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作为重庆最著名的职业之一,“棒棒”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一根竹筒、一条绳子,这就是人们印象中棒棒永远不变的模样。现在发现的棒棒最早照片,拍摄于1894年,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研究员、重庆地方史专家唐冶泽称,重庆“棒棒”的历史,比人们想象的更久远。

  随着时代变迁,这个曾在“黄金时代”达到40万人的群体,如今正面临着人员萎缩、老龄化严重、后继无人的局面。在不久的将来,“棒棒”或将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在重庆解放碑、朝天门等货运繁忙场所探访发现,三三两两的“棒棒”们在街头多呈“待业”状态。经询问得知,他们中几乎没有40岁以下的。“在解放碑这块,我算是‘棒棒’中最年轻的一拨了。”今年46岁,已做了25年“棒棒”的陈国林说。

载入中...

敢于担当:有爱父亲棒棒为儿再扛20年

    一位重庆力哥因为微博照片走红,他的肩上扛着两百多斤的货物,另一只手紧紧牵着儿子,被网友称作“最有爱父亲”,事实上,这张照片拍摄于3年前。这位在朝天门扛了20年包的力哥,用自己坚实的肩膀扛起了一个家庭的现在与未来。6月21日,记者找到了这位力哥,他说:“为了孩子读书,再扛20年没问题。”

    冉光辉就是拍摄于3年前那张“最有爱父亲”照片的主角,一名“力哥”,在朝天门一家大型服装批发市场已经工作了20年。

    这些为平凡的梦想而努力的人,或许不懂什么网络潮流,但他们让我们懂得,什么是“父亲”。更多>>

不负重托:“棒棒”挑货走散 每天守候等雇主

   棒棒王友贤又来到朝天门金海洋商场门口转了转。其间有生意上门,他都婉言谢绝了。这是为什么?

   原来,4日中午,王友贤受雇替人挑货,却与雇主走散了,货物还放在出租屋内。虽然已记不清雇主的模样,但王友贤每天还是会坚持守候1个小时,“万一雇主还认得到我。虽然是下苦力,但也得讲诚信,不然以后谁会找你挑货。”

    事后,王友贤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女儿,家里人很支持他的做法。同样身为棒棒的姐夫陈长明在责备王友贤粗心大意的同时,也肯定了他的做法。更多>>

负重前行:重庆77岁“棒棒”自食其力

  重庆市沙坪坝三峡广场,不论酷暑还是严寒,一位肩扛棒棒或身挑货物的老人,步履蹒跚地穿梭于人群和车流中,他就是重庆最老的进城农民工,人称力哥“棒棒”甘在思。

  甘在思今年77岁,是四川省邻水县的孤寡老人,20多年前跟随同乡进城打工来到重庆,一直从事下散力,挑、抬与扁担共生存。16年前,他来到沙坪坝三峡广场和陈家湾农贸市场揽活作挑夫,由于做事诚实守信,深受雇主信任,菜市场一些老板常常争着让他为顾客送货。

  如今,甘在思仍不辍劳作,每天为雇主送货,自食其力挣钱维持生济。更多>>

爬坡越坎:“棒棒画家”工作之余办画展

  据蒲德文介绍,2009年的一天,正在黄桷坪当起力哥的他接到一单业务——到四川美术学院当人体模特。时间一长,蒲德文对绘画产生了兴趣,他花10元钱购买速写本和铅笔,开始学画画。

  前不久,他想举办一场个人画展,黄桷坪一家餐馆的老板蒋先生偶然听说了这事儿,便决定给他提供场地。昨天,记者在店里看到,店的两侧墙壁上,挂着蒲德文创作的2幅水粉和5幅素描。蒋老板说,一些客人得知这些画作是力哥画的,赞不绝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