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YY直播平台上看到,在礼物专区,礼物售价最低的是么么哒、棒棒糖等,每个0.1元,最高的则是香水、钻戒等,每个19.9元。系统设置的可选数量是1,10,30,66,188,520,1314。“每个数字都传递着暧昧信息:一心一意,十全十美,想你,一切顺利,要抱抱,我爱你,一生一世。”

  积蓄花精光,没钱买奶粉

  孙浩说,主播们年轻漂亮,又会发嗲,听着让人心潮澎湃。“有段时期,一连几晚,我给她们疯狂刷礼物,一张张银行卡的存款就被掏空了。”

  如今,孙浩回头想,他当时之所以沉迷打赏主播,实际是在虚拟世界实现一次次的“土豪梦”,“她那里面的专业术语叫舔你,被主播恭维的感觉,很有成就感。”孙浩说。

  8月初,孙浩的妻子发现家中那张专门给女儿买奶粉和衣物的银行卡内没钱了,质问孙浩时,才得知丈夫把钱用来打赏网络女主播了,夫妻俩大吵一架,陷入“冷战”。沉迷网络打赏仅一个多月,孙浩将家中的7万元积蓄挥霍一空,没钱给女儿买奶粉,女儿上幼儿园的学费还是妻子向娘家人借的。

  借来高利贷,继续去打赏

  家境日益窘迫,孙浩却在网络打赏主播的漩涡中越陷越深。8月初,他偷偷先后在合肥三家贷款公司贷了高利贷,继续沉迷网络打赏主播。他的姐姐方晴(化名)知道这件事后,劝弟弟收手,无果。

  为继续打赏女主播,孙浩一共贷了5万元高利贷,贷款期为3个月。他从马鞍山路一家贷款公司贷了1.6万元,对方最终只放贷了9000块钱,剩余的钱都是利息。本息加起来将近10万元。

  孙浩在还贷首月就无力承担。为尽快“填坑”,他产生了卖房抵债的想法,“妻子跟我说,我敢卖房子,就意味着离婚。”孙浩说,在姐姐的苦劝下,他的房子没卖,这个家算是先保住了。

  方晴说,弟弟位于北城的房子首付30万元,是当初她给弟弟付的。她没有让弟弟、弟媳还款的打算。“这回,弟弟一时糊涂欠了这么多钱,我作为他的亲姐,也得拉他一把。”

  9月19日,方晴告诉记者,经过连日奔波,她已经帮弟弟把拖欠的两家贷款公司的本息还清了,共还了7万多元。眼下,还剩最后一家贷款公司的债务没结清,对方前几天还堵到了弟弟家门口要债。方晴说,弟弟欠下这家公司两万多元债务,作为姐姐,她不得不继续帮弟弟偿还。“我只希望他记住这次教训,以后能跟妻子好好过日子。”

  找直播平台退款遭拒绝

  方晴说,为能挽回部分损失,她也曾联系过YY直播平台,要求退还弟弟当初的打赏金,遭到对方拒绝。记者也拨通了YY直播平台的客服电话,客服人员称,“涉事的网友是成年人,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该网友不存在智力或精神障碍,也不存在胁迫打赏的情况,他给主播打赏的行为,出于个人意愿,对于主播和平台来说是正当收入,因此无法退还费用。”对于YY平台客服人员的回应,孙浩和方晴只能选择接受。

  >>>网友热评

  @2233:没天理,这种人居然还能有老婆,还有个那么好的姐姐

  @天凉好个秋:我怕这位好心姐姐最后还是会被这么个不争气的弟弟拖垮,有些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绮萝星:中国好姐姐

  @大智若愚:虚荣心在作怪!这种人往往在现实生活中存在感很低!

  @月亮宝宝萌萌哒:这种丈夫要被打死~

  图文来源:安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