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人员来到黄家△医护人员来到黄家

  7月26日,贵州、瓮慢村。

  几名身穿白大褂医生的到来,让这个距离重庆主城550公里的平静山村多了一丝生机。

  在瓮慢村黄家,6年时间里,3个精壮的男人接连“倒下”,消息像“传染病”一样很快蔓延整个村庄,没有人再愿意踏进黄家院子半步。但37岁的黄文桥心里明白:这不是传染病!就像生活被老天爷装上了“慢镜头”,每一个动作都不由自已。

  从开始的步履不稳,到后来的行动失调,逐渐无法站立,只能依靠轮椅甚至卧床不起……最残酷的是,整个过程,他心知肚明,却反抗无力!

  而病魔一次次袭来,如今,再一次无情降临到了黄家第三代人身上——今年4月,黄文桥年仅6岁的小儿子天天(化名)经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下称重医附三院)诊断,考虑为遗传性脊髓小脑共济失调。这是一种罕见的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病,俗称的“企鹅病”。

  没有人知道,下一个被砸中的会是谁?它就像一个残酷掠夺者,今天夺走这个,明天夺走那个,到最后一点不留。而谁也无力把控,生命留给他们,到底还有多少时间……

  魔咒

  一家三代,一个接一个倒下

  △医护人员帮黄文武做检查  △医护人员帮黄文武做检查

  瓮慢村位于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六龙山侗族土家族乡,距离重庆主城550多公里,开车要近10个小时。7月26日,医生们的到来,打破了村庄的宁静。然而,黄家人的眼神里却流露出恐惧!

  6岁的天天认识医生护士们,他躲在大门后,悄悄睨视着周围发生的一切,在此前的检查中,天天条件反射似的抗拒所有检查。

  远处,黄文桥、黄文武兄弟分坐在院子两头,一言不发,蹲坐在地上的二叔黄文武,用竹竿支撑起身体,艰难站立起来,如今,他是黄家第二代人中,唯一还能站起来的一个。

  兄弟两相互对望一眼,然后,从喉咙里用力挤出几个含混不清的字。

  “医生,治治这病!”61岁的奶奶李金翠同样的少言寡语,但神态坚定而倔强。一家三代患病的打击,早已在她的脸颊上刻下深深的痕迹,她亲眼目睹丈夫、两个儿子、孙子患病。

  “一开始,都是摔了跤,就摔成了现在的样子!”李金翠埋怨,一家人都是一样的毛病,病情的发展,让原本简单的说话,成为很费力的一件事情。在这个家里,无法交流。而站立,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