爱的人相比,那真的是微不足道。这真的不是一句客套话,我们虽然因工作需要接触了一些过往的车辆人员,也不敢保证这其中有没有危险分子,但毕竟这个几率与医护人员直接面对病人差之十万八千里,没什么值得害怕的,他们才真正是最可爱的人,我们只是做了我们该做的事。

  疫情没有结束,也许这样的值班上岗还得继续。

  几天以后,我们撤下来休息。

  也许,几天以后,我们又要上岗,不一定是在高速公路篆塘服务区,那又会在另一个战场。直到那个冠状病毒离开我们,直到我们都能够正常生活和工作。

  

  守住重庆的南大门,是我们每一个綦江人的责任。不论是谁在那儿,都会以饱满的工作热情守好它。

  重庆的南大门,是阻击疫情蔓延的一道屏障,一道坚实的屏障。

  守住守好重庆的南大门。这个春节,由贵州省进入重庆市的第一站------高速公路篆塘服务区留下了我们的身影和足迹。

  守住重庆的南大门,这个春节,有你有我有他。

  守住重庆的南大门,春天一定会来到。那些路过高速公路黔渝第一个服务区的驾乘人员,你们一定会记得,在二零二零的春节,有那么一群人守护在这里,没有春风的春节里为你为大家服务。

  守住重庆的南大门,我骄傲的是,南大门里那一群人当中有我的身影。

  《迎接春天》

  作者:兰采勇

  打开疫情地图,此时是2020年2月3日

  下午5时34分,血染的画面

  触目惊心。漩涡的的湖北是洋红色

  周围是一片绯红,再远一点是浅红、淡粉

  多想时间就此停歇,让确诊的、疑似的

  能在逆行者们的搀扶下,从治愈的门中走出来

  回到未完的鼠年春节,回到迎接春天的路上

  新型冠状病毒依然张着獠牙

  搜掠着辽阔的大地,深入人们的思维

  唤醒了一场忙而有序的自卫战

  从最初的手足无措到现在的坦然面对

  人们正努力靠近那难以辨别的真相

  有一群陌生人,说他们陌生

  是因为无法准确叫出每一个名字

  姑且称之为英雄。仿佛病毒的源在哪里

  那里就是他们命运的最佳阵地

  或许某一个人会就此躺下。汹涌的风浪

  依然淹没不了所有立起来的拳头

  当拳头打开时,那一把把被时光磨利的刀刃

  会剔掉病毒的每一条经脉

  有一群参差不齐的行者

  从古稀到弱冠,无法做过年过节归巢的鸟雀

  他们分布在大街小巷,瑟瑟地缩了下身子

  拿着测温器给过往的车辆行人检测体温

  拿着小喇叭让宅在家的人防微杜渐

  从城市到乡村,不允许残留空旷和余地

  用满身疲惫换来大家的安分守己

  非市民日常生活必需的场所停止营业

  预定好的大小活动聚会自觉取消

  热爱生活的人们善于留下两只眼睛

  同英雄和行者们一同守望。大脑和心跳告诉自己

  莫名的奔跑会让整个家庭的春天失去欢乐

  这公开的秘密,所有人都学会了记录和呵护

  未来终会打开房门迎娶他的新娘

  有方向感的中华儿女将参加这场盛宴

  携带寒风与春风相遇,并剜掉身体里的所有阴影

  会维持对英雄和行者们的敬仰

  《古国的春天》

  作者:白朝宏

  一夜之间

  新年全没了往昔的景象

  相见却没那熟悉的笑脸

  戴着口罩点点头就算祝福

  是谁抓去了天下人的心

  新冠肆虐愁对眉眼

  轻轻的一挥手

  集结

  挺进

  心中最亮的星到了抗疫前沿

  防护服掩不了耸峭肩膀的不知疲倦

  护目镜后瞳仁荡漾温暖了寒冷的冬天

  一队队白衣驰援

  解救窒息压抑悲悯的病患

  社区的喇叭里不时播出

  不串门,不拜年

  在家坚守就是一线

  阳台就是战壕

  家人就是兵员

  又是一个庚子年

  曾记否

  丧权辱国的那年

  怎能在今天重现

  团结一心

  定迎来

  古国的春天

  《不准我回家的父亲》

  作者:舒春梅

  “你在哪?”父亲来电。

  “刚回綦江,这下你放心了吧?”我答。

  “你在城里待倒,别回来。”

  “我在长沙时你一天催催催,现在我回来了又不让回了,啥意思?”

