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不出户,在家就能享受各种美食。这是各种外卖平台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便捷。但在最近,有不少市民发现,通过美团外卖点餐的时候 ,经常遇到超时的情况,而这种情况,在以前,出现的机会很小。

  同样感到不正常的还有商家,在位于石油路的时代天街,一家餐饮商家在采访中告诉第1眼记者,这段时间,店里几乎都乱了套,做出的菜送不出去,生意受到很大影响。很多饭菜只有倒了扔了。

  另一位餐饮商家负责人表示,根据他们和美团外卖签订的协议,利润的大约百分之二十将支付给外卖平台,但在最近这几天,为了正常送餐,需要给外卖骑手加小费。配送的实际支出成本一直高居不下,算下来已经超过了20%。

  采访中,有店主表示,即使能够送餐,也是差评不断,为啥呢?因为很多订单最后都超时。超得最多得时候,都快接近一个小时。

  订单超时,商家倒菜,加小费出单,差评连连。除了商家感到苦恼,通过美团外卖订餐的市民同样也感到了异常。一位市民告诉第1眼记者,因为工作的原因,他经常通过美团外卖订餐,但是最近,他老是发现送餐送得很不及时,每次都超时超过20分钟。

  美团外卖为啥就出现了这么多问题呢?采访中,一些商家告诉记者,这一连串的问题就在于美团外卖平台降低了派单的价格,而这样的举动,打击了外卖骑手的工作热情,甚至于出现了罢送。据记者了解,实际上,外卖骑手的罢送不止发生在时代天街,这段时间,南坪,沙坪坝都发生了外卖骑手的罢送事件。

  据了解,美团外卖的订单配送分为两个部分。其中一部分由一些公司接下订单后进行配送,这些公司会聘请骑手,与之签订劳动合同,所以这部分被称之为签约骑手;除此之外的另外一部分,也是参与人数最大的一部分,则被称之为众包骑手。他们通过平台接单参与配送,与美团外卖之间不存在劳务关系。此次美团减低派单价格,受到影响最大的就是这部分众包骑手,也是这次参与罢送的骑手。他们的派单价格一直被降低。从以前每单得6元钱降到了目前的4元钱。

  众包骑手们表示,派单价格大幅下降,已经让他们感到了很大的生存压力。除去成本,所剩无几。

  这些骑手告诉记者,为了缓解压力,唯一的办法就是一次送餐,尽量多接几个订单,多送出几份,但因为每个订单都有送餐的时间限制,这样一来,必然导致时间紧张,很容易发生意外,增加送外卖的风险。

  为了进一步了解骑手们的生存压力,记者也采访了其他外卖平台的骑手。一位骑手表示,自己平台的出单价格一直就比较高,工作也很愉快。他给记者出示了手机上的派单价格,基本都维持在7元钱1公里,有的甚至还超过这个价格。

  既然美团外卖的派单价格低廉,那为何不选择离开,去其他外卖平台接单呢?采访中,这些美团外卖的众包骑手们告诉记者,这不现实,更何况其他平台的单子也有人做,都去抢单,就会出现僧多粥少的局面,大家都难做。

  对于外卖平台而言,按理说,骑手应该是最应该保护工作积极性的一个群体。他们的工作效率最终会关系这个外卖平台的正常运行。但实际情况却是相反,美团外卖降低了派单价格,结果人数最多的众包骑手利益受损,选择罢送,商家损失惨重,消费者的体验感受也一再减低。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么,美团外卖为何要采取降低派单价格的行动呢?

  记者了解到,外卖派单之前,美团外卖平台不仅会从外卖商家的利润中提取配送费,而消费者在下单同时也会提供相应的配送费用。最近,这两笔分别来自商家何消费者的配送费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外卖商家通常支付的配送费是6元左右,而消费者支付的配送费是5元左右。

  一位店主说,如果配送距离不是太远,一般情况下,美团外卖平台所收取到的配送费用就是这两笔,合计大约也就在11元左右。扣去每笔单子的保险费3元钱,能落在外卖骑手的手里的费用,以前通常就是7到8元。而现在,这个价格被降到了4元到5元附近,他们也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在时代天街,记者遇到了一位美团外卖平台的工作人员,但是他表示,平台有专门的人接待媒体采访。记者留下了电话号码,但直到发稿前,一直没有美团外卖平台的相关人员和记者取得联系。

  记者了解到,对于这次降低派单价格,有其他媒体分析认为,这和美团即将于9月底申请赴港股上市有关,因为他们有急切的盈利需求,把半年报的数据做得更漂亮一点,赢得上市时更好的估价。

  对于外卖平台骑手的罢送事件,重庆市米克律师事务所的杜江涌律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作为外卖平台,不仅仅是提供了一个交易的机会,还应该积极协调各方关系,积极得旅行职责和义务,才会形成一个多赢的局面。

  杜律师同时还认为,及时配送能力 才是外卖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怎样保证这种及时高效的配送能力,是外卖平台值得去重视和面对的首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