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青岛某公司上班的张霞接到了女儿筱泉的电话。这天是周日,本该在家写作业的女儿一反常态,不停地哭着。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经过反复追问,张霞得到的答案简直如同晴天霹雳:不满14岁的女儿怀孕了!

  回到家,张霞不忍细问,带着女儿匆匆赶到医院。当看到女儿的B超检验结果,她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胎儿已经31周了。

  在张霞的鼓励下,筱泉鼓起勇气,说出了那个名字。他是张霞的同居男友、筱泉的继父,刘庆才。直到现在,张霞才知道,这场罪恶的性侵,已经持续了长达3年之久。

  事情还要从6年前说起。那时,张霞刚和丈夫离婚,带着10岁的女儿筱泉一起生活,母女俩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倒也平静。不久,经人介绍张霞认识了刘庆才,两人很快就同居了。

  2010年,刘庆才和张霞的第一个女儿出生,2011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因为没有结婚,两个孩子都无法落户。为此,张霞多次和刘庆才提过领证的事,但是刘一直推脱,每次都说再等等。

  “两个人结识后,没有领取结婚证,被告人还打过她的父母,并且骗张霞说:人家给我算命,说我命中无子,你给我生了儿子,我一定会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你和儿子。”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检察官隋蔚说。

  被花言巧语迷惑的张霞再也没有提过结婚的事情,她觉得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热热闹闹的也就知足了。然而,罪恶在悄悄酝酿。

  11岁,被“兽父”连续性侵3年!连生理期都不放过!

  2012年,刚满11岁的筱泉读小学五年级了,渐渐有了豆蔻少女的神采。看着像花蕾般绽放的继女,刘庆才心里邪念顿生。3月的一天晚上,张霞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只留下筱泉在自己卧室里写作业,突然,刘庆才推门进来了。

  据筱泉后来的陈述,那令她一生都难以抹去的屈辱一幕,就是在这天夜里发生的。未满11岁的少女无论如何也无法与成年男子抗衡。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狞笑的恶魔就是平日里道貌岸然、嘘寒问暖的父亲……

  筱泉想到了报警。但是,刘庆才恐吓她说:要是敢说出去,就把你和你妈全都撵出去。第二天早晨,刘庆才给了筱泉800元,让她自己买点东西。筱泉也想到过打电话告诉妈妈,可最终还是犹豫了。

  “小孩可能对这种事情还不是很清楚,也担心自己说出来会影响母亲的婚姻,因此就没有告诉母亲。”隋蔚说。

  一个星期后,趁张霞不在家,刘庆才不顾筱泉正在生理期,再一次性侵了她。

  “张霞和被告人都是搞工程的,整天忙于工作,平时的关注点也多是在她和被告人所生的儿女身上。被告人经常利用工程把张霞支出去,当这个小女孩自己单独在家的时候,被告人就趁机对她进行性侵。”隋蔚说。

  在随后的3年里,刘庆才几乎每周都会性侵筱泉,而筱泉却在恐惧与羞耻中选择了沉默。

  直到2014年12月,筱泉感觉到肚子里有东西踢她,联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来例假,她突然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走投无路的筱泉只好求助于刘庆才。而刘庆才却一拖再拖,甚至避而不见。直到2015年3月15日,筱泉突然接到刘庆才的电话,让她打车去一家医院,并给了7000元让她自己去做流产。

  丑恶嘴脸!这个继父竟然从未离过婚……

  再三犹豫后,筱泉回家了,她给妈妈打了电话。得知真相的张霞泣不成声,她马上带着筱泉去报警。

  随着案件的侦查,刘庆才的真实情况浮出水面。也是直到这时,张霞才得知这个与她同床共枕6年之久的人的真实面目。原来,刘庆才不仅结过婚,而且根本没有与妻子离婚。这也正是他一直不同意与张霞领结婚证的真正原因。

  “被告人是结过婚的。因为经常在外面干工程,所以他和妻子不是长期在一起。他和被害人的母亲也不是天天在一起,因此两边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隋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