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渣男又出来害人了

  江纯,28岁,天蝎座

  上周末,朋友A微信告诉我说她恋爱了,很为A高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尽管平时来往不是特别多,但知根知底的友情让我们深感踏实而温暖,有什么好事或者不好的事彼此都会通报一下,分享喜讯也分担烦恼。昨天A又微信发来了男友的照片,我惊得目瞪口呆,做梦也没想到,她的新男友竟然是他!早被我拉入黑名单的渣男C。

  C是我3年前在征婚机构认识的,他外在条件尚可,加之一见面就向我表白,说我正是他苦苦等了多年的理想女孩,每天下班都带着鲜花和小礼物到公司楼下等我。我们很快就进入了热恋,他非常浪漫温柔,那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然而,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一两个月,他性格大变,莫名其妙冷落我、打击我,仿佛我已经从他手中的宝成了脚下的草。那种感觉非常不好,我不停地反省,想挽回曾经的幸福美好,很卑微地讨好他。他了解我的软肋,借此疯狂地打击我、拆磨我、控制我。我的状态越来越糟糕,他却频频出轨,对我冷暴力。我在崩溃的边缘挣扎,直至患上抑郁症。一个很了解他的人出于同情,告诉了我真相,他就是一个游戏感情的渣男,疯狂地追求,一旦得到就糟蹋、厌恶、抛弃。

  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我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才走出这段阴影,重新过上正常的生活。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丢人的事情,并没有把详情告知亲友,只把它当成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痛。没想到这个渣男又出来害人了,很震惊,很愤怒。昨晚我一夜未眠,犹豫纠结,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发小真相,揭穿这个渣男?

  我了解发小,她不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更谈不上爽快果断。以前我们一起逛街买衣服买包包,她都会征求我的意见,但也容易后悔生疑。记得有一次,她在一大一小两个名牌包包之间纠结,我建议她买了小的那个,后来她一直后悔觉得应该买大的那个,尤其大的那个缺货后,她半玩笑半认真地责怪我乱出主意。这类事情不少。如果告诉她,她有可能会想很多,也未必会听我的。但不说我心里又很难受,不忍她重演我的悲剧。

  伤还在,撕不撕由你

  张娓:读了你的邮件,我感觉你最担心的是,如果撕开伤口跟发小说清真相揭穿渣男,而她未必会理解,甚至有可能不相信你,也不听从你的建议?

  江纯:是的,很有可能会这样,那我就是做了一件很愚蠢遭人嘲笑的事,我会觉得自己是傻瓜。但如果不告诉发小真相,我也很难受,今后看着发小受苦,重演我的悲剧,她得知一切后肯定也会埋怨我,我会很内疚,也会瞧不起自己。所以很纠结,左右为难。

  张娓:似乎跟说不说出真相相比,你更在乎说或者不说真相之后,发小的反应和对你的态度?

  江纯:是,我不是小孩子了,做事情肯定要考虑后果。

  张娓:但发小的反应和对你的态度并不由你决定。

  江纯:也是,我说不说,她都可能埋怨我,相反,感激我的可能性并不大。

  张娓:你为什么要如此在乎她的埋怨或者感激?

  江纯:撕开自己的伤口很痛,也是一种付出和牺牲吧,如果被埋怨而不是被感激,那有什么意义?

  张娓:我倒认为可以反过来想,伤口在那里,痛不痛自己知道,撕不撕自己决定,跟别人没啥关系。如果要说出真相,是为自己而说,不是为别人付出和牺牲,而且恪守边界,只限于说出,不期望发小和你同仇敌忾,更不干涉她做任何决定。

  试试不要用力过度

  23日傍晚,我和江纯在渝北爱琴海的一家茶楼见面。等她的时候,我想起了很早以前自己经历的一件事。那时我还在读初中,忘了是初一还是初二,每天放学后坐公交车回家。有天下午,我在车上看到了我觉得很羞耻的一幕,一位和我们家很熟悉很要好的叔叔和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士坐在一起,很是亲热。我认识这位叔叔的妻子、女儿,而且我很喜欢她们。我是从公交车的后门上去的,车上人不多,我坐在最后一排的空位上,叔叔并没看见我,我却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和那位女士的一举一动,我惊愕、愤怒又悲伤,眼泪不停地流。我提前下了车,跑回学校找我最信任的,亦师亦姐的老师,跟她诉说这一切。请她帮我拿主意,要不要把看到的告诉叔叔的妻子和女儿。老师坚定地摇头说不要,你看到的这一幕并不能说明什么,如果叔叔真是坏人,阿姨一定清楚,相信她会做出自己的决定。如果是一场误解,更没必要去给叔叔阿姨的生活添乱。那个时候我并不能够完全理解和赞同老师的看法和做法,但对她又由衷的信任和尊重,因而听从了她的劝导,再没有把自己看到的一幕告诉任何人。

  江纯到了后,我把这个故事分享给了她。她说你的老师太没有原则和底线了,后来呢,叔叔阿姨过得如何?我说前不久还去看望了他们,幸福的老先生老太太正在安享晚年。江纯说如果老太太知道当年老先生的风流故事,未必还会这样幸福。我说是啊,我现在完全能够理解和赞同老师的看法和做法了。江纯沉默了一会说,但我的故事不一样,这个C是实打实的渣男,谁和他好,注定就会被伤害。我可以打赌,顶多半年,发小就会被他玩腻,他会像扔旧衣服一样扔掉发小。

  江纯说尽管现在已经开始新的恋情,但时不时还会做恶梦梦见C羞辱她折磨她的情景。我说对你最重要最关键的倒还不是要不要跟发小揭露C,而是你是否真正从这场情伤中走出来。江纯咬着下嘴唇,犹豫了很大一会才说,我的困扰就是明明很清楚C是十足的渣男,很恨他,很后悔,但就是忘不了他。不知如何才能走出这个困境。得知他和发小A好上了,我特别震惊和愤怒,更恨C了,这个渣男一定会像伤害我一样去伤害A。

  我能够感受到江纯在与C交往中所受到的深重伤害,但我并不认同她说的C一定会像伤害她一样去伤害A。关系从来都是相互的,就算C是渣男,A成为渣男收割机,C因此浪子回头也不是没可能。要让江纯明白这一点,无异于往她伤口上撒盐,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江纯说她如何才能走出困境,我想了想说,试试不要用力过度。用力过度往往会适得其反。不用那么狠狠去恨,狠狠去后悔,尽可能平静平和地面对,告诉自己这一切已经过去,尽管还有伤还在痛,但正在愈合与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