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龙网3月14日16时45分讯(记者 阙影)“被骗的钱收回来了,86万元,一分不少收到了!”日前,重庆市民黄秋霞(化名)接到老板唐华(化名)的来电,终于结束了近两年的内心煎熬,泪水奔涌而出。

  “老板”微信要求转账 她在转出后心里一阵不安……

  黄秋霞是宏玉劳务公司的财会,唐华是这家公司的老板。2016年1月21日下午,黄秋霞的微信忽然收到一条好友申请,对方留言“我是唐华”,微信名为“宏玉”。

  唐华是公司老板的名字,而他们公司的名称正是“宏玉”,黄秋霞没怀疑就通过了验证。之后,“老板”就在微信上询问公司的财务情况,还发来一段“跨行转账信息”,显示一个用户名为“张龙”的银行账号向“唐华”的银行账户转账238万。“老板”让她向张龙的账号返款86万,并提醒她尽快落实。

  “当时,老板正在开会,我就想先汇款,再汇报。”直到今天,黄秋霞想起自己当天的粗心大意之举,仍后悔不已。

  转账完后,黄秋霞开始心神不宁。果不其然,还没等她给老板汇报,收到银行信息的老板唐华就打来了电话:“我啥时候让你转账了,没有的事儿,你被骗了!”

  虽然当即报了案,警方也迅速展开了侦查,但从那天起,黄秋霞就一直活在深深的自责和愧疚中。

  比速度 成功抢在骗子提款前冻结账户

  “侦办网络通讯诈骗,关键就是要快,要和骗子比速度。”九龙派出所副所长乔杰鹏告诉记者,实施电信诈骗的一般都是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团伙,他们一旦得手,就会有专人分头取款,转入二级、三级账户,这时想追回就难度极大。因此,要抢救这86万,必须在骗子取款前完成全部冻结流程。但当时,重庆还没有成立反诈骗中心,民警想对资金进行止付和冻结,需要协调很多部门,程序复杂。

  “不管多复杂,都要尽力一试。”乔杰鹏说,办案民警调查发现,骗子收款账号的开户行在广东东莞,于是以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名义出具公函,向东莞的开户行申请迅速冻结“张龙”账户的资金流转。

  最终,在东莞方面的全力配合下,当晚,九龙派出所就接到了银行的账户冻结通知。办案民警和黄秋霞都长舒一口气。

  每半年远赴东莞 为受害人保住被骗走的86万

  被骗的钱虽然暂时安全了,但问题也接踵而至。根据法律规定,要想取回被骗的钱款,只有在嫌疑人被抓后,经法院判决资金归属权,才能返还受害人。但是,想要短期内抓到嫌疑人,却并不是件容易事。“骗子大多将服务器设置在国外,追踪难度大。”乔杰鹏解释说。

  办案民警没有知难而退,他们想出一条迂回的办法:先寻找账户的开户登记人,再从该人顺藤摸瓜,打掉这个诈骗团伙。接下来的大半年,民警远赴广东、陕西等多省市,对“张龙”账户的开户登记人“胡三明”展开调查追踪。但是一番折腾下来,却是竹篮打水。胡三明确有其人,但他的身份证早已丢失,骗子显然是利用捡到的身份证进行开户。这样一来,这条路就被堵死了。

  除此之外,办案民警还遇到个麻烦。“张龙”的银行账号虽冻结了,但每半年就要重新续冻,否则将自动解冻。而且,按照银行规定,除了第一次紧急冻结申请外,续冻申请必须要办案单位两名民警亲自到相关银行办理。

  “这个事儿我们一点不敢大意。80多万,万一续冻不及时,被骗子钻了空子取走,那我们何以面对是受害人。”乔杰鹏告诉记者。于是,从2016年7月起,九龙派出所每隔半年就会派民警提前赶赴广东东莞,进行续冻手续。

  “一开始,我也很不理解,钱明明就在账户里,为什么公安机关就是不把钱取出来还给我。”黄秋霞说,钱一天没追回来,她就一天吃不好睡不好,她隔三差五去派出所问进度,甚至还一度怀疑民警在故意刁难她。后来,当她得知民警背后的付出,感动地掉下了眼泪。

  反诈骗中心成立 被骗款项完璧归赵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7年8月。为解决网络通讯诈骗案件资金返还的程序障碍,中国银监会和公安部联合出台《关于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案件冻结资金返还的若干规定》,重庆市公安局的“反诈骗中心”也正式成立。这就为本案的返款提供了制度支撑。问题也一下子变得简单了:只要能证明被冻结账户中的钱款确系黄秋霞所打入,银行即可依照新规对这笔资金进行归属划拨。

  办案民警随即调取了冻结账户的资金流水,确定了当日该账户只有黄秋霞一笔款项打入,正好86万元,并将相关证据材料提交银行审核,确定被冻结款项系黄秋霞供职的公司所有。

  2017年12月18日,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向相关银行递送《冻结资金协助返还通知书》,银行启动冻结款项划拨程序。一个多月后,86万元终于成功返回到唐华的账户。

  “感谢九龙派出所民警,这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3月14日,唐华和黄秋霞以公司名义向九龙派出所送来锦旗,向办案民警表达由衷感谢。

  据了解,2017年,九龙派出所积极践行市公安局“服务民营企业30条”措施,对涉民营经济案件优先侦办,获得了辖区民企的高度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