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女士为女儿如此抗拒继父而苦恼谢女士为女儿如此抗拒继父而苦恼

  3个多月前,36岁的谢雨萍开始了二婚生活,但自己13岁女儿的种种举动却让她头疼不已——女儿似乎把继父当成了“天敌”,在家里,各种整蛊继父,在家外,更是编造继父虐待自己的故事…… 

  “以后别人怎么看待我们家?”谢雨萍又气又急又无奈。

  再婚 以为是幸福的开始

  谢雨萍在沙坪坝石碾盘经营一家副食店,昨日上午,记者见到她时,她正在店里忙碌,面色有些憔悴,“哎,现在真的让我觉都睡不好。”谢雨萍所指的,正是自己女儿仇视自己现任丈夫一事。

  2014年,谢雨萍因与前夫性格不合离了婚,独自带着女儿生活,期间很多人都给她介绍对象,但她始终没有接受,直到去年下半年,谢雨萍与昔日的高中同学沈先生再度见面,两人高中时就相互有好感,又恰好二人都已离异,两个人的心越走越近。

  今年3月,二人终于领证结婚,沈先生在一家食品公司从事销售工作,经过二人商议之后,沈先生将自己位于南岸区弹子石的房子出租,搬进了谢雨萍位于小龙坎的一套老式民居内,与谢雨萍和其13岁的女儿展开了新的生活,那时候,谢雨萍与沈先生都以为,接下来,一家三口在一起,日子会充满苦尽甘来的幸福。

  家内 女儿处处和继父作对

  谢雨萍说,在领证前,她就带沈先生与自己的女儿雯雯一起吃过饭,还多次给雯雯讲起了自己和沈先生的恋爱情况,“我就是想让女儿接受他。”正在读初二的雯雯每次都表现得很理解很支持的样子,让谢雨萍安心了不少,认为女儿确实长大、懂事了。

  但沈先生搬进来后,谢雨萍才发现,雯雯根本不是嘴上说的那么坦然,沈先生擅长厨艺,搬进来后,就主动承担了每晚做饭的活,一向对吃饭不挑剔的雯雯,却对沈先生烹饪的晚餐各种嫌弃,一会说太咸了,一会说有怪味,饭量也小了很多,饭后就抱着零食狂吃,对此,沈先生总是笑着说:“没事,慢慢来。”

  谢雨萍还发现雯雯竟然刻意整蛊沈先生,把沈先生洗好的白衬衣滴上墨水,称是自己无意间洒上去的;破天荒的擦自己房间灰尘,但用的抹布,竟是沈先生的洗脸巾;沈先生带回家的一份产品文件不见了,雯雯称是自己收拾书桌时以为是废纸误扔了……

  家外 女儿编造被继父虐待

  “听说你那位对雯雯特别很不好啊?”前段时间,谢雨萍遇见了雯雯同班同学的妈妈夏女士,当夏女士不无忧虑的如是问道,谢雨萍这才知道,雯雯竟然在同学间编造了不少继父的故事。

  夏女士透露,雯雯说自从沈先生搬进自家后,常常无端的打骂她,甚至饭不让她吃饱,对此,谢雨萍无奈的说:“老沈是出了名的好脾气的,一句重话都没说过她,更别说打了。”

  雯雯还曾说过,沈先生一无所有,搬进自己家就是为了白吃白住,谢雨萍对此说法更是生气:“他有自己的工作,也有自己的房子和车,结婚后工资卡都给了我,我都给雯雯说过的呀,她竟然这么说。”

  谢雨萍说,由此看来,雯雯肯定给身边很多人讲诉了这些编造的这些故事,“不知道的人,肯定真的以为我女儿过上了很不幸的生活,别人以后怎么看我们家?”而沈先生得知此事后则安慰谢雨萍:“别人的看法不重要,过好自己的日子最要紧。”

  声音:女儿期盼父母复婚

  谢雨萍说,自己已经和女儿谈过几次了,但是女儿都是嘴上回答得很诚恳,称不会再这样了,但行动上却依旧表现出对沈先生的极度抗拒。

  昨日,记者联系上沈先生,他说,自己也有儿子,他很理解父母再婚对孩子的伤害,所以他愿意慢慢等待雯雯接受自己。

  记者昨日联系上了雯雯的奶奶,全家上下,她和雯雯的关系最好,奶奶说,雯雯和自己的爸爸关系很好,内心一直期盼父母可以复婚,肯定很难接受新的爸爸,“我们没有教她撒子,还让她和新爸爸好好相处,但是娃儿说就是很讨厌新爸爸,我们大人也没办法。”

  点评:用时间和关怀感化孩子

  伦敦大学学院心理学博士陈志林表示,雯雯的强烈反抗,一方面是认为继父的到来,破灭了自己期冀父母复婚的愿望,另一方面,她还会担心继父会抢走母亲对自己的宠爱,因此,才会做出种种捣蛋行为,来发泄内心的隐藏情绪。

  但是孩子始终是孩子,正如沈先生所说,需要时间和关怀慢慢的感化,建议母亲和继父保持耐心,母亲不要过激的去批评和责骂,这样更会让孩子觉得是继父的到来导致自己受到苛责,可以多给孩子制造一些快乐的家庭旅行、活动等,让继父有机会可以将真诚传递给孩子。

  都市热报 记者 王薇 受访者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