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重庆|资讯|城市|购物|旅游|汽车|健康|微博|读图|视频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重庆

新浪重庆> 新闻>综合资讯>正文

她选择妥协隐忍

来源:京华时报2012年12月3日 10:49【评论0条】字号:T|T

  消失的举报人

  纪检委的调查进度缓慢,是因为难联系上举报人,王德春称她暂时不会踏上双城的土地,“在那里我抬不起头来,我更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举报人王德春,同样陷入巨大的压力和恐慌中。

  11月23日下午,她坐在南方城市的一间小宾馆里,注册了微博名“王流浪2012”,编辑好了一条举报微博。她在电脑前犹豫再三,最终点击了微博“发布”键。她眼瞅着,转发次数噌噌地往上蹿,仅半个小时,转发已上千条。

  那个晚上,她彻夜难眠,心跳很快,双指发颤,不停点击不时蹦出来的评论。让她欣慰的是,“百分之九十是支持的”。

  第二天上午,转发已有上万条,她的名字开始出现在一些媒体的显著位置,王德春有些“心口发慌,事态发展超乎了想象”。

  “纪检委应该会调查了。”王德春觉得自己目的已达到,不想再扩展此事,遂将微博全部删除。很快她就后悔了,她“没有收到来自纪检委的消息”。11月24日晚上8点多,被删除的微博再次恢复。王德春在微博上表示,媒体可以给她私信,她会主动联系。但无人得到过她的回音,拨打她微博上公布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

  市宣传部门一再表示,目前纪检委的调查进度缓慢,是因为难联系上举报人,“现在调查的,都是她举报中提及的其他事件,关于她和孙德江的关系问题,如果当事人不回来提供线索,我们如何追查?我们希望她尽快回来配合调查”。

  面对政府部门的召唤,王德春称她暂时不会踏上双城的土地,“在那里我抬不起头来,我更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不正常的关系

  孙与尚有醉意的她发生关系后,让她听了一段录音,说如果她拒绝他,就要将发生关系时的录音公开,在双城搞臭她。

  王德春没有消失,她躲在南方一个城市一间小小的宾馆内,日日盯着电脑的屏幕,关注着自己的命运,处在极端的惶恐中,

  她猜测每个和她联系的人的身份,她怕自己受到人身威胁,三天换了三个号码两部手机,以躲避她担心的“定位和锁定”。

  网友对王德春持续关注着,这个事件涵盖太多吸引人眼球的因素,在雷政富事件的余震波及下,网友们希望看到“情人反腐”的又一次胜利。

  王德春说,雷政富事件的确给了她很大的勇气,“但一个女人,如果不是身处绝境,是决然不会把自己推到这种风口浪尖上的。”11月26日,记者在一家咖啡店里与王德春见面,曾是美女主播的她,此时面色发黄,“我这两天已被折磨得精疲力竭”。

  这个42岁的女人,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开始回述“那段潜藏在心底,从未和任何人透露过的隐痛岁月”:1996年左右,处在人生巅峰期的她,在一次采访中认识了担任双城啤酒厂厂长的孙德江。此后,他用各种方式接近她。

  “他表现得很含蓄,比如请我吃饭,他就会叫上很多人作陪,消除我的戒备。”王德春称,她当时的丈夫是一位法律工作者,孙就聘请他当法律顾问,“以此来了解我的行踪”。

  王德春回忆第一次与孙发生关系,是在一次饭局后。孙先将所有人送回家,最后将尚有醉意的她拉到偏僻地方,在车内发生了关系,“记得很清楚,是一辆蓝色桑塔纳,当时我意识模糊,反抗很久无果”。

  清醒后王德春惶惑不安,向孙提出不要再发生这种关系,“孙拿出一个录音机,播放了一段我和他发生关系时的录音,他说要是我拒绝,他就要将这段录音公开,在双城搞臭我”。

  举报材料中提到一个重要细节:已有7个月身孕的王德春,被孙德江强行发生性关系。

  举报材料中提到的一个重要细节,被网友称之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王德春回溯在1999年的冬天,她已有7个月身孕,一天晚上8点钟左右,门禁铃声大作,接听后那头传来孙的声音,让她开门。

