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们辛辛苦苦一个月,最关心的当然是工资,为防止同事间的攀比嫉妒,对工资单保密也是很多公司的通行做法。但如果有人泄露了你的工资单,那该是件多么恼人的事,家具销售员章小姐就遇到这样的尴尬。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来源网络

  一次公司会议上,财务把章小姐的工资透露了出来,这下子,全公司都知道她是工资最高的那个。此后,她就成了同事们议论讽刺的对象,这让她十分尴尬。

  公司财务泄露个人工资单

  “自从工资被同事们知道后,我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心里很不是滋味。”章琳琳(化名)今年38岁,1米6的个子,在重庆九龙坡二郎一家名为鑫奥家具公司做销售,“我们公司不大,也就30多个人,其中有9个是销售,还有生产工人和行政财务等,全公司都靠销售养活。”

  章小姐说,自己大专毕业,在公司干了三年,领导安排什么就做什么,日子过得也算平静。可就在3月1日,年后公司的第一次全体大会上,公司表扬部分优秀员工,财务还拿出了工资单,把收入前五名都公布了出来。

  “章琳琳上个月工资第一,8336元,大家应该向她学习,把销售业绩搞上去……”财务说道。

  听到自己的工资被曝光,还是在公司会议上,章小姐顿时尴尬不已,“也不知道财务怎么想的,叫我以后怎么和同事相处,想想都头大。”

  工资最高的我成“议论对象”

  自那以后,全公司都知道章琳琳是员工中工资最高的那个,这也给她带来了“麻烦”。章小姐说,会后几天里,明显感觉到有些同事变了,不少人见到章小姐就要嘲讽一番。

  一遇到难点的客户,总会有人说:“小章最厉害,工资最高,让她去谈。”更有人直言不讳对她说:“耶!小章隐瞒得够深啦,以前都看不出来。” 当越来越多的同事在章小姐面前提工资的事,她心里越不踏实,“我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有人还要这样说?”章琳琳无奈说道。

  没曝光工资,同事们都还挺和气,现在搞得公司里人尽皆知,章琳琳也没心思工作了。但同事们的议论还没停止的迹象,“昨天还在楼道里听到同事议论工资的事,我假装着没听见,但心里其实很苦恼。”章小姐现在很是气愤,明明是财务的失误,却让我平白无故成了公司众矢之的,议论纷纷。她也想过找经理谈谈这事,但一直没勇气告诉经理。

  财务回应:为激励大家努力工作

  昨天,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也通过厢遇APP向热报读者发起微调查。沙坪坝凯德商场服装导购员胡婧说,工资被曝光并不陌生,每个月底经理都要公布导购员的绩效和对应的收入,“工资是底薪+提成,每天都会在微信工作群里报告组内的工作量,对应工资多少一目了然,月度季度还用作评优参考。”

  当然,大部分公司是对工资严格保密的,“工资泄露在我们公司是严格禁止的,连谈论工资都不让。”在两路口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的向坤说,有同事因为打听工资的事,还被HR警告过。向坤觉得,公司财务对员工工资保密应该是一项“常识”,工资是不能说的秘密。

  昨天,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也辗转联系到章小姐公司的财务刘经理,她解释说,这次会议上拿出部分员工的工资单,不是为了伤害谁,只想让同事们知道工资差距后,更有奋斗的方向,“一方面公开透明,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激励员工,希望能够在新年里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律师:财务做法不可取

  重庆智坤律师事务所陈敏律师表示,根据我国《工资支付暂行条例》规定,用人单位必须对工资书面记录,要求有迹可循,“但对员工个人工资一事,法律并无强制性要求保密。”

  针对财务泄露个人工资是否合规,陈律师表示,除在劳动合同中约定的保密条款包括了工资收入保密项外,泄露了工资收入状况不应属于泄露用人单位机密,从法律上讲不违规但做法确有不妥。

  对于财务解释的“激励论”,陈律师则明确反驳。她认为,不同单位,不同岗位,工资结构都不同,一旦工资泄露总会在员工间引起争议,容易造成彼此间矛盾,不适合公开,“激励可以有多种方式,不建议在大会上公布员工工资收入。”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郎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