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对不起,我好想你们。。。。。。”“小兰,你终于回家了。”11日,大足的天气阴雨湿冷,但却阻挡不了两颗炙热的心紧紧相依。唐晓兰紧紧拥过母亲艾吉群的肩膀,将她抱在怀里,这对28年未见的母女依偎在一起失声痛哭,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晶莹剔透,好像饱含着28年母女俩讲不完的故事。 

  曾以为家像牢笼 5岁开始离家出走 

  紧握的双手久久不愿放开。艾吉群用两只手死死抓住女儿,大拇指不断抚摸着女儿的手背,带着怜惜、心疼、幸福。。。。。。复杂的情绪包围着这两个看似长着相同眼睛、鼻子和嘴巴的女人。

  日夜的牵挂和不断的寻找,唐晓兰今天终于又回到了失散28年的亲人的怀抱。家,对一些人而言是一个失去后才懂得珍惜的地方,唐晓兰就是其中之一。庆幸地是,在宝贝回家志愿者和重庆警方的帮助下,唐晓兰又找到了自己位于大足区三驱镇的家。 

  在年幼的唐晓兰心中,家是冰冷的。因为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母亲远嫁他乡,父亲再婚。在唐晓兰残存的记忆中,自己叫“妈妈”的女人叫杨国群(音)或者艾国群(音),但这个名字到底属于亲生母亲还是继母,她已经分不清了。   

  而让唐晓兰忘不掉的是自己隔三差五就要挨打。“爸爸经常不在家,我贪玩,性格又倔,经常被继母打。”唐晓兰回忆说,继母的打骂反而让她更叛逆,从五岁起就开始离家出走,逃到外公和姨妈家,没过几天又被送回,回家又被打,如此循环反复。  

  1990年夏天,7岁的唐晓兰又一次离家出走,选择了和外公、姨妈家相反的方向。她随便坐上来路边一辆大客车,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在流浪了几天后被从事搬运工作的养父发现,带回了长寿的家,还随养父改了姓名,叫黄飘雪。 

  初到“新家”,唐晓兰感觉像出笼的小鸟那样欢快,但新鲜感很快就冲淡,反而是对家人的思念在肆意疯长。 

  家乡有竹编传统 凭仅存记忆踏上寻亲路 

  成家,有了可爱的女儿后,唐晓兰对亲人的思念更浓了,她开始努力回想家的样子: 

  房子都是条石砌的,家门前不远有一条小河。

  读过幼儿园,在一个四面有墙的农村小学里,离家很近。

  家乡栽有很多竹子,很多家庭有竹编习惯,她从小就会编。

  家乡有喝醪糟酒的习惯,不是用醪糟煮汤圆、鸡蛋,而是直接喝。

  唐晓兰将自己记忆中的家乡发到了朋友圈里,她寻亲的故事很快就传开了。2017年2月19日,唐晓兰在宝贝回家网站正式登记寻亲。志愿者让唐晓兰凭记忆画出了家附近的山川、道路、房子布局的草图,经过大半年的寻找,并结合有竹编传统这一线索,终于将范围锁定在渝西的大足、潼南、荣昌。

  大足的志愿者天蓝蓝根据唐晓兰叙述的坐车路线,走访了大足当年跑重庆方向大巴车的老司机,他们叙述的路线和唐晓兰说的吻合,寻亲范围进一步缩小到大足三驱镇。 

  老乡认亲现场 她的寻亲路也柳暗花明 

  2017年12月初,被拐28年的王志强在志愿者帮助下成功在大足区三驱镇找到亲人。

  那天,唐晓兰也在现场。看着王志强和失散多年的父母抱头痛哭,唐晓兰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走上舞台,声泪俱下诉说着自己的故事。

  正在这时,一个志愿者急匆匆冲上舞台,一把抢过她手上的话筒,一边高喊:“有消息了,有消息了。”这戏剧性的一幕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懵了。原来,在台下的一名老妇人听了唐晓兰的述说,喃喃自语道:“我知道一家人,他家情况和台上的寻亲人一模一样。”

  凭借老妇人提供的信息,大足警方在镇上找到了老妇人口中的那家人,并联系上了远在新疆,疑似是唐晓兰父亲的男子唐安建,以及远在浙江,可能是唐晓兰母亲的艾吉群。

  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大足警方采集到双方的血液进行DNA比对。今年2月1日,好消息传来,DNA比对成功。

  “不晓得小兰现在长啥样儿了,不晓得过得好不好哟。”为了和小兰团聚,唐安建和艾吉群两名老人已经提前一天从新疆和浙江赶回大足三驱镇。一夜未眠,今天,他们早早地起了床,焦急等待之余,两人嘴里念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来了,来了,来了!”突然,人群中爆发出阵阵吼声。在众人的簇拥下,一名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子走上前,一把将两名老人拥入怀中。

  “是妈妈的错,没把你照顾好,这么多年了,不晓得你过得好不好……” 母女俩紧紧的拥抱,迟迟不愿放开,积压在心底多年的情感终于得以爆发。母女拥抱着彼此,不愿接受媒体采访,现场围观的众人也不忍对她们多说一句话,好像时间都该留给这28年未团聚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