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只有九岁的孩子,每隔20天便要输一次血。小小年纪,已经输血了上百次。对于家住重庆市潼南区塘坝镇罗坪村的何熙媛来说,扎针输血就像吃饭一样稀松平常。问她痛不痛,她说已经习惯了。

  每隔20天,小熙媛就要去离家30多公里的潼南区人民医院输血,12月22号一大早,在志愿者的陪同下,熙媛再次来到医院,这是她第153次接受输血。每次输血前是例行的抽血检查,看着针管慢慢扎进血管里,熙媛一声不吭。再看她小小的手背上,密密麻麻全是针眼。

  何熙媛的叔婆颜显英说:“她几个月的时候就发现她贫血,带到医院去治病。治了没好,拿了些补血药也治不好,最后实在严重了,医生说这个病有点严重了,就带到重庆儿科医院去检查,查后是地中海贫血。目前全靠输血维持生命。”

  何熙媛的叔婆说,熙媛11个月大的时候,被查出患有地中海贫血。她的父母带着她四处求医,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屋漏偏逢连夜雨,熙媛的父亲在她5岁时,遭遇车祸去世了,母亲也离家出走杳无音讯,留下熙媛和弟弟无人照料。叔公和叔婆看姐弟俩可怜,便收养了他们。可叔公叔婆主要靠务农为生,面对高昂的治疗费,也是束手无策。

  何熙媛的叔婆颜显英回忆:“以前是一个月输一次血,一次输200毫升,现在是20天输一次了,没医保的时候费用要两千多,现在只要一千多一个月了。每个月还要吃去铁药,平时熙媛很乖,在家里要扫地、拖地、洗碗,很乖,很懂事。”

  熙媛只有9岁,却已经是医院里8年的老病人了。长期吃药、输血,让小熙媛脸上挂着疲惫。但她心里知道,只有坚持,才有机会活下去。

  何熙媛的主治医生何筱解释:“地中海贫血一个是靠输血治疗,要根治的话要做造血干细胞移植,这个费用有点高,大概要20万到30万左右。”

  医生表示,如果不做造血干细胞移植,熙媛的生命只能靠输血和吃药来维持。输血不及时,有可能会危及生命。

  目前,志愿者们已经帮小熙媛筹集到了6000多元的善款,但对于后续治疗和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仍然显得杯车薪水。

  希望大家能伸出援助之手,聚少成多,帮助懂事的小熙媛早日过上正常的生活,像其他孩子一样有个健康快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