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李某川通过微信联系小桃。不久前,李某川通过微信联系小桃。
李某川和小桃的结婚证。李某川和小桃的结婚证。
新婚吃跑堂曾被报道。新婚吃跑堂曾被报道。

  如果所有的曝光属实,李某川可能要成为史上最渣的男人了!

  5月,李某川作为新郎,被指婚宴吃跑堂(逃单),被重庆媒体曝光后,双方协商补交了餐费。该新闻传播了一段时间后,重庆某区县女子小桃(化名)发现,这正是跟自己结婚生子的领证丈夫。

  小桃还曝出,李某川在婚内多次出轨,并于孩子年幼时弃他们而去。律师指出,若一切属实,李某川已涉嫌重婚罪。

  重庆晨报记者联系上李某川的二爸(父亲的亲兄弟),对方表示跟李某川有嫌隙,多年没有来往。其指出,李某川确实是重庆垫江人。记者一直拨打李某川的联系电话,截至发稿,仍未联系上。

  惊怒 婚宴吃跑堂的新郎,竟是失联的丈夫

  “电视剧都不敢这么写!”

  年轻妈妈小桃没有想到,自己遭遇的渣男除了抛妻弃子外,还会上演“婚宴吃跑堂”的闹剧。当看到新闻、确认消息的那些瞬间,她的内心是复杂的,同时也是绝望的,“透心的凉”,她决定在不泄露自己和孩子隐私的情况下,将这个男人曝光。

  小桃介绍,这个李某川是自己的领证丈夫。她提供了李某川的身份证和两人结婚证,证件显示:李某川为重庆垫江人,1992年生,两人是2016年3月2日在民政局登记结婚的。小桃还提供了摄于婚姻登记处的一张全家福,里面有李某川、小桃及其孩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前不久,小桃的朋友看到一个新闻,大致是一对新人婚宴吃跑堂,因为新郎的名字跟李某川重合,朋友转发给了小桃。“最开始的时候,我还想是不是巧合(名字重了)。但是,看了所有的讯息,我几乎确定就是他!”

  小桃和她所说的李某川,还有一笔账要算。

  这笔账,要从大约2012年底算起。

  小桃提供了自己当年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她面容清秀、笑靥如花,加上一头乌黑长发,能吸引不少男孩子的目光。李某川通过微信搜索附近的人,添加了小桃为好友。

  “那时候,微信刚刚开始流行。”小桃说,她还是对微信好友颇为信任,对李某川也颇有好感。后来,李某川晓得了小桃家的地址,时不时去找她。再后来,李某川找小桃的频率越来越高,“天天往我家跑”。

  一来二去,两人从网友升级为恋人。

  小桃回忆,李某川很会做人,连家人都觉得这个小伙心眼好、朴实,支持小桃跟他在一起。小桃的闺蜜也说,她们没及时发现李某川不好的一面,“高高大大的,长得人模人样,唉……”

  李某川个子挺高,有1米78,戴着眼镜,显得斯斯文文的。小桃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此后和李某川的婚恋生活,彻彻底底证实了“斯文败类”这句话。

  怨怒 娃儿生病住院,陪护期间“公开”出轨

  其实,从一开始,李某川的“败类”气质就已悄悄显露。

  正经谈朋友了,总要说说家里情况吧。李某川说,自己是云南人,不是父母亲生的,出来垫江混生活,“把自己说得可怜兮兮的,我们都不好再往下问……”然而,此后的事实,都跟这番说辞对不上号。

  认识之初,李某川是家用电器销售人员。认识一年后,他向小桃提出要去学木匠,再后来卖过手机。小桃形容他“一般一个工作都干不长,也没得啥子钱,还常常要我来接济他……”她没料到的是,自己的这些付出,都喂给了白眼狼。

  再后来,小桃有了李某川的骨肉,两人决定结婚。

  小桃和李某川并没有办结婚仪式,“奉子成婚”的状态,小桃的父母也只好默许(两人结婚的事实),说“只要对女儿(小桃)好就成”。孩子出生后,两人到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并拍下了那张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

  小桃说,她怀孕期间,就有朋友看到李某川与其他女子在一起,动作神态暧昧。朋友提醒小桃注意,小桃也“敲打”了李某川。然而,经历了接下来发生的事,小桃才发现:这次暧昧只是冰山一角。

  娃儿一个多月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需要从区县到主城大医院治疗,需要陪护。李某川是第一人选,因为陪护的时间比较长,小桃提出让其他家人替李某川,“他死活都不同意”。

  后来,小桃才辗转得知,娃儿住院期间,李某川一直和另外一名女子住在医院,“吃、睡,都在一起”。知道原委后,小桃不能接受,与李某川大闹。李某川说自己“已经跟那女的分了”,苦苦央求再给一次机会。

  考虑到娃儿还小,有凭据的婚内出轨,这才是第一次,小桃选择了原谅李某川。

  小桃此后还联系上了这个“病房同吃睡”的女子。女子说,李某川对她有暴力行径(打她),双方因此分开。

  哀怒 要“出国打工”,一句话没说就失联了

  娃儿病愈后,李某川提出:自己要出国打工,小桃不同意,“怎么得行!”称这样隔得太远,不方便照顾家人。为此,两人经常吵架。不久,李某川就离开了小桃母子,“走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

  此后,小桃极少能联系上李某川。两人没有见过一次面。

  小桃说,从谈朋友、结婚起,李某川就没有为两人的生活、人生奉献过什么,经济上还要她时常接济。连娃儿出生后的奶粉、尿不湿都是她一力承担,在父母的帮衬下,她才好不容易把娃儿拉扯大点。

  不久前,李某川在微信上联系过小桃。微信截图显示:李某川对小桃说“老婆听到你的声音真好,但是我不知道对你说什么了,我回来了”;当时,小桃很愤怒,称“你跟我没有任何关了(系),不要叫我老婆,我觉得恶心。”李某则称“有事情想方(当)面说”。

  这次微信上的交谈,并没有促成两人见面,无疾而终,也是双方目前为止最近一次谈话。

  5月初,重庆电视台一则新闻让小桃的朋友们暴跳如雷:

  一对新人在南山某农家乐办婚宴,竟然没给餐费就溜之大吉。

  “婚宴吃跑堂”的新闻立即在网上传播,火极一时。此后,又曝出新郎新娘可能用的是假名,同事称新郎欠了他们钱等等。

  事件发酵了一段时间后,自称新郎新娘的人出来说话,称男方、女方没协调好,都以为对方给了钱,而且此后在乡下手机信号不好,所以才拖了很久云云。最后,两家人补交了相关费用,事件也就此了结。

  这则新闻最火爆的时候,小桃和身边朋友都没有注意到。前不久,朋友无事看新闻时,被当事人的名字惊到,随即告知了小桃。刚开始,小桃也不敢相信,确认多方信息以后,她有几乎100%的把握:这就是李某川。

  小桃说,李某川“化成灰她都认识”,没想到再得到他的消息,竟是以这样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