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2017春季在日本推出了最新长篇力作《刺杀骑士团长》,一经推出就获得日本读者争相购买,荣居2017年日本小说类榜首。该书近日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出版,首印70万册,刚过预售期即加印10万册。14日下午上海译文出版社携手当当书店重庆国泰店邀请到了著名的翻译家、本书的译者林少华先生举办“解读与翻译之间——村上春树作品《刺杀骑士团长》译者林少华讲座及签售会”,为读者解读村上春树的隐喻世界。

“担水上山的人”“担水上山的人”

  林少华是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著名文学翻译家、学者。翻译有《挪威的森林》、《雪国》等日本名家之作约五十余部。从《挪威的森林》到《刺杀骑士团长》,近30年的时间里,林少华翻译出版了43部村上春树的作品,译者林少华曾被村上春树作品的出版方上海译文出版社誉为“担水上山的人”。

  不能说林少华是最了解村上春树的中国人,但可以说是翻译出版村上作品最多的中国人,林少华坦言村上春树的作品和自己的翻译相得益彰。“对村上的作品难以割舍,总是关心他下一部作品会写什么呢?写出的东西会和以往作品有哪些不同呢?对他的好奇心一直存在。”这中间或许也有着翻译家之间的“心心相惜”,村上春树本人也是一位翻译家,林少华坦言见面时两人也会交流翻译的问题:“2003年初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有过交流。我说翻译他的作品始终很愉快。因为心情上文笔上有息息相通之处,总之很对脾性。他说他这方面也有同感,倘若不合脾性,就很累很痛苦。”

  而这一次翻译《刺杀骑士团长》,林少华更有感触,这是他时隔十年来再次执笔翻译村上作品。为此他搬到了家乡九台的茅屋里闭关,每天五点起,晚上十一点收工,只在中午小睡一个小时,平均每天大约译七千五百字。林少华说,虽然时隔十年,但村上的“调调”还是那个“调调”,翻译进行得非常顺利,甚至不用查字典。他说,自己对村上的写作风格太熟悉了,基本看完上句,就大概知道下句是什么。由于从不用电脑,这些工作全是由林少华手写完成。为了缓解握笔之痛,他常去院子里拔草二三十分钟,大约是受力部位不同的关系,疼痛得到大为减轻。前后历时八十五天,近五十万字写满稿纸1600多页。翻译完成的那天,林少华用村上的一句话来形容——“心情好得就像夏日阳光下的奶油蛋糕”。

“创作永远在路上,没有完美的”“创作永远在路上,没有完美的”

  对广大村上春树迷来说,林少华译本固然是一张金字招牌,但质疑甚至反对的声音也几乎没有消停过。本次《刺杀骑士团长》刚宣布预售没两天,甚至就有读者直言“看到又是林少华译就不想看了”。对此,林少华说自己也很清楚。

  “我知道大家都在想,我翻译出来的东西,到底和村上原著有多少距离。但要知道,大家认识的其实也都是各自心目中的村上春树,他本人也未必清楚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林少华说,其实在翻译中,译者能介入的也就是语言风格,然后去追求的和原著的最大近似值和模拟效果。“没有人敢说,自己翻译出来的东西是百分之百忠于原著的。”

  林少华笑着表示,自己翻译过的所有作品已有近百本了,“我也最多只敢说实现了原著的八九成,或者是翻译过头了的。创作永远在路上,没有完美的。”

  当然,林少华的自信还是溢于言表的:“我觉得超过八成读者是认可我的翻译的。不然,这么多年,我也坚持不下来(笑)。”

  林少华甚至直言,自己刚接到翻译《刺杀骑士团长》邀请时是“一边看原著一边就止不住手痒想翻译。”这是因为“我是把翻译村上春树当成一项事业来看的,我自然关注翻译他作品的完整性。”

  林少华说,截至目前,自己翻译过超过20位日本作家的作品,“但和我追求的不谋而合的只有村上春树和夏目漱石。”他直言,自己也知道不少读者喜欢的就是自己译作里那种独特的调调。“我觉得传递这种阅读审美体验就是我的贡献,可以说是丰富了汉语文学的语料库。”

“他已经拿过那么多奖,足够多了。”“他已经拿过那么多奖,足够多了。”

  提到村上春树,就很难不提起诺贝尔奖,每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村上春树都是提名里的大热门,然而每一年村上也都是在“陪跑”,为此林少华的看法是:“他已经拿过那么多奖,足够多了。”

  林少华开玩笑说到,村上几乎拿遍了除诺贝尔文学奖之外的所有世界性的文学奖,他在世界各地还获得了巨额的版权回报,拥有数量众多的“粉丝”,深受世界各国读者的喜爱,不拿诺贝尔奖也罢。“再给他诺贝尔文学奖,别人还活不活,无需锦上添花。”

  不过说回来林少华还是认真地分析起村上的作品,“村上语言审美层面的东西,在西方的译本中并没有很好的反响,诺贝尔特别看重语言层面的东西,像鲍勃迪伦那样从美国传统歌曲中引申出的诗意表达,或是像石黑一雄那样心无旁骛读书于自己的审美天地,更受到诺贝尔评委的青睐。而村上春树这种原本就带有英文风格的行文风格,用日语表现出可以带给大家新颖的感觉,但在英文翻译中就减分了。”林少华说到,同时村上春树文中表现出的西方意识流、后现代主义,在西方文学中并不算新鲜,构不成文本的独特之处,因此这或许是村上屡次错失诺贝尔文学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