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小枫给母亲洗脸汪小枫给母亲洗脸

  两度辞职回家照顾患癌母亲的举动,让重庆丰都小伙汪小枫被当地人称赞为孝子。

  生于1994年的汪小枫,是丰都县江池镇人。2015年,在北京劳动关系学院就读大专的他进入毕业实习期,此间其母亲被确诊为鼻癌晚期。听闻消息后,他辞职回到重庆。

  为了方便照顾母亲治病,汪小枫之后在重庆找了一份时间相对自由的工作。由于母亲经受不住化疗,汪小枫和家人只好将其接回江池镇卫生院疗养。2018年2月,汪小枫再度辞职回乡专心照顾母亲,不幸的是,他的母亲在今年春节前去世。

  对于自己两度辞职照顾母亲的做法,汪小枫于2月26日告诉澎湃新闻,“人生总有一些重要的事需要自己去做,对于当时的我来讲,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我妈。”

  “我是家里独子,只能担起责任”

  澎湃新闻:当你听到母亲患病的消息时,第一想法是什么?

  汪小枫:当时一听到癌症两个字,就知道情况不太好,第一想法就是一定要好好照顾她,陪着她,尽全力让她康复,让她开心一点。

  澎湃新闻:考虑了多久决定辞职照顾母亲?这是和父亲商量的结果,还是自己主动提出的想法?

  汪小枫:得知病情后,也没考虑多久,我是家里独子,只能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辞职是我自己提出来的想法,父亲也因为现在这个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就只能支持我的决定了。

  澎湃新闻:为什么会放弃工作来照顾母亲?不害怕影响自己的前途吗?

  汪小枫:父亲由于身体不好,三高,担心父亲在照顾母亲的时候会拖垮身体,这样身为儿子的我会后悔一辈子。人生总有一些重要的事需要自己去做,对当时的我来讲,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我妈,所以也没什么好犹豫和纠结的。

  澎湃新闻:同龄人大多还在依靠家庭,你却不得不挑起家庭的重担,觉得累吗?

  汪小枫:不累啊,应该的嘛,从来没有想过要抱怨或者什么,可能是因为我比较乐观吧。我觉得这就是每个人应该做的,没什么好抱怨的。

  “全部的生活重心就是照顾我妈”

  澎湃新闻:在重庆照顾母亲期间,还要同时兼顾工作,那个时候压力大吗?

  汪小枫:那时候我母亲身体状况还行,还能自己做饭什么的,我只需要每天早上送她去医院,中午给她送饭,下班后接她回家,所以那时候也没有多累。

  澎湃新闻:母亲这三年来的精神状态如何?

  汪小枫:我母亲心态一直挺好的,对我也没有说过什么丧气话,我们就是和以前她还没生病的时候一样的生活,她也不怎么抱怨啊这些。

  澎湃新闻:平时照顾母亲一般做些什么?这些做起来难吗?一般会和母亲说些什么话?

  汪小枫:梳头洗脸换尿片喂她喝水吃饭,照顾日常生活起居,以前也没做过照顾病人这些,刚开始还是觉得挺难的,后来习惯了就好了。一般会告诉她,要多吃点饭,别想太多,早点好起来。我母亲也一直在坚持,努力想让自己好起来。

  澎湃新闻:父亲会帮忙照顾母亲吗?你们父子之间有没有相互鼓励支撑下去?

  汪小枫:也会啊,他下班回来就是我们一起照顾,不管是行动上还是言语上,我们父子俩一直都在互相鼓励吧,平时我们俩就经常聊聊怎么让我妈好一些,怎么给她补充点营养,怎么让她舒服一点,怎么安慰她,基本上都是围绕我妈聊。反正我那时全部的生活重心就是照顾我妈。

  澎湃新闻:照顾母亲几年,最难过和最开心的分别是什么?

  汪小枫:我们一家人都比较平常心,日子还是跟以前一样过,所以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

  “我还年轻,以后工作也好找”

  澎湃新闻:给母亲治病后家里的经济状况如何?

  汪小枫:家里以前买房子有贷款,但是因为有医保这些,报了很多医药费,所以目前家里还是能维持正常生活的。

  澎湃新闻:当时有没有想到这一照顾就是好几年?

  汪小枫:我自己问医生和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大概了解了病情,有想过可能母亲会需要照顾很久,那也没关系,辞职也没什么,我还年轻,以后工作也好找。

  澎湃新闻:除了照顾母亲,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生活?

  汪小枫:我现在有女朋友,是在我妈生病之前就谈了,我很感谢我女朋友,她一直很支持我,有时候下班了还跟我一起照顾我妈,也经常跟我妈说话安慰她。但是一直是想等我妈情况好一点,再考虑以后的事情。

  澎湃新闻:有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你坚持了这么久,怎么看待别人赞扬你孝顺?

  汪小枫:别人怎么看待我也不太在意,我觉得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需要承担的责任。我爸妈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挺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