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处理△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处理

  乘客郑先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趟赶飞机之旅会这样延误:被多次转手、一直等人、道路临时施工。当他向黑车要求赔偿时,却被对方要求付双倍车费,让他很是无语。

  1月13日凌晨一点,轨道交通支队一大队接到东航站区派出所来电,称在T3航站楼加油站附近,有乘客因乘坐疑似非法营运车辆导致误机而报警。

  执法人员立即驱车赶往现场,将乘客及驾驶员带回大队勤务室进行调查询问。

  坐黑车遇上一串事儿 终究是错过了航班

  宜宾乘客郑先生是1月12日晚上11点的飞机从重庆前往杭州,由于之前在宜宾坐过黑车到重庆,感觉服务还行,车费150元也算公道。

  于是当天下午郑先生再次联系上熟悉的黑车驾驶员,表示自己要前往重庆江北机场坐飞机。驾驶员满口答应,并跟郑先生约好,17点到郑先生指定的地点接他。

  到了约定时间,郑先生上车后发现,接自己的驾驶员并不是先前联系的那位,而且这个驾驶员还告诉郑先生,他临时有事去不了,现在将他拉到宜宾高铁站交给其朋友王某,由王某送郑先生到重庆江北机场,并且口口声声地保证肯定能够赶上当天的飞机。

  郑先生虽然心有不快,但想到时间还早,误不了机,也就没有提出异议。

  大约半小时后,郑先生在宜宾高铁站被转到了王某驾驶的小轿车上,当时上车的时候只有郑先生一名乘客。

  这时,王某明确地告诉他,自己还要到其他地方接人。郑先生也告诉王某自己晚上11点要坐飞机,王某看看时间说来得及。

  就这样,王某拉着郑先生开始在宜宾境内打转转,先去南溪县接了一名乘客后又回到高铁站等人。郑先生不断催促,王某才很不情愿地放弃了最后一个空位,搭载三名乘客开上了重庆方向的高速。

  很不凑巧的是,当天高速路有临时施工的地方,车行比较缓慢。等车上的另外两名乘客分别到目的地下车后,王某才将郑先生拉到了江北机场T3航站楼加油站附近。但是那时已经是23点30分了,郑先生的航班早已起飞。

  他要求司机赔偿 司机威胁称要把他拉回原地

  郑先生十分气愤,拒绝支付车费,并要求驾驶员王某赔偿他的误机费用,但王某却威胁郑先生如果不给他车费钱,他就要把郑先生拉回宜宾去,让他支付双倍的车费,共计300元。

  两人争执不下,于是郑先生报了警。王某见状弃车离开了现场。

  半小时后,王某返回T3航站楼加油站查看情况,被等在此处的派出所民警和交通执法人员逮个正着。

  很快王某就交代了自己从事非法营运的事实,但他心里也觉得很“冤枉”,为了让郑先生赶上飞机,自己少拉一个人就出发,航班延误是因为高速路堵车,跟自己没有关系,而到了目的地的郑先生居然还想赖掉自己的车费,所以开始自己不让他下车。

  另外一边的郑先生也是后悔不已,因为轻信选择了乘坐非法营运的车辆导致误机。

  执法人员帮郑先生联系了机场附近的宾馆,只有耽误一晚再订13日最早的一班飞机前往杭州。郑先生也向执法人员表示自己花钱买了大教训,今后再也不乘坐这种没有保障的组合车了。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张旭 通讯员 张晓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