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重庆一家酒厂将失踪儿童信息印在11万瓶酒外包装上,引发热议,有网友质疑企业利用寻亲家庭“炒作”自己。

  1月17日,酒厂负责人肖独峰回应澎湃新闻称,失踪儿童的信息来自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下称“儿慈会”)和宝贝回家寻子网。他希望这种方式帮助还在苦苦寻找孩子的家庭,接下来,11万瓶酒的销售款也会捐给儿慈会。

  寻亲母亲陈德菊说,如果能多一些企业来帮助受害家庭,看到受害者承受的痛苦,就是一种帮助,就算炒作也是正能量,希望更多企业参与进来。

重庆某酒厂定制的寻亲公益产品外包装  图片来自企业线上销售平台重庆某酒厂定制的寻亲公益产品外包装  图片来自企业线上销售平台

  印失踪儿童信息的酒降价销售

  2019年1月,重庆某酒厂定制了11万瓶酒,将失踪儿童信息印在产品外包装上。酒盒上写有“瓶身寻亲,等你过年”,同时还印有失踪儿童的照片、姓名、特征及包装盒侧面的联系方式。

  1月17日,该企业负责人肖独峰称,失踪儿童的信息来源于儿慈会和宝贝回家寻子网,“选择儿慈会是因为它很权威,同时旗下的宝贝回家常年在做寻亲活动,信息更新及时。”

  肖独峰说,他的一位朋友孩子失踪后,原本工作不错的父亲一蹶不振,母亲精神也受到影响,他希望通过自己的企业可以帮助到这些痛苦的家庭。

  肖独峰坦言,2018年9月公司就策划了这个活动,由于公司内部担心负面舆论而遭到反对,后面通过实地考察寻亲家庭,坚定了要做这个活动的决心,“有的家庭父亲一直在外打工,母亲等着孩子回来,感觉这些家庭的力量太小了,我们的员工看了也很难过”。

  肖独峰介绍,最初预想是多渠道销售,但因数据不好管控、线下销售缺乏监督,目前仅在线上旗舰店销售。他希望能够是每年做一期,第一期目标是卖完11万瓶酒,把销售款捐赠给儿慈会,“每一笔金额都是透明公开的,方便捐赠,销售金额在线上平台都是有备案的,我们每个月都会和儿慈会对账,也可以形成多方监管的机制。”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1月16日,宝贝回家相关负责人可可(化名)介绍,2018年12月份,该企业找到宝贝回家并开始洽谈,根据合作预期,宝贝回家会提供1000个失踪儿童的信息给到企业,目前已经收集了400余名儿童信息。

  可可对上述媒体介绍,失踪儿童的信息也会经过家长授权才可以使用,而且集中于被拐儿童,家长也已经将DNA录入公安部;并且,酒厂在推出这款定制的产品之前,曾前往失踪儿童家中了解,此后也一直与宝贝回家保持沟通。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该酒厂推出的114949瓶印有失踪儿童信息的酒在线上旗舰店售价为20元,同样大小的常规产品线上售价为24.9元。肖独峰对此解释,寻亲产品和常规产品是一模一样的,为了推动公益项目进展,他们降低了售价。同时,寻亲产品是独立的条码,是专用于公益项目的条码,在儿慈会备案,不允许在市面上销售,有单独的合格证。

重庆某酒厂定制的寻亲公益产品外包装  图片来自企业线上销售平台重庆某酒厂定制的寻亲公益产品外包装  图片来自企业线上销售平台

  “就算是炒作也是好事”

  澎湃新闻了解到,尽管没有在线下直接销售定制寻亲产品,该企业还是在线下20多个省市地区,张贴了20万张海报宣传。

  “一是可以让失散多年的孩子看见,二是让消费者、商家进行传播,临近春节团圆了,这些家庭很不好过。”肖独峰说。

  他还表示,如果传播力度不够,销售量无法达到11万瓶的预期目标的话,会考虑动员公司内部人员或经销商完成销售。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截至1月18日下午,该寻亲产品在线上渠道的“月销量”显示为1200余瓶。肖独峰回应,由于寻亲产品1月10日左右才上线,销售量还未达到预期,“消息传播出去有一个过程,也有节点,现在关注的人也越来越多”。

  肖独峰还透露,此事获关注后,电商平台工作人员告诉他,有人留言希望能做更多这样的公益项目,这也更坚定了公司做公益的决心。

  “就算是炒作,也是好事。”寻亲母亲李艳说,孩子被拐后多年,他们家计穷力尽没了办法,酒厂这种寻亲方式对他们来说,至少多一个希望,“我们需要全社会的关注”。

  另一位寻亲母亲陈德菊告诉澎湃新闻,儿子彭明权生于1992年,1998年5月25日在家门玩耍时失踪,当时不到6岁,随后她开始了漫长艰辛的寻子,跑遍了贵州省的各个城市。

  在她看来,酒盒外包装印有寻亲信息,有希望让孩子看到,让他知道爸爸妈妈20多年一直在努力寻人。

  “现在我们根本没线索,也没有地方可找,希望有更多企业参与进来。”陈德菊认为,如果能多一些企业来帮助受害家庭,看到他们承受的痛苦,就是一种帮助,就算是炒作,也是正能量的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