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银行返款收到了!86万元,一分不少,收到了!”2018年2月10日,黄秋霞(化名)接到老板唐国华(化名)的来电。对她来说,持续两年多的煎熬终于结束了。

  黄秋霞是宏玉劳务公司的财会,唐国华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两年前,黄秋霞遭遇网络通讯诈骗,将86万元公司资金转到骗子账户内。

  两年后,在民警持续追踪下,这笔巨款终于“完璧归赵”。

3月14日,唐国华和黄秋霞以公司名义向九龙派出所送来锦旗3月14日,唐国华和黄秋霞以公司名义向九龙派出所送来锦旗

  “老板”微信叫她转巨款 没核实就转了

  2016年1月21日下午,黄秋霞收到一条微信好友添加申请,验证信息为“我是唐国华”,微信昵称为“宏玉”。唐国华是黄秋霞的老板,他们的公司名称正是“宏玉”,黄秋霞想认为这应该是老板的新号码,就通过了验证。

  第二天中午一点左右,她的微信忽然接到了“老板”发来的信息。在简单询问几句公司的财物情况后,“老板”忽然发来一段“跨行转账信息”,信息显示,一个用户名为“张龙”的银行账号向“唐国华”的银行账户转账238万元整,并显示转款成功。

  不久后,黄秋霞的微信又接到“老板”的指令,让她向之前张龙的账号返款86万,说是业务需要,并提醒她尽快落实。

  此刻,黄秋霞依然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但是86万元毕竟是一个大数字,她觉得还是应该给老板打个电话问清楚。可老板正在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此时打扰他似乎不妥。短暂的思考后,她决定先汇款,再汇报。

  随后,黄秋霞通过网银向“张龙”的账号转了86万元。操作完成的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心血不宁,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要遭!”黄秋霞回忆说。

  还没等她给老板去电咨询,手机收到资金转出信息的老板唐国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啥时候让你转账了,没有的事儿,你被骗了!”

  比速度 在骗子转款前冻住!

  在唐国华的指导下,黄秋霞立即到附近的九龙派出所报警。

  九龙派派出所案侦副所长乔杰鹏介绍道,电信诈骗犯罪团伙是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组织。除实施诈骗有不同的“剧本”,一旦诈骗得手,他们还有庞大的“车手”团队同时对到账钱款进行分割,转入二级、三级账户,并在不同的地方快速取走,整个过程运作之娴熟程度让人咋舌。因此,抢救这86万元,必须要在骗子取款前完成全部冻结流程。

  骗子收款账号的开户行是广东东莞,接到报警后,派出所立即向分局报告,并由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出具公函,向东莞清溪开户行申请迅速冻结“张龙”账户的资金流转。最终,在东莞方面的全力配合下,当晚就接到了银行的账户冻结通知。办案民警和黄秋霞都长抒一口气。

  为保资金安全 民警半年去一次东莞

  虽然被骗的钱暂时安全了,但问题也接踵而至。当时,只有等到嫌疑人被抓,经法院判决资金归属权后,才能将骗子账户里被冻结的钱款返还受害人。否则,银行基于账户安全保护的考量,是不会同意返还被骗款项的。

  办案民警想出一条迂回的办法:先寻找骗子开户的身份证登记人,再顺藤摸瓜打掉这个诈骗团伙。接下来的大半年,民警远赴广东、陕西等多省市,对“张龙”账户的开户登记人“胡三明”展开调查追踪。胡三明确有其人,但他的身份证在半年前就丢失了。显然骗子是利用捡到的身份证为掩护,银行开户实施诈骗。

  更令人感到焦急的是,银行账号的冻结每半年就要重新续冻,否则将自动解冻。按照银行规定,除了第一次紧急冻结申请外,续冻申请必须要办案单位两名民警亲自到相关银行进行办理。办案民警胡浩说:“这个事儿我们谁也不敢大意。80多万,万一续冻不及时,被骗子钻了空子取走,那我们何以面对是害人!”

  从2016年7月第一次远赴广东起,每隔半年,派出所都会选派两名民警提前乘车东下,办理续冻手续

  反诈骗中心成立 被骗款项完璧归赵

  黄秋霞说,自从巨款被骗,她的心理压力就非常大。为此,她隔三差五就赶到派出所催进度、问情况。一开始,她并不能理解,为什么明明被骗的款项就在账户里,公安机关就是不把钱取出来还给她。她甚至一度怀疑民警在故意刁难自己,见面也不给民警好脸色。根本没想到这件事背后有如此复杂的情况。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7年8月。为解决网络通讯诈骗案件资金返还的程序障碍,中国银监会和公安部联合出台《关于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案件冻结资金返还的若干规定》,重庆市公安局的“反诈骗中心”也正式成立。这就为本案的返款提供了制度支撑。问题一下变得简单:只要能证明被冻结账户中的钱款确系黄秋霞所打入,银行即可依照新规对这笔资金进行归属划拨。

  办案民警随即调取冻结账户的资金流水,确定了当日该账户只有黄秋霞一笔款项打入,正好86万元,并将相关证据材料提交银行审核,确定被冻结款项系黄秋霞供职的公司所有。终于,这86万元成功返回到唐国华的账户。

  “感谢我们的民警,咱们这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3月14日,唐国华和黄秋霞以公司名义向九龙派出所送来锦旗,向办案民警表达由衷感谢。

  来源: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 记者 余珂静 通讯员 王远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