  “老家封路了,你在屋里待14天,怕危险,上坟你就不管了。”父亲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

  父亲老是这样没礼貌,说过他多次了,要等别人说完话才挂,对长者尊者更要等别人先挂电话,免得得罪人。

  可他就是不听,不仅我行我素,还振振有辞,“没事啰啰嗦嗦说啥子?废话多才没礼貌,不耽搁了我上坡。

  真是秀才遇到兵,我提醒几次无用,干脆不浪费口舌,实在有事未说完,只得重拨,抢着说完,免得又被他“啪”一下挂掉。

  侄女几次诉苦,爷爷老不让我说完就挂电话,真是没礼貌。我说可能老人家节约惯了,并不涉及礼貌的问题,别跟他计较。

  侄女一脸疑惑,电话费是我出了嘛?

  我无法回答,因为这也是我的疑惑。

  我在长沙时父亲催我起火,现在急急忙忙回来,父亲又故伎重演,不容我问缘由,真是服他了。

  第二天上午,老妈来电,说因老家封路不能给你送菜,你爸叫问你有菜没有。“爸啥意思?不自己问,每次挂电话还那么快。”

  “自你去长沙,你爸跟我念叨好多回了,说你一个人在远处,骗子那么多,我们又不懂;后来听说有瘟疫,传染人得很,他更不放心了。”

  “我都这么大人了,我不时时报告,处处发定位么?况且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到处有监控……”我哭笑不得。

  “你爸说骗子可狡猾了,你回来他就安心了,他怕你怪他催你,都不敢给你打电话。”

  忽有些内疚,我真是不孝,没陪他们过年,还让他们这么担心。

  “我不怪他的,需要我回来看你们不?”

  “你爸说了,安全第一,叫你响应国家政策,隔离14天,过了这段时间再说,我们就不给你送菜了。”

  我鼻子一酸,其实我才真是个没礼貌的人。

  第三天爸来电, 一个人在家?

  我自我隔离,可不一个人?

  在家待得住?我们还不时去田间地头走走。

  哪有待不住的?在家听听书观观影写写字做做美食吃吃东西……太小看我了,还待十天半个月也没问题。

  爸笑笑,那不错,继续待着,我上坡了。

  六天后社区民警通知,因我21日去长沙那航班上有新型肺炎确诊者,按要求得强制隔离,问我回来接触了哪些人,我说我自行隔离没接触别人。

  民警表扬道:“你做得很好,政治觉悟不错!”

  我笑:“你得表扬我爸,是他叫我响应国家政策,不准我回家的。”

  但民警走后我就笑不起来了,发朋友圈还小心翼翼,要是爸知道这事,他们还不得担心死?

  《天使赞》

  作者:韩井泉

  戴好口罩,背上行装。

  告别亲人,奔赴战场。

  你们是神圣的天使,

  你们是战役的脊梁。

  临危受命,知难而上。

  心系人民,大爱无疆。

  你们不顾个人安危,

  树立了无私的榜样。

  临危受命,背上行装。

  赤诚之心,满腔热血。

  挺身而出,苍生不忘。

  啊!你们是光明的使者,你们是黑夜的灯光。

  全国军民是坚强后盾,

  团结一心打胜仗。

  待你们胜利凯旋归,共享春光,

  我们共享灿烂春光。

  摄影作品

  《隔离人员量体温》

  作者:任军

  《我的“抗疫”运动》

  作者:熊宇

  《发放资料 讲解知识》

  作者:王忆瑜

  《向武汉集结》

  作者:陶涵

  《指导辖区企业如何消毒》

  作者:王忆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