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同志,我女儿被人拐骗了。她还小还在读书,请你们帮我找找我女儿呀……”元旦第二天早上8点过,一个110报警电话使高新区公安分局含谷派出所值班室变得忙碌起来。由于报警人情绪非常激动,表述又很模糊,值班民警一时没听明白。民警一边安抚报警人的情绪,一边引导他慢慢叙述具体情况。经过询问,事情逐渐明朗起来……

△小玲家人到派出所报警。△小玲家人到派出所报警。

  抖音遇“真爱” “网恋奔现”被责打

  1月1日下午,家住含谷镇的秦先生下班回家途中时,意外撞见自己的大女儿小玲和一个年轻男子正在牵手逛街。由于女儿还尚在念中学,一见此景,秦先生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前去将两人扯开,径直将小玲拎回了家。

  到家后,在秦先生的质问下,小玲坦白和她逛街的男子姓黄,是她在抖音上认识的男朋友,这次是特地从河北过来看她的。

  秦先生一听二人竟是“网恋奔现”,更是火冒三丈,将小玲责打一顿,警告其不准再与那个男子见面。随后,2日一早起床,秦先生不见小玲踪影,遂询问自己的小女儿,小女儿说姐姐半夜去了那个黄姓男子所在的旅馆,秦先生立马追到旅馆找人,却从旅馆老板处得知二人一早就退房离开了。

  秦先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于是赶紧报了警。

  恋爱受阻 两人相约“为爱私奔”

  初步了解事情原委后,值班民警立即将该情况向派出所领导和分局进行汇报。因为小玲年龄尚小,又是网恋,担心发生意外情况,高新警方立即展开立案调查,一面安排民警前往黄姓男子所在旅馆周边走访调查、调取监控,一面开展网上巡查以获取更多有效线索。

  在警方调查下,事情脉络很快浮现出来。原来该黄姓男子从河北过来后一直住在该旅馆住宿,1月1日两人“恋情”被秦先生撞破后,便在电话里约好一起私奔。

  1月2日凌晨4时许,小玲悄悄收拾行李离家,到旅馆与“男友”会合后,两人于凌晨6时许退房离开。

  6小时400公里 民警辗转三地寻其下落

  由于小玲离家出走时未带手机和身份证,民警无法直接与小玲取得联系。经初步调查,仅仅获得了黄姓男子购买了去四川南部县的汽车票这一线索,但两人是否在一起,现在是否还在南部县,在南部县的具体位置并不清楚。

  花季少女和初次见面的网友私奔外地,随时都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家长忧心如焚。

  高新警方综合考虑后,决定先安排民警去到南部,抵达后再根据线索做下一步打算。2日下午4时许,含谷派出所办案民警刘征坤和朱聪驾车先行前往南部县。晚上7时许,民警抵达南部后却得知小玲二人并不在此,通过后台研判明确二人应该在仪陇县,又迅速从南部赶往仪陇。一路上,刘征坤和朱聪多次电话、微信联系到黄姓男子,确定了小玲确实跟他在一起。晚上8时许,民警抵达仪陇县城。但黄姓男子称小玲情绪低落,不愿意见其父母,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具体位置。

△民警通过微信与小玲取得联系。△民警通过微信与小玲取得联系。

  民警在电话中对小玲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打消了小玲的思想顾虑,同意和民警见面并发来其定位。晚上10时许,在仪陇三蛟镇胡家湾民警终于见到了小玲,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黄某在其舅舅的陪同下接受民警询问。 △黄某在其舅舅的陪同下接受民警询问。

  深夜护送返渝 民警助其一家团圆

  在找到小玲后,民警将二人带至三蛟镇派出所。

  3日凌晨1时许,小玲的父亲秦先生闻讯赶来,看到女儿安好无恙,他含泪紧紧握住民警的手,激动和感谢之情一时无以言表。

△在异地派出所,民警将女儿小玲交给秦先生。△在异地派出所,民警将女儿小玲交给秦先生。

  民警对黄姓男子和小玲进行了法制教育,二人都认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当之处,特别是小玲,对自己离家出走的行为表示十分后悔,不仅让家人担心,更动用警力来寻找自己。同时,民警也告知小玲的父亲教育孩子要讲究方式方法,对青春期的孩子不要单纯依靠训斥和责打,要以教育疏导为主,引导其树立的恋爱观。秦先生表示,会反思自己的教育方法,多和女儿沟通交流,妥善处理孩子的早恋问题。此时已是午夜时分,但秦先生表示其妻子正在家中焦急等待,想尽快返回重庆,民警随后连夜护送其一家返渝。

  1月3日凌晨5时许,在经过12小时连夜奔袭800公里后,民警刘征坤和朱聪终于返回了含谷派出所。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曲鸿瑞

  民警通过微信与小玲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