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宗建爬坡上坎送货岑宗建爬坡上坎送货
公司发放的金条公司发放的金条
岑宗建开心工作岑宗建开心工作

  什么叫金牌快递员?

  32岁的岑宗建就是。他一天要送近1吨的快递,一周要爬300层楼,还有客户放心地把大门钥匙和密码交给他……更重要的是,他真的因为送快递,得到了公司奖励的价值10万元的金条,坐实了“金牌”的称号。

  重庆晚报记者 余珂静 受访者供图

  黄灿灿金条是怎么来的

  岑宗建是个地道的重庆崽儿。约莫1米75的个子配上140斤的体重,给人一种壮实的感觉。他的经历丰富,开过坦克、混过工地、卖过电脑,现在又送了一年半的快递。

  3月29日,他得了六两(300余克)黄金,五根银行发行的黄灿灿金条,价值10万元。这是他就职的快递公司发的,表彰他为五星快递员,同时还给他发了一枚由巴黎铸币厂设计制作的金星勋章。和他一起领奖的共有82名快递员,但重庆就只有他一人。

  送快递是个沉闷的活儿,特别是在重庆,道路起伏曲折不断,给收派件徒增许多困难;快递公司让他一个人负责沙坪坝区西永片区26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快件收派任务,这是普通快递员日常负责面积的十倍。而且岑宗建日常送的货物大多为大件,他一口报出自己常送的货物种类:“家具冰箱洗衣机,或者油烟机燃气灶热水器这一套,送货到家!”

  岑宗建说,自己负责的那块儿楼层普遍不高,一般9楼左右吧。不过这些不高的楼层比起二三十层的高楼大厦更要命——它们没有电梯。独自在四十多摄氏度的气温下扛着个冰箱或者洗衣机一口气上五楼,对岑宗建来说那都不是事儿了。“油烟机、燃气灶和热水器一般都是一家订了一起送,三件加起来都有50公斤了。送的时候为了少爬楼,也都是一次性送上去。”

  他粗略地算了一下,一周要爬300层楼。同时公司考核业绩也是按照配重来算,岑宗建正常情况下一天会收发约1吨的货物,而一般快递员一天也就三百多公斤。十倍于普通快递员的辖区面积和三倍于普通快递员的货物重量,支撑起他这回得奖——吃苦耐劳,力气大、跑得快。

  送快递第一个月瘦30斤

  一周爬楼300层,每天接快件约1吨,岑宗建凭什么撑住了这种工作强度?

  “我以前开过坦克!”这不是玩笑,岑宗建以前还真开过坦克。提到开坦克,记者想起网上漫画对坦克驾驶的调侃:“所以你以前学过重武器双持?”(某些型号坦克的挂档杆和转向操作非常费力,有网友调侃得双手各拿一把大锤来敲打才能驾驶坦克。)

  岑宗建明显是知道网友的调侃,立马笑着说:“是啊,刚开始学习的时候,光挂个档我就搞了一个月。两只手不一起使劲儿还真挂不上去。我以前是车长,驾驶、设计、装弹和通讯这四样,样样都要学。当装甲兵真的苦,坦克里闷不说,还吵!机枪、炮弹射击完毕,下车五分钟内都听不清别人说话。”

  当了两年装甲兵,岑宗建还去工地上干了两年,接着搞过7年的电子产品销售。他一度以为,有这些经历打磨,已经没有自己吃不下的苦了。两年前,觉得实体电子产品销售的“水”太深,良心上过不去的岑宗建瞄上了物流行业。他想接触一下这个行业,最初的想法就是包下一个片区做代理。经过思考,他还是选择先成为一名快递员。结果一送货,才发现这行是真的苦,第一个月瘦了30斤。

  回忆起当初送快递的孤独、寻路的苦闷,他说:“我当时就想得很明白,这个过程肯定要经历,就当减肥!这样想着,反而更有动力了!”

  最近,岑宗建最近还迎来了升职,负责公司快递的一个点部。算是达到了他最初选择物流业时的设想:包下一个片区做代理。

  有客户把自家钥匙给他

  岑宗建和很多客户成了朋友,这事儿岑宗建说了不算,得人家认。住在大学城的彭先生就说:“这事儿还真有,还不少,我就是!”

  彭先生认识岑宗建也就几个月前的事,当时彭先生买了一台洗衣机,正巧由岑宗建配送。

  岑宗建一个电话打过去:“您好,我给您家送家电来了,家里有人吗?”

  彭先生:“有!”

  彭先生说,现在想起当时那个情况都有点不好意思。他家在6楼,没电梯,就老年人在家,没想到岑宗建一个人搬着洗衣机就上了6楼。他说:“我们小区很多新装修买家电家具的,物流都是扔楼下等你下去签字。不会帮着搬上楼,加上楼栋又几乎没有电梯。我看到好多业主,都是自己在搬这些网购东西。没想到岑宗建一个人就直接给搬上来了。”

  彭先生觉得,这么耿直的一个人肯定不是坏人。后来,岑宗建又陆陆续续给彭先生送过几次货物。一来二去,几句话一聊,大家就熟了。

  此外,还有顾客把自家的钥匙给岑宗建,把自家门上电子锁密码告诉他,方便送货。为什么呢?彭先生作证说:“是真的信任他,他这人耿直,做事细心,而且也住在附近。这已片的居民大多和他熟,都信任他。还真有让他自己进屋送货的客户,直接打电话给他说门上的密码和备用钥匙藏在哪里。”

  信任就是奖

  据公司总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岑宗建获得表彰,是因为他主动践行为客户服务,值得顾客信任,在过去一年里,连续12个月都评为了五星快递员。

  谈起客户对他的信任,岑宗建说:“我当了兵回来,大家就感觉我不一样了,说我有一种成熟懂事的感觉。入伍前,我妈都根本不敢放我一个人活动,走哪儿都带上我,就是怕我搞事情。我家就住在负责派送的区域里,我是快递员,也是他们的邻居。工作做得认真细致,多为他们着想,和他们成为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就是他们愿意这样信任我,让我日常工作好做,才得到这个五星快递员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