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人物

  瑜峰,1971年生,重庆某婚姻家庭咨询服务中心主任,从事婚姻家庭情感咨询、服务、研究十余年,近年来主要开展外遇行为矫治业务,被媒体称为“中国‘小三’劝退第一人”。

  >>专访背景

  随着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的热映,“小三”、婚姻、家庭,再次成为人们的热聊话题。近日,网络媒体一篇《男子一年劝退上千“小三”一单赚200万》的文章引发读者广泛关注,文章的真实性引发大家质疑。日前,当事人瑜峰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表示,“一年劝退上千‘小三’太夸张了”。

  劝退“小三”

  是理性劝说 不是暴力干预

  华商报:你是如何走上婚姻咨询这条路的?

  瑜峰:我大学学的是心理学专业,对这个专业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和爱好。2003年我获得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2012年,我在重庆开了自己的婚姻咨询公司。

  华商报:公司为何开设“劝退小三”这个业务,初衷是什么?

  瑜峰:最初,公司业务以调解、处理家庭矛盾为主,如夫妻矛盾、婆媳矛盾、父子矛盾等,但随着物质生活的发展,一部分人的欲望多了,道德滑坡了,自我放纵了,导致出现婚外情,传统的婚姻家庭关系不断受到挑战,甚至遭到破坏。越来越多的人找到我求助,希望挽救婚姻,挽救家庭,给孩子一个完整、健康成长的环境,在这种情况下,“婚姻外遇行为矫正”逐渐成为我们的主业,“劝退小三”业务应运而生。

  华商报:你们公司的主业是“婚姻咨询”,从事“小三劝退”工作有无违规、违法之嫌?近几年有没有受到过相关部门的干预?

  瑜峰:我们“劝退小三”的手段不是影视作品中描写的盯梢跟踪,威逼利诱,不择手段,更不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打打杀杀,我们的“劝退”完全是在合法、合情、合理条件下进行的,是理性的劝说,而不是暴力干预,任何违纪、违法、违反道德的事,我们都不会去做。我们的目的是保护婚姻,守护家庭,正因为如此,几年来,我们的业务一直在发展壮大,没有受到外部力量的干预。

  华商报:你们的团队成员主要是什么专业,入职有什么要求?

  瑜峰:我们的团队成员主要是心理咨询师、法学专业人才。入职要求一是要有一定工作经验,二是能化解别人的家庭矛盾,三是态度要认真、真诚,要愿意帮助别人。

  华商报:有没有被你们劝退的“小三”,加入到你们的团队?

  瑜峰:有很多受过我们帮助的女性,表达了想到我们公司工作、帮助其他人的想法。被我们劝退过的“小三”目前还没有人表达这种意愿。

  华商报:有没有因为开展“劝退小三”这项业务染上官司的?

  瑜峰:目前还没有。

  劝退手法多样

  因人因事而异 效果不错

  华商报:劝退的手法有哪些?效果如何?

  瑜峰:在实际工作中,针对不同的对象不同的案例,我们总结了移情法、移位法、厌恶疗法、介入疗法、叙事疗法等不同方法劝退“小三”。比如移情法,就是想办法让当事人不要将感情完全寄托在某个人身上,让感情转移;移位法,就是想办法为当事人换一个工作、生活环境;叙事疗法就是通过讲张三、李四的故事,让当事人了解自己的处境,最终作出自己的选择。由于这些疗法有较强的针对性、可操作性,实践中,取得的效果也很不错。

  华商报:实际工作中,是不是要和客户签定保密协定?

  瑜峰:是的,双方必须签订保密协定。我们要保证客户的隐私不外泄,客户也要保证我们的身份不外露。因为在好多提前设计好的场景中,我们是以当事人“朋友、同事、亲戚”的身份和被劝退人见面、交流的,这种身份的沟通效果往往更好一些。有时,泄露了身份,当事人往往会产生强烈的抵触心理,工作反而不好做。

  每年劝退几十起

  最大一单收入100万元

  华商报:网络报道称你们一年能劝退上千“小三”?

  瑜峰:那些完全是不负责任的报道,纯粹是为了吸引眼球。事实上,我们每年处理的案子,包括协助指导的,也就几十起,劝退上千“小三”太夸张了。

  华商报:劝退“小三”业务收费如何确定,有传言称该业务的门槛是10万元,是这样吗?

  瑜峰:我们的服务收费是根据工作量、难度、工作需要的时间来确定的,如果业务在北京上海等地,有可能10万元是不够的。

  华商报:截至目前,最大的一单收入有多少?网络报道你刚刚签订的单子价值40万加元(合212万元人民币),能透露一下案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