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台“魔性”的保时捷卡宴车,跟法院执行法官“躲猫猫”,辗转重庆、广东、深圳、云南昆明、云南文山多地,保守估计“躲”了上万公里。

  2月9日,执行法官一阵“奔袭”,将其查扣,在查扣返回的途中,该车又被实际使用人谢某远程操控,在高速路上停了下来,让人捏了一把冷汗。

  保时捷“躲猫猫”躲了上万公里

  2014年,周某购买了这台保时捷卡宴车,从重庆江北区某银行贷款,按月还款。直到2018年底,周某再也不能如期还款,才导致了诉讼的发生。

  2019年,银行诉至法院,要求周某偿还未支付款项,法院依法进行了判决。2020年,本案进入了执行程序,法院的相关文书显示,周某需支付近60万元,其中本金近33万,还有利息违约金等。

  蹊跷的是,进入了执行程序后,这台车就开始跟法官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

  江北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马作明介绍,他介入此案时,这台车还在重庆,几天后就跑到了深圳。正当他准备前往深圳扣车时,该车又被开到了云南昆明。

  “据我们了解,该车被周某抵押给了他人,此后又进行了多次抵押。几乎都是非法抵押,并未签下文书。”马作明表示,车辆作为可移动的资产,给他们的执行带来了难度。

  2021年1月中旬,得知该车现身昆明后,马作明动身前往昆明,准备查扣。“我们与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进行了联动,掌握了该车在昆明郊区的信息。”

  这一次,这台车又躲起了猫猫。

  执行法官赶到的时候,这台车又溜到了几百公里外的云南文山。马作明请示了法院,鉴于疫情防控等特殊情况,只得暂且作罢。

  保守估计,这台车“躲猫猫”跑了有上万公里,辗转三个省、多座城市。

  保时捷高速上被远程操控停车

  就在执法法官积极准备,准备再赴云南查扣时,事情发展超出预计。

  2月9日上午,法官接到申请人(银行)反馈:基本确定,该车现身重庆铜梁。不知不觉间,它从几千公里以外,来到了距离法院很近的地方,一个多小时车程。

  执行法官马作明立即带领执行团队出发,在铜梁区人民法院的大力协助下,找到了这台车,找到时该车正在做保养。

  驾驶员表示,这台车是谢某给自己开的,对于该车涉及的债务和纠纷,自己并不清楚。法官对车辆依法进行了暂扣,将其开回江北法院。

  返回途中,再次发生惊险一幕:在高速路上走着走着,这台保时捷卡宴越开越慢,最后在高速路上停了下来。

  马作明描述事发一幕,称着实为自己和同事们捏了一把冷汗。“高速路上车流量大,车速也快。幸好,我们看到了监守在路旁的高速执法人员,向他们求助,由执法车监护,停在了应急车道上。”

  不一会儿,该车的实际使用人谢某驾车赶到。原来,谢某通过手机软件对这台车进行了远程操控,让其慢慢停车。

  面对法官,谢某起初的态度不好,他扬言:“没得我,你们哪个都开不走这台车。”谢某表示,有人差了自己七十多万,抵押了这台车,自己也要维护自身的权益。

  “你要保护自己的债权,这是你的合法权益。但是维权要采取合法手段,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这台车本身就是非法抵押,你再非法锁车,将涉嫌阻碍法院执行,妨碍我们执行公务。”执行法官对谢某进行了普法、释法,并正告他必须配合法院执行。

  慑于法律权威,谢某的态度来了个180度转变,他对涉案保时捷进行了解锁操作,对自己的行为也表示歉意和后悔。

  一波三折的是,此后在返回法院的路上,法院执法车辆还爆了一次胎。马作明感慨:“无论过程有多少波折,幸运的是,我们最终完成了查扣,维护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据悉,目前涉案保时捷车辆已被法院依法查封,将按照法律程序依法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