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一年,重庆有哪些深埋地底的珍贵文物“重见光明”?在考古过程中,又有哪些新发现和新突破?第1眼记者从市文物局搜罗了最新消息,一起来看一下。

  万州天生城相传是南宋期间为抵抗蒙古军队进攻而建,但前期考古工作中,一直缺乏能够证明建筑年份的相关文物。今年二月,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对天生城进行考古发掘,首次发现多处宋代建筑遗存,填补了城址建筑年代的空白,也为抗元历史提供了依据。

  在奉节白帝城遗址,考古工作者共清理出南宋至明清时期的城墙、房址等遗迹20处,并首次发现了大量含有火药成分的铁雷,为宋蒙(元)战争时期冷热兵器共存,找到了新证据。

  除了万州和奉节的考古新发现外,考古工作者还在巫溪玉米洞旧石器遗址,从挖掘出的豹子、华南虎等动物骨骼化石中,首次发现了人工切割和砍砸痕迹,这表明大中型哺乳类动物是古人类的重要食物来源。

  2017年,我市考古团队还首次走出国门,联合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对叶尼塞河流域旧石器时代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和发掘,迈开了重庆考古国际合作的步伐。

  第1眼记者了解到,2017年,重庆共开展了90个地下文物考古项目,累计完成调查里程719.3千米,调查面积55.45平方千米,考古发掘42505平方米。完成这些任务,少不了考古工作者的努力。

  来源:第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