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琅对孩子们的训练进行指导△饶琅对孩子们的训练进行指导
△饶琅在赛场上打分△饶琅在赛场上打分

  人民网-重庆频道消息,4月11日,刚完成世界杯暨亚运会选拔赛裁判工作的饶琅回到重庆,包还没放下,她又要飞往加拿大,担任世界跳水系列赛的国际级裁判。

  10年来,她一直是“奥运跳水赛场上唯一的中国裁判”,但面对镜头,她强调“我是重庆跳水队的教练”,目前最大的心愿是“让更多重庆孩子喜欢上跳水运动”;针对FINA世界跳水大会日前修改的众多规则,她则站在技术层面为我们作出了一系列解答……

△正在进行跳水训练的孩子△正在进行跳水训练的孩子

  2000年梦断悉尼

  归来时,她成了一名儿童跳水教练

  阳光照进春天里的重庆大田湾体育场,42岁的饶琅正在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重庆跳水馆里指导小队员。远处的跳板上,一个12岁的小女孩走板、起跳、入水,水花在阳光下泛起一轮“彩虹”。

  “彩虹”深处,饶琅似乎看到了自己12岁时的影子。

  1990年,中国跳水“梦之队”开始初显锋芒,12岁的饶琅顺利入选国家队,很快,她拿下了世界大学生跳水比赛冠军。这段时间里,伏明霞是她的室友,田亮则是她的师弟。

  1998年,澳大利亚,饶琅第一次站在了世锦赛的舞台上。她与队友一起勇夺女子双人板银牌。人们翻看当时的照片,领奖台上的饶琅颜值爆表,在她灿烂的笑容里除了朝气,还有那种最纯真的对胜利的渴望。

  2000年,悉尼奥运会,这位“跳水女神”却遗憾地与跳板渐行渐远。更让人想不到的是,1998年的那块银牌竟是她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战。因为伤病,饶琅退出了国家队,最后只能含泪告别挚爱的跳板,让跳水生涯永恒定格在了帕斯的海风中。“退役那天,我躲在房间里哭了很久。”

  虽然回家带着遗憾与惆怅,但退役后的饶琅并未告别跳水界。2001年,她成为了重庆跳水队的教练,当她第一次看到那群灵气十足的小队员时,顿时有一种释然感,“这些孩子让我记起自己背起行囊时的样子”。

  历经蛰伏后的饶琅开始把希望寄托在了这些孩子身上,她踌躇满志。

  “肚子收起来,腿拉直……”开着暖气的跳水馆有些闷热,嗓子都要喊痛,但饶琅经常忘记喝水,虽然水杯就放在她伸手就能拿到的桌子上。教练场上的饶琅有自己独特的训练方式和原则:有队员动作没到位,她手一挥孩子就自觉过来了,饶琅就自己示范给他们看;每天6个小时的泳池训练时间里,小队员平均要完成一百多次入水,她眼睛始终盯着小家伙们一刻也不放松。

△饶琅正在指导孩子训练△饶琅正在指导孩子训练

  无微不至

  孩子们说她像妈妈

  国内跳水运动员选拔淘汰率非常高,面对极为激烈的竞争,饶琅在2001到2018这17年时间里,仍然带队培养了许多优秀新苗,并向专业队和全运队输送了数十位优秀队员。

  在她的从教时光里,从田亮到施廷懋,重庆跳水队的荣誉榜上也在不断增添着她的师弟师妹的名字,大家不断用一块块奖牌证明着“重庆人的体质真的适合练跳水”这一说法。

  现今饶琅带的这支训练队伍里,年纪最小的只有5岁,最大的12岁。孩子们上午和晚上上课,下午在馆里训练。作为教练,饶琅除了负责训练,也随时关注着他们的饮食起居。“娃娃小,爸爸妈妈把他们交到你手里,就是信任你,那就不能辜负这种信任。”

  哪个娃娃睡觉睡晚了,哪个娃娃上课不认真,饶琅心中都会记得。外出集训,孩子们衣服没地方洗,饶琅就抱回衣服在房间里洗;每天训练结束,小朋友总会守在她的柜子前,他们知道饶教练会给他们带椰子酥这些零食……

  “有一次过生日,娃娃些突然拿了一个大盒子说是礼物,我一看里面全是手折的动物、自己画的贺卡……还有娃娃写了一封信,最后一句说‘饶教练像妈妈’,看到这里我都差点流泪了。”

