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钓”小护士”因为好排班

  鼓楼公安分局中央门派出所刑警杨辉承办了此案,并迅速开展了侦查。

  ”经过我们的调查,嫌疑人从2012年开始,用同样的手段在婚恋网站上结识女孩,以恋爱为名,骗取他们为其贷款。谢某自称是公务员,但经过我们查证他只是邻市一名普通职工,因为工作时间比较弹性,两市路途较近,所以他经常来南京,对这些女孩则声称自己被派到外地挂职锻炼,他有过一段婚姻和孩子,目前是离异状态。”

  经过侦查,警方于8月底将谢某抓获归案,通过他的供述,揭开了这个长达5年的婚恋骗局。

  2012年谢某因为工作调动,受到了来自外界的诱惑和刺激,不再甘于自己每个月2500元的工资,开始渴望更奢侈的物质享受。于是便想到了通过婚恋交友网站骗财骗色。”因为婚恋网站不需要实名登记,网站也没办法核实真实身份,职业年龄都是随便填。”

  而谢某其实根本没有好的投资项目,骗取女孩为他贷款只是用以倒卖烟酒,赚点差价,而这根本不足以支付贷款公司的利息和他允诺给女孩的分红。

  ”我帮他算过一笔账,一笔2万的贷款,去掉贷款公司的回扣、手续费和给女孩的分红,他拿到手也就是16000元,分36期,要还到36800元。也就是说他拿这16000元去倒卖烟酒,利润要达到20800元,才能保证还款,而且一分钱不赚,这根本就是个做不下去的生意。”当杨辉询问谢某是否算过这笔账,他表示自己没想那么多,拆东墙补西墙,今宵有酒今宵醉。

  尽管如此,到了2016年,谢某每月已经要还30多笔贷款,他感觉越来越吃力,索性放手一搏,去澳门赌博,奢望能够翻本,结果直到2016年年底,谢某在厦门输掉了180多万。直到2017年5月,他再也偿还不了债务,索性逃跑了。

  而谢某选择的6名受害人中其中有4名都是护士,这其中是否有关联?

  谢某给了警方肯定的答复:”因为我前妻就是护士,所以我对护士的作息时间比较了解,我知道她们要值夜班,工作环境相对比较单纯,我可以根据她们的值班规律排出我的约会表,不会乱。”而其实谢某与每个女孩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也并不多。

  9月21日,谢某因涉嫌诈骗被依法批准逮捕。

  (原标题:又是世纪佳缘!男子同时交往6女子,骗了她们460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