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钱都到哪儿去了?

  唐恬(29岁,天秤座)

  之前我对自己的状态还比较满意,有喜欢的人、喜欢的工作,父母开明而且对我很好,临近30岁从没有被催婚逼婚。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很是郁闷。五一期间,准男友A(我喜欢他,感觉他也喜欢我,有点暧昧,但还没明确关系)的父母自驾不幸遭遇车祸,双双受重伤。他们没买商业险,巨额的医疗费让家里经济出现了很大的困难。A成天焦头烂额,到处找人借钱。他没有跟我开口,但看到他的同学朋友熟人纷纷慷慨解囊,而我却拿不出什么钱来帮助他,感觉很不好。尤其得知B(A的中学同学,一直追求A,A觉得她形象太一般没有接受)主动借了15万给A,让我很是震惊。我了解B,她父母是普通的退休职工,她本人是普通的职员,她哪来的这么多钱?后来得知这是她的全部积蓄,我震惊之余又多了很深的羞愧:我的收入远高于B,但我几乎没有积蓄。平时在B面前的那些优越感——比她漂亮,比她能干,比她有品味……通通烟消云散,变成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自己脸上。

  这件事情给了我一个特别不好的感受,那就是我真的很穷。一旦觉得自己很穷,就很没有安全感,越想越恐惧。

  我算了一下,工作5年,收入一直在涨,现在已经是刚工作时的3倍,接近一万。但挣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花钱的速度,不仅没有积蓄,还常常感觉入不敷出。每个月还信用卡之前的几天,我总是忐忑不安,有时甚至要向父母伸手求助。

  我的钱都到哪儿去了?养车,一个月2000左右,在外面吃饭应酬,差不多也是这么多,其他就是买衣服、买包包、买化妆品、上美容院健身房,想想也都是必须花的钱,并没有乱花。幸好住父母的房子,不用还房贷,不用缴物管水电气宽带等费用。

  以前不觉得零积蓄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现在真的觉得很可怕。一直在涨薪,一直不够花,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如何花钱是一种重要的能力

  张娓:你列了花钱清单,认为都是必须花的钱,又希望即使收入不增长,也能存点钱以备不时之需。老实说,我觉得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唐恬:你都认为无解,那是太难了。

  张娓:也不是完全无解,解决的办法很简单,相信你也知道,无非就是开源节流。但改变只能发生在愿意改变的人身上。

  唐恬:我一直在积极开源,因此才会不断涨薪,但挣钱的速度不知为何就是赶不上花钱的速度。我每个月挣3000的时候,护肤品、化妆品都用两百以内的国货;挣6000的时候,就开始用千元左右的国外品牌;现在挣9000了,用的就更贵了,包包衣服也一样。

  张娓:消费的增长大于挣钱的增长,就容易给生活带来麻烦。改变不妨从反省自己的消费观开始。挣钱是能力,花钱也一样。如何花钱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同样收入的人,往往会因为花钱的不同,让生活品质和内心感受有天壤之别。

  理性消费,避开炫耀的坑

  前天傍晚,我和唐恬在金开大道玫瑰天街的一家茶楼见面。

  唐恬坦承她平均每个月的信用卡帐单是六七千,占了收入的一大半。我说信用卡是预支,这个比例的预支确实有点吓人。我又问了一下她具体的消费项目,都是用于日常生活和社交,并没有投资,包括投资自己的学习深造。她说钱真不够用,我太喜欢买贵的东西了,我坚信人不识货钱识货,特别喜欢每一个生活细节都有品质。再说,我身边的都是习惯用贵东西的人精,用廉价的东西一眼就能被人认出,太丢脸了。我还这么年轻,当然想体面地生活,不被人嘲笑和鄙视。买贵东西往往并不是买东西本身,而是买它带来的感觉。

  我问她,当你买贵东西的时候,内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唐恬笑笑回答,那还用说,很爽很舒服啊,尤其是比同事朋友买更好的东西时。我继续问,你很享受这种攀比带来的优越感?她点点头说,张老师你是不是在批评我虚荣?我摇摇头说,谁都有虚荣心,适度的虚荣心也不是什么坏事,想要活得体面更是人之常情。但生活贵在平衡,太想在消费上获得优越感,就容易打破生活的平衡,牺牲生活的其他方面,比如很重要的秩序感、从容感、安全感。唐恬点点头说是的,平时不觉得,真的需要花钱时,才觉得没有积蓄很可怕,后悔之前浪费糟蹋了钱,害得自己这样穷。

  经济学家认为,人们只要购买基本、功能性的物品,把存下来要消费的钱拿来投资,就会比较幸福,财富也可以累积下来。但是当下流行的消费观鼓励年轻人花未来的钱,鼓吹敢花才能赚,而不正视风险,这很容易让人迷失在非理性消费的陷阱里。人生很短,也很长,时间自有其价值,财富需要日积月累,从容踏实的安全感、幸福感也需要一点一滴去创造。

  唐恬说,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不管能不能多挣钱,要尽量少花钱,多存钱。我赶紧摇头说不,卢梭说过,钱是让人保持自由的工具,为了让自己拥有更多的自由,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人都要努力多挣钱。至于花钱,我只是希望你把花钱的速度节制在挣钱的速度以内,更为理性地花钱,让钱花得更有价值。这样能增强你对自己生活的掌控感,也会更有安全感和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