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90后独生子女来说,拉着好朋友一起创业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都说“亲兄弟明算帐”,很多关系一扯到钱,闹崩的也不在少数,周欣和王瑜就是其中之一。说好一起创业,大半年过去了,周欣却发现共同创业慢慢变了味,她事无巨细样样都要打理,成天累死累活,而反观王瑜好吃好喝,天天睡到自然醒,这关系反而有些像“翘脚老板”和打工的。 

  说好一起创业 你天天玩我天天忙

  周欣今年23岁,王瑜跟她同岁,两人去年从重庆大学毕业。两个姑娘身高168cm,身材窈窕,长相也很靓丽,在大学就常常被同学夸是一对儿姐妹花,关系好到形影不离。因为两人都爱关注时尚,所以她们在大四的时候就计划开一家网店,一起做服装生意。  

  闹掰了 凭啥你当“翘脚老板”  

  昨天在解放碑美美百货负一楼的甜品店里,周欣告诉记者,因为一开始计划开店时,她们并没有什么经验,仅仅凭相互关系好一拍即合。连赚来的钱怎么分配也没有明确的方案,只说对半分,小网店经过周欣的努力,现在一个月有两万多的收入。生意是有点起色了,但她和王瑜的关系却越来越糟糕,想到王瑜天天啥事不做,还要分走自己一半的收入,周欣心里的疙瘩越来越大:“我觉得我像给她打工样!”  

  去年9月,周欣和王瑜就到杭州、广州的一些工厂去考察联系,还购买了很多服饰,打算回来仿照网红店的方式拍摄。一开始服饰买回来后,两个女孩都很积极,常常一起搭配服饰,还经常相约一起出去拍摄服装照片。王瑜负责拍摄和修图,周欣负责网店上新、发货、兼职充当客服。尽管当时自己做的工作要多一些,但周欣并没有介意。  

  可是刚起步网店的生意并不如预期的好,周欣发现王瑜就渐渐失去了兴趣,对网店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约她出去拍摄照片,王瑜也三番四次找借口推辞,网店不能一直不上新,周欣只有自己买个三脚架,自己出去拍。让王瑜修图,王瑜说昨天练车太累了,今天想休息。结果下午周欣一刷朋友圈,她跟其他朋友一起出去玩了。最让周欣生气的是,有一次她发高烧在医院输液,她把网店帐号给王瑜,让她当一下客服,结果她晚上输液回家,一打开店铺气死了,几十条未读信息,王瑜根本没管这些来咨询的人。 

  两人的共同好友蒋小华告诉记者,周欣曾向她吐槽,王瑜太懒了。蒋小华还劝导她,也许王瑜只是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妨周欣直接给她布置任务,这样说不定她能行动起来。而周欣找王瑜谈过,表示希望她能对网店上点心,但王瑜每次答应得很好,转头照样睡觉睡到自然醒,拍摄和修图也越来越敷衍,周欣让她试着学学发货上新,每次王瑜就在旁边玩手机。  

  周欣说,很多次她都想给王瑜摊牌,网店她可以一个人打理,钱也不想再分给对方了。但是想到王瑜现在没有其他的工作,每个月全靠这1万多元,如果自己把钱断了,肯定两人是一定撕破脸了。想到以前跟王瑜关系那么好,周欣始终开不了这个口。  

  为啥跟朋友合伙反而容易闹崩  

  其实像周欣和王瑜这样闹崩的好友合伙人并不在少数,不少人合伙做生意都会选择自己信任的朋友,但往往最后闹崩的,也容易是最好的朋友。就像陈奕迅的歌《最佳损友》里唱的“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很多人不解,为啥我们曾经无话不谈,看似你最懂我,怎么一沾上钱,你就变了。  

  专家解读:情感盲目信任忽略实际情况  

  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周小燕认为,朋友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被视为最好的朋友,你跟对方必定无话不谈,他能给与你纯粹的精神上的抚慰。这让你对他情感上的信任,远高过其他。情感上的信任,往往会让很多人忽视实际问题,盲目相信朋友,而忽视了相互合伙做事,必定涉及到金钱分配、分工协作等,此时对方不仅仅是你的朋友,也与你的切身利益挂钩。精神上纯粹的交流少了,利益上的瓜葛越来越深,这时闹崩了,并不是你的朋友变了,而是你开始发现你们的价值观也许并不一样。所以朋友是否适合合伙,不光要看是不是合得来,更要注重对方的价值观、处事方式、实际能力是否真的能胜任。  

  朋友就一定不能合伙 那也不一定  

  既然好朋友合伙闹崩的例子多不胜数,甚至在《中国合伙人》这部电影里,佟大为就说:“一辈子不要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做生意”。是不是好朋友就一定不能一起合伙啦?那倒也不一定。《中国合伙人》的原型俞敏洪在接受一栏专栏节目采访时,就曾经回答:这句话不全对。他认为当时他和朋友的争吵是因为他们一开始没有给自己定位,如果一开始把自己定位好,就没有争吵了。

  专家解读:

  合作前约法三章定好相关法律保障  

  重庆市协和心理顾问事务所所长认为,好友创业相互帮助是必然的,但因为每个人的为人处事方式、价值观不同,难免有所分歧。不妨相互沟通理解,一起寻求最佳的解决方式。最好创业前,就事先相互约法三章,讲明分工、利益分配,最好能够形成具有法律效力的书面合同,也是对相互权益的保障。  

  对此,你怎么看呢?

  记者 龙玉玲(应当事人要求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