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启华和家人展示借还款相关证明△唐启华和家人展示借还款相关证明

  63岁的唐启华有一本日记账,泛黄的纸上,各色笔迹记下借款记录。

  9位债主,118.8945万元!

  还了的,他就用红笔圈出来,备注上时间、金额,再在前头打一个红勾。去年6月,还上最近一笔5万元的欠款后,唐启华的账簿上,只剩下了两笔欠款,共计40万元。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为什么我们却要写这个故事?

  有人说,谈钱伤感情!借钱最大的风险,不是你失去了钱,而是你失去了感情。而懂得欠债还钱,关乎诚信,更是懂得人生的真谛,那就是生命中的感情远比金钱来得更重要、更踏实。

  还债4年,唐启华带着女儿、女婿还了78万多元,也因为还债,收获了满满的真情。

  欠债

  疯狂18个月,最多一夜赚53万元

  已经63岁的唐启华为啥会欠下“巨债”?

  时间回到2012年下半年,当时,唐启华做股票操盘手的女婿严小明开始接触贵金属,几次试水后,收益不错,小夫妻两一商量,希望父母也能投一点,赚些钱。

  炒贵金属?一开始,唐启华坚决反对这个事情,在成都铁路局重庆工务段做了几十年管理工作,他不是没想过投资的风险,金融投资高收益、高风险。连续观察几个月后,唐启华发现,女婿是操盘手,更是优秀的操盘手。

  2013年,唐启华开始投资,亲戚朋友们也陆续跟了进来。

  但投资毕竟有风险,唐启华和大家商量后,想到一个折中的办法:“这个钱,我们向他们借,付利息。不管我们赚了亏了,利息都照付,如果亏了,就亏自己的,不会让他们吃亏。”唐启华给每个借款人打了借条,落款都是他和女儿唐莉的名字。

  唐启华想:“万一亏了,我和女儿承担,我承担不了,女儿也要承担。”

  就这样,2013年疯狂开启。

  唐启华的日记账上,也记录下了当年风险逼近前最后的疯狂。2013年3月8日,那一晚,严小明赚了22万。

  4月5日,也是一个晚上,严小明赚了44.6万。同一个晚上,唐启华按照女婿写给他的操作流程,在家里的另一台电脑上亲自操作了一把,投了20万元,他赚了9万元。

  那一年,唐启华的亲朋好友都分到了利息,也是那一年,小夫妻两用赚到的钱按揭了170平米的花园洋房,唐莉辞掉了工作,专心备孕。那一年,严小明25岁,唐莉28岁。

  投资赔光钱,欠下119万巨债

  2014年3月8日,严小明的父亲突然离开了人世,不久后,严小明的奶奶也离开了。

  而接下来,是一连串的投资失利。唐启华随后也发现了女婿的反常。“那段时间,他老是不汇报账目的情况,问他,他就支支吾吾……也不说实话。”唐启华几个月后终于知道了实情,那段时间,严小明一直没能打开心结,他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压力,在最开始的一两次投资失败后,他决定一个人承担后果,寄希望于用更多、更大的投资挽回败局,结果,反而陷入更大的牢笼。

  2014年8月6日,严小明终于摊牌,他赔光了家里的钱,还欠下118.8945万元巨额债务。那个时候,严小明和唐莉的孩子刚刚出生9天。

  还钱

  他挨个给大家打电话承诺还钱

  听到女婿的话,唐启华说,那一刻,他简直懵了!接下来,他却不得不面对:钱,以及钱背后更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感情。

  “借钱的,都是最亲的亲人,最好的朋友!”唐启华决定挨个给大家打电话,告知实情,“我也跟他们承诺,我承担不了,女儿也要承担。利息一分不能少,不能让他们吃亏!”

  那天,位于渝北区松石路的唐家,也比往常任何一天都更加热闹。

  唐家的亲戚和朋友接踵而至,“没有一个是来催债的,都是安慰,说不要紧,慢慢还。” 唐启华说,他听得最多的话,就是:“能还就还,不能还就不要还了!”

  唐启华的兄弟还送来1万元的大红包,妹妹包了2万元现金,小姨妹送来6000元……都说是给侄孙子的红包。唐启华的好友张卫平也提着米、油来了,还有的送蔬菜、水果、提货卡……侄女赵晓蕾把自己上班几年存下来的5万元,全部取了出来,说:“先还外面的!”

  严小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拉低帽檐,不敢抬眼看人,也不敢与人说话。

  当天晚上,瞒着唐莉,全家人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商量还钱。

  唐启华说,开家庭会议主要确定了3件事情:第一,卖掉房子还债;第二,把全家的钱集中起来,统一开支,节约用度;第三,先还外债,再还亲戚。唐启华拿出了自己的公积金和企业年金,共计23万元,他的妻子孙萍决定卖掉单位的股金,用于还债。

  喜欢写小说的严小明决定放弃之前的工作重新开始,他在天涯上创作悬疑推理小说,随后与莲蓬鬼话签约连载小说,后来又签了“雁北堂”中文网。

  被瞒着的唐莉半个多月后还是知道了家里的变故。

  “我听无意中听到爸爸在卖我的房子!我一下就哭了,几天没吃饭,奶也突然回了!” 但她还是振作了起来,她一边帮着丈夫缓解情绪,一边托表妹赵晓蕾找到了一份兼职,通过网上的洗衣平台,把要洗的衣服收回去,再把洗好的衣服挨家送去,每月有3000多元的收入。

