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山区深处的重庆城口县,正在遭遇一场难以承受的“尘肺之痛”:在这里,已确诊尘肺病农民有近3000人,这些青壮年原本是家庭顶梁柱,如今却因病丧失劳动能力,失去收入来源,医疗负担沉重,成为新贫困群体。疾病与贫困相互交织,为当地脱贫、发展带来沉重压力,而尘肺病也如同一面“多棱镜”,折射出社会防治的多重困境。

  过去顶梁柱,现成贫病人

  城口县地处秦巴山国家连片特困地区,是距离重庆市区最远的一个深度贫困县。城口农民外出务工,往往进入煤矿、金矿等从事采矿工作。作业环境差、保护手段弱,职业病危害严重。

  复兴街道友谊社区农民陈伟挖煤20多年,2009年被确诊二期尘肺后返乡,现已出现肺结核、哮喘等严重并发症。“今年春节过后,陈伟身体就垮了,一直住院,全靠医疗器械把命保起。”妻子丁海燕说,现在全家挣钱不够一个人花,家底被掏空不算,还欠下七八万元外债。

  在城口县,农民往往是亲朋好友之间互通务工信息或结伴外出,因此,患病人群分布相对集中,有的乡镇有三四百人集中患上尘肺病。这些尘肺农民年龄大多在30~55岁之间。在尘肺病没有发作之前,家庭生活还能维持。但患病后,丧失劳动能力,大额医疗费用使家庭不堪重负,因病致贫问题凸显。

  庙坝镇石兴村贫困户袁宗德确诊尘肺病已有6年,他告诉记者,尘肺病情进入三期后,走路都喘不过气来,更别说干活了。去年吐了两次血,人差点就死了。家里没有收入来源,小孩还要上学,自己药费每天要花100多元。一家3口人靠吃低保勉强度日。

  “尘肺病会引起肺功能逐渐丧失,引发慢性心脏衰竭。现阶段这种疾病没有好的治愈方法,只能通过口服药物减轻症状。”医务人员说,尘肺病患者医疗负担重,如果接受正规治疗,药品价格较贵,如要服用汉防己甲素片等延缓肺纤维化的药品,每月药费就接近2000元,很多人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