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条条框框的真实和美丽

  史国瑞在“针孔相机”内研究相纸的布置(颜正华供图)  史国瑞在“针孔相机”内研究相纸的布置(颜正华供图)
  由于被机场安检意外打开相纸筒,颜正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来显影剂对相纸进行检测(颜正华供图)  由于被机场安检意外打开相纸筒,颜正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来显影剂对相纸进行检测(颜正华供图)
  朝天门的影像在结像点上呈现(颜正华供图)  朝天门的影像在结像点上呈现(颜正华供图)

  2002年,他在金山岭长城,利用一个烽火台当小黑屋进行拍摄。“影像直接感光在相纸上,虽然这个过程要几个钟头,甚至十几个钟头,但也因为如此,每幅针孔摄影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他说。

  为了遵循这个独一无二,2005年到2006年,他先后四次去珠穆朗玛峰,只为找寻心中的影像。第一次去珠峰,史国瑞坦言,自己看到珠峰的雄伟壮观,很是激动,以致于出现了高反,拍摄作罢;第二次去,找好当地人的屋子当“小黑屋”,却因曝光过度而失败;第四次,他内心宁静,守候20多天后,终于得到了理想的影像。

  刚刚达到拍摄地(颜正华供图)  刚刚达到拍摄地(颜正华供图)
  史国瑞观察朝天门(颜正华供图)  史国瑞观察朝天门(颜正华供图)
  史国瑞开始打造“针孔相机”(颜正华供图)  史国瑞开始打造“针孔相机”(颜正华供图)

  用黑布将房间所有光亮的地方遮挡起来(颜正华供图)

  史国瑞的设备和工具,车子都不好装(颜正华供图)  史国瑞的设备和工具,车子都不好装(颜正华供图)
  把玻璃擦干净(颜正华供图)  把玻璃擦干净(颜正华供图)

  “为一幅作品,花几天、几个月,甚至一年,都有可能。但是,我享受那个漫长的过程,我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历练。”他告诉记者,针孔摄影,没有镜头,也没有观景器,没有框框的限制,直接与这个视觉世界亲密接触,视野更自然广阔,而他的大多数成片,只有黑白灰三色,“这一切,是最朴素的,但也是最真实和美丽的。” 

  新闻多一点>>

  针孔摄影也称照相暗箱,为照相机的原型,基本部分包括一个暗箱,后面为聚焦屏;暗箱前方为小孔或会聚透镜。在其屏幕上可以看到清晰的图像,若在屏幕的位置装上感光底片,还可以拍出清晰的照片来,这就成了针孔摄影。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  朱婷 摄影 李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