  靠着扶持鼓励,一家人走出低谷

  靠大家的相互扶持和鼓励,一家人渐渐走出了低谷。

  今年,是唐家还债的第四年。去年6月,还上最近一笔5万元的欠款后,唐启华的账簿上,只剩下了亲戚的两笔欠款,共计40万元。

  除了经济上的捉襟见肘,更难的,是心理上巨大的压力。记得最难熬的那段时间,严小明特别的失落,一年间失去两位挚爱的亲人,成了他心里一直解不开的心结,他感觉不甘心,感觉不公平,再加上投资失利,特别难熬,他不愿和人交流,不敢抬眼看人。

  2015年,妈妈孙萍因为怄气,也患上了严重的肾病综合征。

  但生活总得继续下去!唐莉想,让严小明到楼下的猪肉店上班,希望通过每天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他走出阴霾。妈妈生病后,严小明跑回老家,卖掉了房子,给妈妈治病。

  家里,隔三差五就有亲戚朋友来串门,送鸡汤、送饭、送购物卡,连小菜都送来……唐莉的表哥孙涵从部队转业,听说家里的境况,马上把1万五仟元转业费送了过来;张卫平家并不宽裕,却常给唐莉发红包……

  爱在最困难的时候,一下子涌了出来。即使遭遇挫折,有爱,也能渡过难关。

  唐莉说,四年过去,家里才渐渐过上了正常的日子,妈妈也因为大家的照顾,好了起来。唐莉重新回到职场,成为重庆两江新区百龄帮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一名义工,希望帮助更多的人。严小明通过”粉丝“的帮助,应聘到广告公司做了文案。

  一切,渐渐回到了正轨。唐莉说,这就是她讲出这个故事的原因:“我们其实并没有多做什么,反而是大家的付出,让我们感受到了爱,感受到了比金钱更珍贵的、人与人之间的真情。”

  新闻纵深

  还钱的经历藏着一个深刻的道理

  即使有亲情兜底,仍需要谨慎投资

  欠债还钱,听起来,这应该是一个曲折而心酸的故事。但走进唐启华的家,亲朋好友围坐一堂,已能平静而坦然地聊起四年前经历的种种过往,没有压抑、没有心酸,没有悲情,聊着聊着,一家人反而开怀大笑起来,空气中充满了爱。小姨孙梅说,这件事,处理不好可能是家破人亡的大事!而功劳最大的,就是姐夫唐启华了,他起到了主心骨的作用,在最关键的时候,他成为了家庭领袖,带着大家走出了困境。

  唐莉说,她也最佩服爸爸,她那份兼职,后来被爸爸承担下来。 那年冬天,有一天下雪,爸爸骑自行车送衣服,因为装得太多,装衣服的包被撑破了,衣服掉在地上,被自行车碾坏了。本来遇到这样的事情,公司可以修补,但赖良玉说:“不补了,补好了也有个疤,我赔她一件新的!”要知道,那个时候,家里已经签下两个月银行贷款了。

  唐启华的好友张卫平是“债主”之一,但对于唐启华,更多也是佩服。“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我和他一起去卖了房子,谁用钱着急,就先还谁的,我的13万块钱,一分不差!”张卫平坚决没要9250元的利息,“有这样的朋友,交得值得!”

  严小明也很感触,经历这件事情,他和他的家人,都更懂得了如何面对生活中的困难,也更懂得了珍惜眼前,时刻怀着感恩的心与人相待,在顺境时不骄不躁,在逆境的时不灰心丧气,每一段经历都是一种历练,而只要家人都团聚在一起,就是幸福。

  作为当事人,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严小明和家里人也开始认真反思一个问题:为什么会走向不归路?严小明说,他反复想这个问题,投资一定需要有一个对自我理性的评估,认清自己在投资里想要什么,心里的底线是什么?而普通的投资者更适合基金与银行理财这一类理性的投资。

  某银行一位产品经理听了唐启华家的投资经历后,也给出了一些建议,他提醒说,投资有风险,投资贵金属一定要具备一些常识,首先,要学习贵金属,比如黄金基本知识,不要盲目冲动进行投资。

  其次,要选择正规投资渠道,不要轻信电话网络等钓鱼式营销,这一点非常重要。他介绍,唐启华家投资贵金属的这个平台“天津贵金属”其实是有问题的,2014年时,银行曾发过一个通知,请客户不要在这类非法的平台上进行交易。如果唐启华家当初选择正规渠道进行投资,就可以通过银行获取相关最新信息,及时止损。

  第三,要选择合适的投资产品,不要忽视自身风险承受能力。借钱投资,实际上就是干了超过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的事情,比如,自己只有100万,又借了100万,就超过了自身风险承受能力。

  然后,要保持理性的投资心态,不要抱有一夜暴富幻想。

  最后,要树立资金安全意识,不要轻易汇款或泄露交易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