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岁患癌老人当主播 每天两场直播当“锻炼”。老人说,家人的爱让他觉得快乐是一种责任;他的直播激励了很多人。

“长青松”正在为直播做准备。 本报记者 石亨 摄“长青松”正在为直播做准备。 本报记者 石亨 摄

  “各位朋友早上好,长青松又和你们见面了。”“感谢××送上的阳光,也祝你身体健康。”每天上午10点,大学城康居西城一组团的一间屋子里,都会有嘹亮的歌声和问好声传出。

  这是69岁的唐仕刚每天的第一场直播。

  3个月前,他成为国内一家知名直播平台的主播,随后没有一天间断。他的简介上写着,“让歌声和舞蹈赶走癌症,捍卫健康!”

  每天两场直播

  唱歌跳舞互动送花

  每天早上9点40左右,吃完早饭的唐仕刚就开始精心打扮。

  10点,唐仕刚准时打开夹在窗边架子上的手机。“亲爱的朋友们,早上10点,长青松的第一场直播开始了!”这是他的固定开场白,“长青松”本来是他的微信网名,被他直接用来做主播“艺名”。

  唐仕刚早上的直播内容主要是唱歌,手机旁夹着每天早上要唱的歌名,一共十首歌,第一首是“敖包相会”。唐仕刚有自己的歌单,贴在家里的墙上和茶几上,一共一百零一首,每天从里面调出10首进行排列组合。

  “惊叹于爷爷的体力,祝你长命百岁!”直播的时候,不时会有观众在留言中感叹“长青松”的记忆力和好体力。

  一场直播一个多小时,唐仕刚一直站得笔直,每首歌都是以中气十足的通俗唱法唱完,从不看歌词。

  “‘爱你的心’进入了直播间,欢迎你!”每首歌唱完的间隙,唐仕刚会拿出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和直播间里的观众互动。“有没有朋友需要花花,长青松给你们送花花。”唐仕刚也常会回送观众一些礼物。

  上午11点10分,唐仕刚完成了他的直播,最后道别时,他面对镜头有些遗憾地通知粉丝。“因为我下午要去南充走亲戚,今天的跳舞直播可能不得行了。”下午3点半到4点半,是他的舞蹈直播专场,时间也是一个小时。

  是他锻炼的一部分

  却激励了不少病友

  唱歌跳舞是唐仕刚一生的爱好,过去他常常在微信群里给群友们唱歌。3个月前,一个朋友告诉了原本就喜欢玩智能手机的唐仕刚有“直播”这种东西。唐仕刚发现,直播不仅能让网友听到自己的歌声,还能看到唱歌的自己,就开了这个直播间。

  直播间开了3个多月,唐仕刚最大的感觉就是锻炼了身体。“一场下来又要体力又要脑力。”一周前,一位医生朋友建议他适当加大运动量,唐仕刚想了想,加开了下午跳舞的直播,也是一个小时的时间。

  没有人第一眼就能看出面色红润、行动矫健的唐仕刚是个癌症患者,如果不是每天都要喝药,身体上挂着便袋,唐仕刚自己也都要忘了自己是个癌症病人。每次直播开头,唐仕刚都会介绍,“我是一个癌症患者,但我觉得要高兴地过好每一天。”

  虽然每天看“长青松”直播的人只有一两百人,但他仍旧激励了不少癌症病友,“看着他就觉得我自己也要加油,我也可以这样!”家住南岸的林阿姨是乳腺癌患者,在直播APP闲逛时发现了“长青松”,此后每天都会专门看他的直播。

  唐仕刚每场直播结束,还会把自己的直播内容发到近10个微信群里,其中最大的就是沙坪坝癌症病友群。“给你点赞!”“老唐真棒!”每次,他都会收到许多鼓励。

  家人的爱与支持

  让他觉得快乐是一种“责任”

  2016年9月,唐仕刚查出了直肠癌三期,随后做了手术,“当时觉得,得都得了还能怎么办。”

  老两口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住在附近,小儿子在南充,家里人都知道唐仕刚最近在玩直播,变着法支持他。唐仕刚卧室的电脑旁支着还没完全安好的专业录音话筒,客厅里还有没拆箱的摄像设备,都是儿子买回来给他直播用的,“只要他高高兴兴的,想怎样都行。”

  “高高兴兴的”,是家人对唐仕刚唯一的要求。唐仕刚自己也确实每天都乐呵呵的,“他们的爱,让我觉得快乐是一种责任,不好好活着,怎么对得起老婆孩子。”

  近日记者采访了唐仕刚。采访结束时,记者问他为什么给自己取名“长青松”。他反问道:“你听过《沙家浜》吗?”

  话音刚落,他自顾自唱了起来:“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挺然屹立傲苍穹。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九千个雷霆也难轰。”