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上,公诉人指控犯罪。 法庭上,公诉人指控犯罪。

  检察日报消息,2018年8月8日,吴国峰被押送至江苏常州监狱服刑。他说要不是被害人跟他聊天开导,他会陷得更深,可能得判十年以上。

  出门发泄散郁闷

  去年初,45岁的被告人吴国峰在江苏常州以其所有的白色雪佛兰汽车注册“滴滴出行”顺风车。

  吴国峰业余爱好搓麻打牌,输多赢少,欠一屁股赌债。2018年春节回老家,妻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春节期间阴雨绵绵,七天假日太阳公公没露一天笑脸,吴国峰的心情也是乌云一片。

  2018年2月20日,大年初六,下午,郁闷的吴国峰开车上了高速,半夜11点多到了曾经打工的常州市溧阳地段。他想明天到溧阳繁华街区散散心,于是停车在路边,躺后座上睡了一觉直到天明。

  第二天上午,吴国峰在繁华街区蹭了别人的车,赔300元,兜里没钱了。春节期间他本来关闭了“滴滴出行”软件,现在得挣点钱才是,他打开软件,心想最好能接个这样的单子:女乘客,接客时间是晚上。这样可找个偏僻地方绑架女乘客,逼点银子还赌债,老婆那头就有交代了。

  打定主意后,他猫在车里等待猎物上钩。中午11点多,有女乘客下单了,从溧阳某小区到常州市区某公寓,接客时间是晚8点,他眼疾手快抢下单子。

  夜间上了滴滴车

  下单的女乘客段小露在常州市某大酒店工作,春节上班到大年初三才休假,回老家来不及了,于是到溧阳表姐李珊家小住几日,初八要上班,她准备初七晚饭后回常州。因那个时间已没有公交及大巴,所以预约“滴滴”顺风车。

  中午1点多,吴国峰点击“滴滴出行”软件上的“确认到达”,他生怕这单生意黄了。段小露看到司机已“确认到达”,好生奇怪,以前预约“滴滴出行”有过提前到达的,但没像这位司机竟提前6个小时到达。她怕对方弄错时间,于是拨通他的电话:我约的是晚上8点,怎么这么早你就“确认到达”了?对方道:我知道,正好到朋友这里,就提前来了。

  晚上7时50分左右,段小露提着行李,跟表姐李珊及表姐夫任刚道别。上车后,她接到姐夫任刚的微信:到了报个平安。小露立即回道:嗯嗯!随即打开另一手机听歌。

  吴国峰载着段小露往常州市区方向飞驰,约十分钟后,他没从常州市区方向出口走,而是往另一出口,即他事先踩点的方向驶去。段小露认识路,感觉不对劲:你是不是还要接人?吴国峰道:嗯,耽误不了几分钟。说话时车已拐进一个无人居住的新建小区。段小露透过车窗只见四周一片漆黑,她一阵恐惧,吴国峰熟门熟路地将车停在一敞开的车库内。

  吴国峰下车打开后车门,段小露哆哆嗦嗦:大哥,你不是要绑架我吧?吴国峰恶狠狠道:对,就是要绑架你!他一个猛扑按住段小露,拿了事先准备的胶布欲捆绑她的手脚。

  段小露说,你绑架我无非是要向我家人要钱,那我得打电话给家人要钱。吴国峰说,你打吧,要30万元,想活的话就别报警!段小露拨通任刚电话,带着哭腔道:老公,我被人绑架了,人家要30万元呢,咱们农村出来打工的,哪来这么些钱呐,这可咋整啊,呜呜……老公,千万别报警啊,呜呜……

  吴国峰一把抢过手机,段小露急中生智抓起后座上听歌的另一手机迅速发了定位给任刚。吴国峰又夺过手机,将两个手机都关机,并用胶布捆住段小露双腿双臂。黑暗中段小露见吴国峰腰间寒光一闪,是把尖刀。她不敢再挣扎,央求道:别堵我嘴,堵了嘴透不过气来,要死的。

  吴国峰瞥了一眼瑟瑟发抖的段小露,没堵她嘴。吴国峰一踩油门出了车库,段小露道:开走了我家人送钱来咋办啊?吴国峰道:你发了定位,这地方不能交易。段小露说:我家真不是有钱人,真拿不出这么多钱。吴国峰道:这个我不管,偷也好借也好,去银行取也好,今晚必须把30万元给我拿来!

  乘客上演苦情戏

  吴国峰漫无目的地向前开,后座上被捆绑住手脚的段小露继续演苦情戏:大哥,我和老公是半路夫妻,他有个10岁的儿子,你说我老公是拿30万元给他儿子将来娶媳妇呢,还是来赎我这个人呐?吴国峰道:那你就不该打电话给你老公。段小露哭道:不打给他打给谁呀?我从东北农村跑出来的,家里有个弟弟,爸妈逼我嫁人,好拿彩礼给我弟娶媳妇,我就跑出来了,要是打给家里,我爸妈一分钱不拿不说,铁定还得报警去。

  听完这段话,吴国峰不再做声,白色轿车如同幽灵般在黑夜里穿行,车速逐渐慢了下来,段小露继续入戏:大哥,你看看我,浑身上下哪有值钱的东西,带个戒指都是假的,我那俩手机都是几百元的,哪像有钱人啊?

  吴国峰沉默不语。的确,她住的小区是普通百姓住的地方,她那身连衣裙一瞧就是廉价的地摊货,确实不像有钱人。吴国峰道:要是把你放了,你会报警吗?段小露说,你放了我,我干吗要报警啊,我不想死,我还没生娃呢。你要是放了我,就是给我一个活路,再说你家里也有老人孩子吧,放了我,也是给你全家老小一个活路啊。吴国峰道:那就把你放路边,你要不想死,就叫你老公别报警。

  吴国峰停车,用刀割断捆绑段小露的胶布,俩手机还给她,令她删除“滴滴出行”信息。段小露立即删除掉信息,拿包下了车,吴国峰发动车子逃离现场。

  “滴滴”司机获刑六年

  气温降到零度以下,寒风里的段小露见白车开远了,这才颤抖着手发定位给李珊。约莫一刻钟后,李珊、任刚赶到了。

  接到任刚夫妻报警的110指挥台指令辖区派出所紧急出警,根据“滴滴出行”软件查询到吴国峰真实信息,次日中午在江苏省泗阳县将犯罪嫌疑人吴国峰抓获归案。

  经溧阳市检察院提起公诉,2018年4月19日,溧阳市法院开庭审理,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属于犯罪中止,应当减轻处罚。公诉人钱鹏控辩道:被告人事先踩点预谋绑架,捆绑被害人手脚,语言威胁恐吓,勒索30万元,后因无法索要到钱财才放走被害人,属犯罪既遂,不构成犯罪中止。鉴于被告人犯罪既遂后将被害人释放,未造成被害人身体伤害,归案后具有坦白情节,可以从轻处罚。

  2018年6月9日,溧阳市法院一审判处吴国峰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

  检察官提醒,“滴滴出行”虽方便,但应尽量避免夜间单独出行,如果夜间出行必须结伴而行,避免路程过长发生危险,其间与亲朋好友保持联系,遇紧急情况不能慌乱,斗智斗勇,方能化险为夷。

  (除被告人外均为化名)

  原标题:“滴滴”司机事先踩点预谋绑架,捆绑被害人手脚,威胁恐吓勒索30万元;被害人机智周旋,通过与对方聊天化险为夷——女乘客顺风车上躲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