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多的时候,陆湘一天可以和两个人相亲最多的时候,陆湘一天可以和两个人相亲

  都市热报消息,一提起相亲,不少年轻人都觉得头疼。有些人为躲避相亲,甚至有家不敢回,春节专门出去旅游。与这些年轻人逃避相亲相比,32岁的陆湘(化名)却十分热衷于相亲。

  陆小姐没有父母催婚,自己独自居住。如果一个星期不安排几场相亲,她就会觉得是在浪费时间,浪费青春。“我们都觉得她是‘相亲上瘾’,她却觉得很正常。”陆湘的朋友陈小姐找到记者,希望情感专家可以为陆湘支支招。

  惋惜:“如果跟着他去外地,大概已经结婚生子了”

  7日,在五里店一家茶餐厅,记者见到了陆湘。她身高163cm,在附近一家贷款公司工作,家住五里店华新都市花园小区,皮肤偏白,穿着一件黄色连衣裙加防晒罩衫。除了身材微胖,陆湘算得上是一名美女。

  对于朋友说的相亲成瘾,陆湘感觉自己有些无辜:“我都30多岁了,工作圈子又窄,只有通过相亲认识异性啊,不相亲,怎么脱单?”

  陆湘的相亲始于两年前那场分手,男友去了长沙发展,她选择留在重庆,只能走向分手结局。“我有时候都在想,如果那一次我跟着他去了外地,大概已经结婚生子了。”提起那次恋情,她有些惋惜。

  分手那年,她29岁。“我不想耽误自己,也不想以后当高龄产妇,因此,我必须抓紧时间,早点结婚。” 没想到这一相亲,就相了两年多。

  努力:“必须相下去,不然怎么碰到合适的那个”

  这周已经过了一大半,从上周四开始,陆湘说,自己已经相亲3次,还有两个,因为时间安排不过来,把她“水”了。

  “如果不忙的话,一个星期差不多相亲4次。”陆湘说,安排得过来的话,有时候一天就要见两个。上周末,她上午约了一个公务员,下午约了一个高校教师。

  “公务员优越感太强了,他知道我工作一般之后,就开始给我灌输什么有钱的家庭才能培育出优秀的孩子,这些话让我有些不爽。”而那名高校教师,陆湘则觉得,对方谈吐单纯,也没有对她表现出比较主动的意思,只好作罢。

  就算不相亲,陆湘也会报名参加相亲活动,“一场相亲活动就可以认识四到五名男士,加了微信,再慢慢接触。”从单身到现在,陆湘说,自己不记得相亲多少个了。

  相亲下来,陆湘累积了一些经验。父母长辈介绍的,比较靠谱,但长相一般。网上认识的,长相不错,但接触后感觉不靠谱。“多数都不合适。”说到这里,她又安慰自己:“但是必须相下去啊,不然怎么碰到合适的那一个。”

  朋友:“失败的最大原因,是相亲次数太多”

  相亲如此频繁,遇到过合适的吗?陆湘说,也碰到过两个比较合适的。一个是比她大一岁的公务员,见了父母,但后来他提出分手。第二个是程序员,对方比陆湘小,对她一见钟情。一个月后两人分手,“他可能是觉得我有点‘恨嫁’,可是他才27岁,还想耍。”

  两段准恋情的失败,也没有打破陆湘继续相亲的决心。可陆湘的朋友,在一家培训机构做招生工作的陈小姐认为,“陆湘性格直率,相亲失败最大的原因,就是她的相亲次数太多。”

  “有时候,光聊天我都能感觉出她跟那个男的不合适,她还是会坚持出来见面,说万一见面感觉还可以呢?”可常常都是事与愿违。陈小姐说,陆湘想找一个工作稳定,长相中上的男士,只要满足这两个要求,她都会见面。

  了解到陆湘的情况后,热报厢遇工作室和陆湘取得了联系。工作人员将在厢遇单身男女平台上为她推荐相配的男士。同时,热报小红娘凡雪将继续跟进陆湘的情况,针对她“相亲成瘾”的情况进行情感和心理疏导,希望为她牵线有缘人。

  专家:火烧火燎地恨嫁 容易吓跑对方

  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周小燕称,陆湘的情况是相亲过度型焦虑,这是一种新型“单身狗病毒”。此类女性通常对相亲“明码标价”,倾向于颜控,也会对对方事业有一定要求。如果对对方颜值或者谈吐失望,她就会失控,马上奔赴下一场相亲。30岁之后有不少女性恨嫁,恨不得一见面定终身,这种火烧火燎地恨嫁,很容易把对方吓跑。

  如何处理?如果是相亲过度型焦虑,你应该先慢下来进行反思和淡定,反思自己相亲标准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对现实和自己有一个更清醒的认识,再选择三观匹配,交流愉悦,相互理解和包容的对象。

  都市热报记者 郝树静 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女白领相亲成瘾 恨嫁心吓跑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