△饶琅在裁判席上△饶琅在裁判席上

  十年来

  她是奥运跳水裁判里的“中国唯一”

  在当教练的忙碌工作中,饶琅也没有放弃继续学习的欲望。凭借丰富的专业知识,2003年,饶琅轻松通过了国家级裁判资格考试,随后又接连克服英语考试难关,被国际泳联破格提升为国际级跳水裁判员。

  “国际比赛以及所有的会议都使用英语,裁判培训、规则考试也都要用英语,就连每年在网上的裁判规则测试题也都是全英文的。”饶琅说,自己英语受益于1998年--2000年期间在美国学习的那段时间,对交流、国际礼仪都有所了解。“很感谢当时的自己没放弃学习。”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饶琅成为奥运会赛场上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跳水裁判。因为其优异的表现和公正的判罚,2012的伦敦奥运会和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饶琅也都受邀前往执法,她也是中国唯一一个连续三届参加奥运会的跳水国际裁判。

  从运动员转型做裁判,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像饶琅一样走上这条路。比如在今年三月的世界跳水系列赛上,跳水名将陈若琳就坐上了裁判席,在国际泳联的裁判培训中,也出现了郭晶晶、吴敏霞、李娜等名将身影。不过,尽管“竞争”如此激烈,但十年来,饶琅依然是奥运跳水裁判里的“中国唯一”。

  “尽管当运动员时未能站在奥运赛场上,这个奥运梦却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饶琅说她感到很幸运,“有时候安静下来,我会试着回忆当年站在跳台上的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当年的样子。但我确定我是热爱跳水的,还会陪伴跳水很久,与当年相比,我尽管是另一种姿态了,却有同样的情怀。”

△位于大田湾体育场的重庆跳水馆△位于大田湾体育场的重庆跳水馆

  希望孩子们站得更高

  泳联新规,全球运动员一视同仁

  今年年初,第四届FINA世界跳水大会在重庆举行,跳水比赛规则上出现了一系列变化,对两次起跳、抱腿等动作要求更严,饶琅也迅速将这一细节落实在训练上:“对危险动作打分上要求更严。我们训练的时候当然也要根据规则严格要求。”身为一名裁判,饶琅也关注着这些规则变化对中国队员的影响,“全球的运动员都得面对这些问题,所以对大家都是一视同仁,我们的队员也一定能很快适应。”

  在这次的世界杯暨亚运会选拔赛上,施廷懋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同为重庆跳水队的一员,大家对施廷懋的关注也会更多,饶琅介绍:“施廷懋在奥运会结束后,有一个调整的周期,伤病的恢复需要一个过程,之前她的状态不是特别好。但这次选拔,是第二站了,她的表现比第一站好很多了,恢复状况还是不错的。在中国女子跳板里面,她的水平还是比较高的,有比较不错的入水,和自己的动作风格。”

  “当裁判要去欣赏选手们的表现,好的坏的都要接受,但是做教练则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抠得很细。总的来说压力还是很大,毕竟你的一个决定,可能影响一个人的未来。”走出跳水馆,恰好有小孩在场外踢足球,看似文静的饶琅突然冲过去抢下球,一个人球分过,动作依然少年。“当时在体工队时,跟隔壁全兴队的老大哥们学过几脚,偶尔还在踢,现在踢球和跑步成了我的减压方式。”

  多年的训练养成了饶琅独立坚毅的性格,教练工作有严肃的时候,但饶琅内心也细腻丰富,单身的她也有对爱情的憧憬。背双肩包坐地铁,偶尔被人认出她会回以微笑,搬家这种粗重活她一个人也能对付。生活中,看书是她排遣压力的常用方法,“很喜欢看悬疑小说,这些书可以让我换一种思维方式。”每逢去国外需要长途飞行时,她最不能缺少的也是书和电影,飞行的时间就这样成为了“暂时放松期”。

  谈及未来,饶琅的想法则很朴实:“不管是当教练还是当裁判,站在赛场边,我不仅代表了重庆,更代表了中国,内心始终保持这一份激昂的荣誉感。要说奋斗目标的话,那就是通过努力能让更多人喜欢跳水,参与到跳水中来,也希望我的这些孩子,未来比我站得更高,实现我未完成的奥运金牌梦。”

  原标题:她是昔日跳水女神 如今专注于见证冠军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