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重庆大叔免费为学生及村民摆渡23年,妻子患癌获逾万元捐款

  从与父亲一同摆渡,到父亲故去独自支撑,聂万顺在重庆彭水县郁山镇米场坝村朱砂河渡口,免费为上下学的学生和村民摆渡了23年。

  “没想到他们还能记得我以前微薄的帮助,我觉得很感动。”10月17日,48岁的聂万顺告诉澎湃新闻,妻子2018年7月被查出肺癌早期后,他陆续收到从前船客和其他村民15000元捐款。尽管6年前他已经停止摆渡,但从前的船客还没有忘记他。

  聂万顺曾经的船客郭先生给其妻子捐助了200元。他表示,聂万顺为人实在,平时话不多,因为家住朱砂河附近,聂万顺经常免费载人过河,“他现在生活很难,希望能帮到他一点”。

  “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有一条船,每天早晨五六点钟的时候,我爸都会等在渡口,载学生过河上学,下午放学时也去渡口等着。”聂万顺女儿聂明芬介绍,朱砂河涨水时,村民无法渡河,与家人商量后,聂万顺自费造了一艘小船,免费护送学生和村民过河。

  聂明芬说:“家里人都很支持我父亲免费摆渡,小时候看到他这样,我就想我将来也要乐于助人。”

  [对话]

  澎湃新闻:为何会想到免费摆渡的?

  聂万顺:我家屋子前就是朱砂河,涨水或者冬天水太冷时学生和村民就没办法趟水过河,只能坐船。开始是乡政府请人摆渡,后来摆渡的人去世了,船也在1982年被大水冲走,就没人摆渡了。

  后来我们村里有村民在过河时被水冲走淹死了,我想没人摆渡太危险,就和家里人商量,自己掏钱造了个小船来载村里人过河。有时候会有邻村人或者外地人路过,只要他们需要,我也会载他们过河。

  澎湃新闻:有想过摆渡收费吗?

  聂万顺:渡河的大部分都是村里人,大家住在一起,都是互相帮助,而且大家经济都不宽裕,没想过收他们的钱。

  澎湃新闻:学生坐船时会向你表示感谢吗?

  聂万顺:年纪稍大点的学生会说对我“谢谢”,听到以后就觉得这是我力所能及的事儿,没什么需要特别感谢的。我现在和以前载过的学生遇到,他们就把我当做客人一样对待,对我特别照顾。

  澎湃新闻:后来为什么不再摆渡呢?

  聂万顺:我摆渡坚持了23年,起初十年,是我父亲和我一起,后来父亲去世,就靠我了。后来,村里人都去外面挣钱,但是我想如果我也进城,就没人管这些学生了,所以一直坚持着。直到6年前,交通方便了很多,很多人也有车了,学生们也都慢慢到城里读书,不再需要人摆渡,我就进城打工了。

  澎湃新闻:妻子患病,有什么人伸出援手吗?

  聂万顺:今年7月份,我妻子在黔江中心医院检查出肺癌早期,当时就想不管花多少钱都要医。现在她做完化疗刚出院,不管身体还是心情都比以往要好得多。

  我家里经济不宽裕,现在花了6万多,医院说大概还要20万。我们借了3万多,村里人给我捐了15000多,其中很多都是我以前的船客,他们现在经济条件好了许多,知道我妻子生病,有的给我捐了几百块钱,说相当是以往的船钱了。

  澎湃新闻:收到捐款时你什么心情?

  聂万顺:没想到他们还能记得我以前微薄的帮助。现在家里有难处,以前的船客都来帮助我,觉得很感动,很感谢他们的关心和照顾。

  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实习生 杨艾凌 迟昕 罗中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