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重庆2月1日电(杨仕彦)抓起被单两头,套在被褥上,再展开抖动三下,最后折上五折,一床被套就被完整地更换和折叠。韩书银完成整个过程的时间,是15秒。

  1月30日下午4点20分,始发于北京西的T9次列车已经抵达重庆北站,韩书银和妻子白户秀走进自己负责的卧铺车厢开始作业,这是他们今天接的第三趟车。春运期间,他们每天要处理10节车厢。

车辆到站后,韩书银第一时间上车准备更换被套。车辆到站后,韩书银第一时间上车准备更换被套。

  15秒换好一床被套,是工作20余年的熟能生巧,整理床单和更换枕套也是如此。一年又一年的春运,高强度的工作让他们练出这样争分夺秒的本领。

  一个隔间,6个床位,即使练就了15秒“神技”,韩书银大概也需要整理10分钟。一节卧铺车厢66张床位,拆被子、换床单被套、打扫整个车厢卫生,从抹桌子到擦玻璃,韩书银一个人完成需要4个小时。“春运客流量大、车厢卫生更恼火,能在一个环节节约一点时间,就有可能为发车多挤出一点时间。”韩书银说。

  韩书银和白户秀都是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客运段的列车整备工,每当列车进站,他们便要开始进行车厢的整备和保洁工作,先是更换卧具,再是清洁车厢。白户秀负责拆下用过的卧具,韩书银再将新的更换上去。像他们这样的夫妻档,在整个整备车间就有20对。

  更换卧具要的是速度,而清理车厢更讲求精细。除了扫除明显的垃圾,细小的角落也不能放过。每次做整备韩书银都会带上一个黑色书包,里面装有一些小工具。钩子钩出缝隙里的残渣;钢丝球用来清理便池;而铲子则是来铲除口香糖这类的附着物。“遇到加开车和长途车,乘客多,时间长,清理起来就要麻烦一些。”白户秀说。

  整备工的工作时间都是以列车的到站为准,常常不固定,但他们都会提前到站台等候。有时遭遇晚点,也只好继续等。韩书银记得有一班客车本应该晚上11点16分到达,但晚点到凌晨3点多才到。为了保证下一趟运输的车厢环境,无论多晚,他们都要坚持等待。

  每年春运都是韩书银夫妻最忙碌的日子,因此他们已经有20多年没有回四川岳池县老家过年了。“最开始几年感觉不太习惯,时间长也就适应了。”每年春节,韩书银都是和妻子还有工友们一起度过。等高峰期一过,他们再请假回家。“现在交通方便了,回家也不是什么难事。”

夫妻俩合作更换被单。夫妻俩合作更换被单。

  “虽然工作很辛苦,但看到车厢在整备后焕然一新,还是很有成就感的。”韩书银笑着说。夫妻俩从事列车整备工作的20多年里,更换床单、被套和枕套超过800万件,累积服务上百万人次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