  “当晚我丈夫不在家,他就一直按门禁铃,我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每次响都惊得心头猛跳,最后害怕得将门铃电池都抠掉了。”王德春说,铃声不响了,她在沙发上发抖,她希望孙已经离开,却传来“砰砰”的砸门声,“惊得我跳了起来,他喊着让我开门,说要把一些事情和我说清楚,我怕邻居听到,就打开了门。他冲进来,直接把我往卧室推,我边哭边挣扎,求他看在孩子的分上放过我,我说现在孩子的父亲都不会碰我,他不为所动。”事后,王德春说他还责怪她忘恩负义,“我气得浑身发抖,将烟灰缸砸到地上摔得粉碎”。

  第二年春天,王德春产下一女,“因长期处在焦虑中,我得了产前妊高症,在医院抢救了几天才脱离危险,孩子也差点夭折”。

  选择妥协隐忍

  “对于那时的我来说,面子和名誉比什么都重要,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王德春说,没有人会懂得,她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看重。

  王德春称在此期间,她不止一次求孙放手,她也曾托双城电视台一位台长代为转告孙,声称自己已信佛皈依,“不淫乱”,但均被拒。

  王德春形容孙德江时,用得最多的词是“蛮横”“霸道”“暴躁”,但在一些政府官员眼中,他“实在是个能干的人”,因为他能“摆平政府部门看起来最棘手的上访事件”。

  据知情人透露,孙德江曾经只是一个啤酒厂的搬运工,因做事干净利落,受到上级的重视提拔,一步步接近了双城市工业部门的核心,最终成了工业总公司的总经理。

  因离哈尔滨近,双城市曾是哈尔滨的卫星城,很多国企搬到这里。国企改制以后,出现了大量下岗工人,成立双城工业总公司就是为了处理这些工人的安置和善后问题,并负责双城市的招商引资工作。

  一政府官员透露,老国企的工人经常会集体上访,曾出现过围堵政府部门等过激事件,每次都是孙德江出面处理,把上访事件平息下来,“这个工作,一般人真干不了”。

  而那时的王德春,在双城如日中天。当时老百姓可收看的电视频道极少,她主持双城电视台一档很热的新闻栏目,频频出现在电视荧屏上。

  “双城大部分人都认识她,走到大街上大家都对她打招呼”,当地一位媒体人回忆称,当时相貌出众的王德春凭着扎实功底和敬业精神,在主持界首屈一指,也被“当地的老爷们偷偷称为双城第一美女”。

  “对于那时的我来说,面子和名誉比什么都重要,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王德春说,没有人会懂得,她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看重。

  “我付出了常人百倍的努力,才有所成就,我不想功亏一篑。”王德春选择了隐忍,她一再地妥协。

  王德春的父母懂。

  11月29日中午,王德春父母在客厅里,含着泪整理女儿的东西。34本红红绿绿的荣誉证书,整齐地码放在茶几上。

  王德春的母亲王加荣说,这些证书,证明着女儿曾有的优秀和辉煌,尽管她现在,处在烈火深渊之中。

  王加荣已是63岁两鬓斑白的老人,女儿的事情在网上传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她才从亲属口中得知。作为一个母亲,她的心疼和心酸无人可知:“很多人,只是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笑话。我看到的,全是这个孩子的血泪。”

  父母眼中,王德春倔强、特别争强好胜。成为一位播音主持人的梦想,很小就扎根在她的心中。

  小学一年级开始,王德春年年担任班长,学习成绩名列第一。初中二年级,声音条件得天独厚的她就开始痴迷于播音主持。

  父亲给她买了一台小收录机,小德春每天用它录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抱在怀里反复地听,跟读,直到和电视上发音一样标准。

  好强的她曾报考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却在最后一轮面试被淘汰,成为她毕生难圆的梦。

  她自考了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后留在双城电视台,成了一位主持人和出镜记者。

  “我付出了常人百倍的努力,才有所成就,我不想功亏一篑。”王德春选择了隐忍,她一再地妥协,“这份忍,给我带来了更大的痛”。2005年7月,王德春与丈夫离婚,女儿判给父亲。她说,前夫当时没有说离婚原因,“很多年后我和他坦白了与孙的事情,他才承认当年确是因为这个原因离婚”。

  王德春的一位好友称,那些岁月,王德春一直郁郁寡欢,难展笑颜,多次询问她为何所困,王德春都欲言又止。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重庆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会员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